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漂流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神秘的行业

我和江蓠的关系有点特殊。

我算是他的崇拜者,或者说追随者。他不是明星,不是诗人,不是发明家,不是持不同政见者。那么他是干什么的呢?他从事一种比较古怪的行业,被多数人排斥和戒备,大多数人根本就不相信,因此不提也罢,你知道那是一种神秘的行业就好了。

但是,我信他。

而且,我有点怕他。

我是通过一个老同学认识他的,后来,我跟他联络得比较多,偶尔还一起喝喝酒。当然,他滴酒不沾,只是我一个人喝。他从来不谈跟他那个行业有关的事,他只谈时事和人生。

但我知道他是干什么的。

老实说,我想拜他为师。自从嘉嘉死后,我陷入极度悲伤中不能自拔。我想他能帮上我。看到这儿你会认为他是个催眠师,错。那你会猜他是个通灵师,错。别乱猜了,那真的是一种冷僻而隐秘的行业,说出来你会害怕。

九个月前,嘉嘉去京南漂流,掉进水里淹死了。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也不爱我,我却爱她爱到了骨头里。如今她去了天国,我的单相思变成了空相思……

一天,我当面跟江蓠提出了这个想法,求他收我为徒,我说我想再次看到亡故的女朋友。他用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半晌才说:“那久,你疯了吗?我只是个中学数学老师!”

我盯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我知道你能做到。”

他无可奈何地笑了:“你爱信不信吧。”

我再次见到江蓠是在一个多月之后,他放暑假了,而且多了个女朋友,一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听说移民美国了,她回到中国跟江蓠见面,江蓠天天陪着她,两个人玩得上天入地。江蓠长得挺帅的,只是多少有些阴柔,正像他的名字。不过,据我所知,女孩一旦爱上他就魂牵梦绕的,不知道这跟他的那种地下行业有没有关系。

那个漂亮女孩的名字有些俗气,叫小娜。

这次我们见面,江蓠带上了小娜。我们在一家咖啡馆闲聊,我突然对他们说:“明天我开车带你们去漂流吧。”

江蓠愣愣地看了看我:“漂流?去哪儿漂流?”

我说:“京南。”

嘉嘉就死在那里,既然江蓠不同意收我为徒,我无法见到她,那么我想让他们陪同我去她亡故的地方看一看。

也许女孩天生喜欢漂流这项运动,小娜在一旁高兴地说:“我喜欢我喜欢!”

“我不喜欢。”江蓠说,然后看了看小娜,“我们不是说好明天带你去订做衣服的吗?”

小娜抓住他的胳膊,撒娇地摇了摇:“那家店什么时候都可以去。我从小就喜欢漂流,爸爸从来不带我去,你带我去玩玩吧!”

江蓠斩钉截铁地说:“不行,太危险了。”

小娜说:“漂流都穿着救生衣,有什么危险的!”

江蓠还是说:“反正我不会带你去的。”然后有些不满地看了我一眼,显然他在怪罪我不该提这个建议。

我一点儿都不后悔,静静地看着小娜。小娜如此坚持,我看江蓠怎么对付。

果然,小娜说:“你不去就算了。那久,你带我去。”

我看了看江蓠。

江蓠沉思了片刻,嘟囔了一句:“任——性。好了好了,一起去吧。”

江蓠确实跟常人有异,开始的时候他好像就有某种预感,执意不去漂流。事实证明,他是对的。

不一样的山

你依然好奇──江蓠究竟是干什么的?

我还是不能说,我只能告诉你,那是一种失传的方术。

第二天,我开车去接了江蓠和小娜,加满油,然后朝京南进发。

京都四周的水一条条干涸,到处黄土飞扬。朝南行驶一百多公里,翻过一座又一座山,有一条老引河顽强地流淌着,透着十足的野性,多处落差,声若惊雷。这是京都界内惟一一条可以漂流的河。

我们先走国道,然后走省道,再走县道,路况越来越糟。中午在一户农家吃了饭,然后朝大山里进发。

开始的时候,一切正常。

天气闷热,四周的绿色越来越浓厚,一路上不见一个人一辆车,这路好像专门为我们铺设的。

我发现,公路上有一条白线,把公路一分为二,无疑我应该走右侧。可是,明显右侧窄,左侧宽。

我对他们说了这个疑问。

江蓠也说:“奇怪!为什么两边的路不对称呢?”

