永利官网入口 1

桃花人面鱼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李炯回到家就打开了电脑。今天是周末,她想玩个通宵。

登录QQ,同事扬子江的头像闪动起来,消息是半小时前发出的,很醒目的红色大字:如果有“桃花鱼”加你,千万不要理,并且要马上关闭电脑!

李炯暗自发笑。扬子江喜欢她,她心里很清楚。所以,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扬子江都显得大惊小怪,一定告诉李炯。白天在公司就有人议论“桃花鱼”,李炯觉得这跟什么灵异帖一样,不过是网络中无聊的恶作剧。

李烟正玩得兴起,音箱中突然传出一阵“吱吱”声,有陌生人发来信息:“桃花鱼”申请加为好友。

李炯想到扬子江刚刚发来的信息,犹豫了一下,点了“拒绝”。两秒钟后,李烟的屏幕一团漆黑,然后盛开了朵朵桃花,一条条鱼在其中游动。突然间,所有的桃花都变成鲜血,一条鱼猛地扭过身,那是一条美丽的人面鱼。但不过刹那间,人面的五官纷纷剥落,变成了三个大大的黑洞!李烟感觉周身发冷,那张可怖的脸吐出鬼魂般的声音:“终于找到你了!”李烟再也无法忍受,一下子拔断了电脑的电源。

屋里一片死寂,李烟听到自己急促的呼吸声。她拨通扬子江的电话,询问“桃花鱼”是怎么回事。扬子江问她看到了没有,李烟否定了。扬子江叹了口气,问她有没有时间,这件事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的。

当下,两人约在距李烟住处不远的咖啡馆见面。扬子江缓缓讲述起来。他说大概一个多月前,自己在相邻城市的一个朋友被“桃花鱼”杀死了。起先,他认为是一种病毒,可后来他发现不是,应该近似于幽魂之类。

李炯身上起了一层寒意。扬子江喝了两口咖啡,讲起了“桃花鱼”的故事。

朱军是扬子江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两个多月前,一个名叫“桃花鱼”的陌生人申请加为好友,朱军毫不犹豫地加了。他和“桃花鱼”聊得热火朝天,甚至以“老公”、“老婆”相称。朱军提出视频,“桃花鱼”答应了。视频打开,朱军发现“桃花鱼”竟是个鱼身人面!当对方甩动着鱼尾,几滴水珠溅上屏幕,还有硕大的鳞片清晰可见时。朱军吓呆了。他要下线,“桃花鱼”不让,朱军只好谎称老婆要回来了。瞬间,“桃花鱼”面露狰狞,五官剥落,长长的鱼尾从屏幕中伸出来。隔着几百公里的距离,鱼尾将朱军半截身子卷进了屏幕中,朱军的头就是被破碎的屏幕生生割断的。

李烟微微有些颤抖,问扬子江:“是谁告诉你这些细节的?”“我有朋友在警察局,我看了聊天记录,朱军的房间有监控摄像头,一切都拍下来了。”

这天晚上,李烟失眠了。“桃花鱼”为什么会盯上自己?她想去网上搜索,却不敢开电脑。凌晨时分,李烟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李烟听到门边传来不规则的“砰砰”的声音。悄悄走到门边,那声音像是有什么在扑打着门。沉思片刻,李烟猛地打开门,门口空荡荡的,地上却有一片水渍,门上也有。令她毛骨悚然的是,门板上不光有水渍,还挂着两片硕大的鱼鳞。李烟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了。回到房间,她顺手拿了根铁棍,顺着楼梯下行。在楼梯拐角处,她看到一条半人半鱼样的东西。那东西扭过身,原本绝色的美人鱼变了脸,皮肤一寸寸剥落,变成了骷髅头!李烟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李烟是被下夜班的工人发现的。她被摇醒之后,朝楼梯拐角望去,什么都没有,仔细看才能看到淡淡的水渍。大清早,李烟打电话给扬子江。扬子江焦急万分,说“桃花鱼”可能并不想伤害李烟,否则她现在不可能安安稳稳地给他打电话。扬子江用不容置疑的口吻说:“先搬到我这儿住吧。另外,电脑要格式化。”

扬子江本来是和朋友合租的,后来朋友出了国,另一间房正好可以给李烟住。李烟仔细询问起“桃花鱼”的来历。扬子江说他起初也像李烟一样,根本不信,可朋友朱军死后,他在网上做了一些调查,发现还有另一个人死于“桃花鱼”,他的网名叫“一飞冲天”。听到这个名字,李烟的身子不由得一抖。扬子江诧异地看着她:“你认识?”李烟问“一飞冲天”是不是一个开书店的男人,扬子江更惊讶了,说是的。李烟感觉自己如遭雷击一般,无力地靠在墙边。半晌,李烟问警方对朱军的死有什么看法,扬子江摇摇头,说已经过去快两个月了,还没破案。