我说:“哦,我明白了!这样是对的,左侧靠着山体,右侧临着悬崖,应该给对面的车多留一点路。”

江蓠不会开车,他点点头说:“原来是这样……”

小娜朝前看了看,说:“你们都错了。”

我说:“怎么错了?”

小娜说:“看,箭头!”

我朝路面上看了看,右侧的路面上果然有一个白色的箭头指向前方。小娜说:“这是单行道!左侧才是行车道,右侧那是应急车道!”

我和江蓠都不说话了。过了一会儿,江蓠突然哈哈大笑,接着把我这个一年驾龄的“老”司机嘲笑了好半天。

……这都没什么。

我们一路闲聊着,随着离嘉嘉出事的地方越来越近,我的话渐渐少了。

小娜问我:“那久,你累了吗?”

我说:“没事。”

终于到了漂流处。售票处只有一间平房,一个值班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旁边有个巨大的电风扇,正在摇头摆尾对着他吹。

门口竟然连一个卖水的商贩都没有。

我叫醒了那个值班员,然后买了三张票,带着江蓠和小娜走进了那间平房旁边的石头门。

值班员说,你们要沿路朝前走一个钟头左右,才能到达漂流的地方。漂流一个钟头,到了终点,会有人开车带你们回到入口处。

我发现这几乎是一座没被开发的野山,树很密草很深,各种虫子叫个不停,很远的地方才有隐隐的水声。脚下只是一条时断时连的土路,它惟一的功能是指引我们的走向。

我爬过很多山,只感觉这座不一样。不能说荒凉,应该说它太天然了。让人想起美剧《迷失》中的那座岛——有架飞机失事了,掉在了一座神秘的岛上,那群幸存的乘客在茂密的森林中遇到各种各样的怪事……

小娜一直拉着江蓠的手,走在我的后头。她始终低头走路,她还问江蓠:“不会有蛇吧?”

江蓠说:“不会。”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恐怖漂流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证明你口袋里面没有钱,男人都愿意给女人买她喜欢的东西!”小娜看了我一眼!

 
“小娜,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也是为你好,希望你能明白。”素儿回到了自己的床。

  中午,和小伟,小娜一起吃饭。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再也不会有第二次了,我和他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小娜转过身说。

“和他好了!!”他俩同时问!隔壁吃饭的人已经看着我们了。

“好了,好了,快,今天多好呀还有这几位美女陪着,还有两个这么帅的帅哥,干活喽!”李工摆摆手笑着说。

“有一部分男人,认为女的喜欢的都是钱,我给你讲一个真实的事,我原来的单位,有一个司机,胖,矮,穷,丑!还是孤儿,结婚以后,妻子家给他们盖的二层楼,生了一男一女,但是,他和我们办公室一个女的,好了好几年,女的高瘦,白,后来等的年纪太大了,就嫁给别人了!”我的饭也吃完了。

  我们都没有在说什么,静静的躺着。我想理解万岁吧!

“我说看电影,她也不去!”小伟瞪我们一眼。

永利官网入口, “你要不开个婚姻介绍所吧!呵呵!”大成用手指敲着桌角。

“真不知道女人想要什么?”

  “没有,别听她瞎说。”我低着头说。

“不会吧,他一定有特别的地方!”

  七夕的事情没有谁在提起,接下来还是忙忙碌碌的工作。

小伟问我们:“真不知道你们女人怎么想的?我上一个女朋友,问她吃什么,她说随便,结果,我说吃什么,她都说不想吃!”