搬到扬子江家的第一晚,李烟吞下了两粒安眠药才得以入睡。可她刚合上眼睛,却感觉到有一种异样的东西侵入了脑中。她缓缓睁开眼,只见墙面上打出一束光,像是投影。一条鱼出现在墙上,先是鱼尾,接着是一张清秀女孩的脸。那女孩回头一笑,突然间,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女人。女人被倒吊着脚悬在高楼上,就像秋千在风里摆来摆去。女人的头越摆越近,李烟终于看到她的脸。就在绳子被砍断的刹那,那张脸在李烟的眼前定格,李烟认识她!她怔怔地盯着那个女人不断地下落,感觉自己要窒息了。终于,四周归于一片黑暗,安眠药几乎是强制性地将李炯带进了睡眠。

永利官网入口 1

最近我的生活一切顺利。

最近,由周星驰导演主导的影视作品《美人鱼》在各大影院上映。主演林允儿扮演的美人鱼更是惟妙惟肖。
  姜明是一名大学毕业生,一个从普通大学毕业的学生,毕业也就代表了失业。高中的同班同学,考上重点大学的,很多学校都直接安排了工作岗位。姜明很羡慕他们,又恨自己当初没有好好学习。他成天躲在家里,也不出去找工作。但他是富二代,家里人也没有管他,毕竟养得起。
  那天,姜明无意间在电脑上看到了这个影片,他打开了,并且被深深的吸引住了。看着美人鱼在海里游泳,他感觉这画面宛如仙境。忍不住也想去当一回美人鱼,在深海里肆无忌惮地傲游。
  他也被他的想法吓了一跳。
  那晚,他做了一个美梦。他真得变成了美人鱼,他有一条美丽的鱼尾,他甩动鱼尾缓缓地前行。他看到了美丽无比的珊瑚,他看到了海里各色各样的鱼儿。他尽情的傲游,深深地沉浸在了其中。
  但梦总归是梦。次日清晨,他醒来,发现自己不过还是原先的姜明。他不死心,小心翼翼地揭开被子,可是还是那双腿,而不是漂亮的鱼尾。他很沮丧,并决定要自己做一条鱼尾。
  他在网上查阅了很多资料,虽然遭受到了家人的阻挠,但姜明依旧坚持自己那疯狂的梦。他认为总有一天会美梦成真。家人也曾担忧,但又从没见过自己的孩子如此执着的做一件事,也就放手不再去约束。
  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做成了一条鱼尾,材料是塑胶。摸上去软软的。可是高兴之余,他又有些烦扰。因为水里严重缺乏氧气,所以呼吸是个大问题。他又不想用氧气罐,总觉得有太多束缚。
  于是,他每天都弄一大盆的水,然后憋住气,把脸放上去,水刚好漠过鼻子。头一次,他仅仅坚持了半分钟。但他没有气馁。慢慢地可以坚持下来一分钟、两分钟,最后竟然可以憋四,五分钟的气。
  准备就绪,他带着自己的鱼尾到了海边。他从小便喜欢水,看到海更是亲切。他认为他就是海的孩子,终有一天会回到海的怀抱。他急不可待地穿上了鱼尾,长长地吸了一口气,纵身一跃,跳到了海里。
  他尽情地傲游,抖动着鱼尾,他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力量。这个场景,和那晚的梦好像好像。
  他喜欢大海的宁静,让人忘却一切烦忧,似乎找到了活着的意义,做一条鱼,自由自在。他愿忍受周围人的非议和异样的眼光,他不在意别人说他不上进,说他太轻狂。他总说每一个都有每一个生存的方式和方法。
  他就是我的大学同学,毕业后,我选择了我的兴趣爱好,专职写作。现在,我们也时常联系。他有什么心事总愿和我说,他说我懂他。
  有一次,我俩喝地天昏地暗。我问他:“你这么做,真的对吗?你真的不在意别人的非议吗?”他哈哈大笑,反问我:“当年,你的语文成绩还不如我,字写的更是难看,但你仍然选择了写作。你的父母,你的亲朋好友也一定不会看好你,但你不仍然坚持下去了吗?你有在意别人的非议吗?”我听后,不由得沉默。拿起手里的酒,干了。
  我们都有各自的路要走,又有什么资格去评判别人呢?
  其实,他不知道,那晚一起喝酒,我是带着任务的。是他的妈妈去我家找我,哭诉着说希望我可以劝劝她的孩子,不要再这样神经下去了。可是,我没有。如果连唯一懂他的人都不再支持他,那他会有多悲伤呢?
  几天前,他在家里待的实在无聊,就来我家找我。于是我们就又喝了起来,喝的大醉的时候,他说:“其实那晚,你的妈妈找到我,希望让我劝你可以放弃你的文学梦,去找个靠谱点的工作。但是,我没有。我相信你肯定会成为一名著名作家。哪怕所有人都否定你,我仍然愿意相信你!”我看着他红扑扑的脸,安慰的笑了。
  昨天,我突然接到他妈妈的电话,他妈妈哽咽着说:“希望你来参加我孩子的葬礼,我的孩子离开了。”
永利官网入口,  我听到后,十分震惊,连忙问:“不会的啊!阿姨,几天前他还和我一起说说笑笑呢?他怎么会离开呢?”
  “前天,他又去那片海游泳去了,可是却没在回来。我们报了警,可是仍然找不到他的尸体。他们说,我的孩子可能被海草缠住了,由于严重缺氧死亡了。死亡诊断书已经下来了,作为他生前最好的朋友,希望你能来。”
  “好的,阿姨,我一定会去。您不要太悲伤,太难过。”
  参加完了他的葬礼。我到了那片他经常去的海。我仿佛看见了他,真的化身成为了一条美人鱼,在这片海里傲游。不,我是真真切切地看到了。
  就像蒙古人希望死后灵魂可以升到腾格里。就像西藏人民希望死后灵魂回到至善至美的佛国。就像姜明,他的灵魂回归了大海。
  姜明,愿你在你的世界里尽情傲游,愿我在我的笔下,尽显淋漓。
  

真的,我不是撒谎。

那样一个小小的意外算不了什么。

只要我不照镜子,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起初我以为是洗面奶的问题。在浴室洗脸的时候,我的脸上堆满了洗面奶的泡泡,从镜子里看,那张脸显得有一点陌生,似乎根本不像是我自己的脸。我笑了笑,继续洗脸。

那天洗完脸我就睡了,睡得极不安稳,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事情被自己粗心地忽略了。

第二天早上我起得有点晚,来不及好好梳洗也来不及吃早餐就抓起包跑出去挤公车上班,该死的公车又在最后一站堵了半个小时,所以我又迟到了一分钟,又站在领导面前被训了一个小时。

领导的办公桌上放了一个小镜子,那是她闲暇无事时用来孤芳自赏的,我在低头虚心接受批评的时候偷偷瞄了一眼镜子,就那么偷偷一瞄,把我吓得魂飞魄散地失声惊叫了一下。

领导极度恼恨地瞪着我:“你鬼叫什么?!”

“镜子!镜子!!!”我指着镜子语无伦次地说着:“刚才……镜子里……有个陌生的女人瞄了我一眼!!!”

领导脸上有发青的颜色开始泛出来:“你不要太过分!!!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接受教育?!居然还跟我开玩笑!!!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是真的!!!”我不知为何那么激动,扑过去一把抓起桌上的小镜子,仔细看了看,那个陌生的女人正在一脸焦急又认真又恐惧地看着我。

“没错!你看!真的有!!!”我把镜子递给领导。

领导接过镜子,啪地一声扣在桌上,她从桌子那边绕了过来,抓住我的手,把我往外拖,一直拖到再上一级领导的办公室门口,说:“好吧,你跟领导说去吧。”然后她狠狠地一甩我的手,走了。

之后我完全没有注意再上一级领导跟我说了什么,因为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为什么我再看那面镜子的时候,镜子里除了那个陌生女人之外,没有我的影子呢???

我记得自己问了再上一级领导一句话:“你有镜子吗?”

当我抱着一个箱子装着一些我的杂物从那栋我曾经上班的大楼里走出来的时候,我还在东张西望不停地四处找镜子。

终于在大楼门口,我看见了一辆违章停在那里的小轿车。我走过去,对着反光镜看了起来,还是那个陌生的女人,没有变,她脸上是迷惑的表情,我挤了挤眼,她也挤了挤眼,我龇了龇牙,她也龇了龇牙,我挖了挖鼻孔,她也挖了挖鼻孔,我抠了抠耳朵,车子刷地开走了。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