 “那我没他那么帅,美女们就给800块好了。”走进来说话的是严风。

“所以你也没有!”我和小娜同时说。

 小娜没有说话,我能感觉出她又哭了。我没在说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或许是她总上网导致心情不好吧!也或许因为今晚这个男人,但我知道她现在需要安静。

“谁解决了,这个问题,谁,就占领了女性市场,真是太了不起了!”

“你教她,她把你装进电脑里卖了,你还得帮她数钱呢!哈哈!”素儿很看不起的说着李海。

“如果胖,丑,穷,挫,矮是天赋,小伟,你输了!”我看着小伟一米八多的个子,笑着说。

  “这是我们给你买的你最爱吃的八宝粥。”子禾把我们买的零食都拿了过来。

“你的女朋友看中物质,那也是你选择的品味问题,像秋佳那样的女孩,喜欢的东西自己都能买啊!”我和小娜又击了一掌!

 “那不用,租一个用一天不就完了吗,就算是提前演习了,哈哈……”在一旁的李海开着玩笑说。

“更狗血的在后面,我们会计室来了一个刚毕业的,娇小美丽的女生。”

  小娜正在和一个男人相拥接吻。

“他离婚了,娶了这个小美女!小美女,独生子,父母退休,女儿找的女婿学历小学毕业,离异,有俩孩子,专长只有开车,胖,矮,穷,挫!想象一下吧。”

  “我很好,谢谢你们!”小娜抱着我们,那种感觉真的不知道怎么形容。

“和你分手真明智,证明你根本不知道她喜欢吃什么!”我说完,小娜和我击一下掌。

 
“也不一定吧,或许说她为爱的感觉献身很勇敢,但我想不会吧,是不是太那个了,我也不知道,我也不太相信一见钟情。”我很没有经验的说。

“一逛街,看到喜欢的东西都不走!”小伟无奈笑了一下。

 
“那你不看看我长的有多帅,也不看看我有多优秀,哈哈!这还是看在是同事的面子我给你们打个八折。”小强摆了一个自认为很酷的造型。

“这男的一定别的天赋!”小伟也吃完了,我们拿起东西走。

“那你就凉拌呗,嘿嘿…”小娜在一旁嘿嘿的笑着。

“所以秋佳没有男朋友!”

 “真的,假的,是不是要加工资了。”我很兴奋的说。

“那她可能不喜欢你,不想和你去而已。”小娜说完,和我击一下掌。

  “睡不着,坐会儿。”小娜擦着眼泪回答。

  “反正你俩也说不清楚,哎,进屋睡觉。”素儿摇摇头。

“有那么夸张么,要不,子禾你和我去。”李海转移目标。

  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都到齐了。我心想。

我们三个依旧跳了大门,放轻脚步上楼,怕影响小娜休息也没有敲门,素儿拿出钥匙开了门,就在推开门的那一刻,屋子里的画面让我们都愣住了。

“我,你还是省省吧,我看到你就像看到大海,小丫头拿盆来我要吐,哈哈。”子禾捂着肚子哈哈笑。

“用你送回家那起不是引狼入室,哈哈!”李海打着鬼脸说。

  “哼,不合格,不合格你每个月能拿那么多奖金。”小娜很得意的说。

  “傻样,还脸红,没见过接吻呀!”子禾歪着头对我说。

 
连续几天工作的时候小娜突然又出现了很久都没有过的“过敏”反应,恶心,呕吐。小娜的“过敏”让我们很担心,她特别的瘦,身体素质也不是太好,害怕是过于劳累导致的,坚持要送她回去休息,她说什么也要坚持到下班。我们几个也拗不过她,只好减慢速度,希望可以让她坚持到下班。回到宿舍小娜什么也没有吃,我们都要送她去医院,她说不用,还说她就是有些血压低,贫血,好好休息过两天就好了,对于她的说法我们都信以为真。即使她的身体不舒服,网她还是要上的,我们不时的会听到那熟悉的QQ响声,还有小娜的冷笑,也不知道这种游戏什么时候能结束。

  “我,我在电视里见过,真人,还是第一次。”我低着头说。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