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薇拉的故事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薇拉是个写恐怖故事的作者,有小小的一群读者。

我和她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看了她的一些创作,笑着跟她说这些故事并不怎么样。

她怀疑我的看法。

我跟她说:“你不要以为恐怖就是你编出来的那些杀人流血,砍头锯腿,一张嘴里面竟然掉出蛆虫,那些字眼只能让人胃液上涌,并不能感觉到恐怖。”

她不屑地说:“那你认为恐怖是什么样的?”

我表情严肃地跟她说:“比如说……你家里最近住进了一个陌生的人,可是你到现在还没有发现……”

“你说什么?”

我赶紧说:“没什么……我的意思是,恐怖不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而是正在你身边发生,而你竟然对此丝毫未觉!你要写得好,就要在编造流血死亡事件之前,拥有一些关于恐怖的心理体验。”

“亲自体验恐怖?”

“是呀!”我兴致高涨,正打算继续向她讲下去,她忽然警觉地打断我的话:“算了吧,别干扰我的思路。我知道接下去该写些什么。”

虽然她这么说,但是,很显然的,接下来她不知道该写些什么。她很烦恼,思路没有进展——素材全被前人写完了。

于是我说道:“对你的思路有好处的事,你真的不想听?”当时她傻傻地坐在电脑前,面前是已经打开了近两个小时的WORD文档,上面没有一个字。

她说:“你想说什么?”

“和你一起编故事呀,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我也不算是打扰你,反正你也写不出来,不如听我编的故事,只当是收集素材。”

“故事啊?如果你不啰嗦着对我说教,我就听听。”

我知道她喜欢听故事,暗笑,“我保证不啰嗦,现在我们就直接进入故事——”

有个恐怖故事作家,她遇到了和你一样的问题,她决定对恐怖来一次亲身体验。对了,她的名字叫薇拉。

当我说到“薇拉”这个名字时,薇拉不动声色地说:

“哦?她也叫薇拉吗?”

“是呀,而且她也像你现在一样苦恼。”

终于有一天,她决定亲自去寻找恐怖体验。她在自己的网站上写了一个约伴探险的帖子,挑选了四位女孩子。其中一位读者,网名叫柳青青……

“你在偷窥我上网!”她激动地叫着,“你到底要讲什么?”

“说过了,只是一个故事。”

“如果你在暗示我什么,我不想再听了。”

“那随便你吧,只要你觉得这样憋闷着就能写下去。”

“好吧,好吧。”薇拉闭上了嘴。

我清楚地知道,是我的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她,故事才又得以继续:

在出发前,薇拉约见了柳青青。请求她答应并保密一件事,说是为探险活动增加一点更刺激的调味品。到底是什么事。以后我会向你说明,不过,现在我得保留它,以便增加这个故事的悬念。柳青青当然答应了,能够为自己喜欢的作者保守秘密,以后还能在论坛上向别的读者炫耀,是很诱人也很刺激的事情:

薇拉安排众人去N岛,那是都市探险者最喜欢的地方,据说在那里野营非常有趣。于是在约定好的日子里。五个女孩便租船出发了。

前往N岛的途中,路过一个无人小岛,薇拉吵着内急。要上岛方便。三个女孩便跟她一起登岸,只有柳青青说自己没事,便留在了船上。

看见四个人消失在茂密的树丛里后,柳青青对船家说:“师傅,我们说好出来是探险的,如果就这么无风无波地走到目的地,也太平淡无趣了。你现在悄悄走掉吧。我想看见她们哭着要妈妈,我想搞个恶作剧。”

船家看着这个玩笑般的女孩儿说:“那可不行,我和那个叫薇拉的女孩说了往返八百块钱,半路我就回去,钱怎么算呢?”

“不要紧,八百块钱一分不少。现在我就给齐,不让你受一点损失。还有,你最好把我们这些装备带走。”她眨了眨美丽的大眼睛,“我们其实根本用不着这些。”

船家看着眼前这个天使一般清纯的女孩子,好像没法拒绝她的任何要求。何况自己确实没受损失。他收好柳青青的八张票币,在那四个人从树丛里回来之前。就消失在洒满暮色的海面上了。

果然,四个女孩出来,看见小船不见了都非常着急。天色已经晚了,在这个孤零零的小岛上,几个单身女孩,在哪里落脚呢?而且,大家带的帐篷、头灯之类,都被小船带走了。走家开始埋怨起柳青青。

柳青青说:“冤枉啊,我刚上岸想四处走走看看山色,一转头,他已经将船开出老远了。无论怎么叫。他都没回转的意思啊。看来他是故意甩下我们,赶着去赚刺人的钱。确实怪我,我太傻了,应该留在船上等你们的。”

那怎么办呢?几个人犯了愁。

柳青青说:“我知道这岛上有个山洞,里面很暖和,上个月我和男朋友来这里野营的时候,就把帐篷扎在那里……”

故事讲到这里。薇拉再也沉不住气了:“你怎么知道那山洞?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去过那山洞!”

我说:“都说了只是讲故事。”

“你闭嘴吧,不许把我往故事里扯,我不想再听了!头疼死了!”薇拉很生气。

接下来的几天,无论我想开口说什么,薇拉都是一副戒备的神情,不给我说话的机会。

我装作放弃,一言不发地待在她身边。她熬过了一周,终于懊丧地拍了一下键盘,对我说:“接着讲吧,我想听听到底接下来怎么了。我承认写不下去,我再也受不了这枯竭的脑袋了。”

于是,中断的故事继续:

柳青青的建议虽然听上去不是上上策,可是也只能这么做。天色晚了,已经不会再有船只经过了,夜风很冷,说不定还会遇到野兽。只能到一个安全的地方过夜。明天再想办法。几个人背着随身物品,向半山腰的山洞走去。

大家到了那个山洞后发现,那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宽阔而平坦,也能挡风遮雨。大家坐在地上,在黑暗里吃着包里的食品,心里都打鼓似的不能安定。

柳青青忽然在黑暗里说:“我想到了,上次在这里的时候,我和男朋友丢了一个打火机。说不定可以找到,生一堆火会暖和很多。”

众人怀疑:都这么久了,可能找到吗?

“事在人为嘛,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就当是试试。”柳青青向山洞的深处走了几十步,摸索了很久,才很失望地从洞深处走出来说,“唉!没找到,就知道会这样,真没办法。”

A在黑暗里哭了起来。薇拉说:“别哭嘛,天很快就会亮的。说好了是探险,这样会更刺激呀。反正青青有野营经验,我信赖她。”

永利官网入口,没人呼应薇拉的话,显然每个人都怕到了极点,这些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平日里都渴望着出走,但是一旦身临险境,又会胆小如鼠。

柳青青在黑暗里轻蔑地撇了撇嘴。大家都在黑暗里沉默着。

过了一会儿,薇拉说:“我想去方便,谁陪我去呀?”

这时候,海风越刮越烈,望着黑乎乎的天空和起伏的树峦,谁也没吱声。“怎么办呀,我快憋不住了。”薇拉着急地说。

柳青青说:“就在山洞里面方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我和薇拉的故事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摘要:
恐怖娃娃岛我叫沫沫,我是一个网络写手,专写鬼故事的。因为我比较大胆,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半夜的时候出去溜达,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灵感。经常去公园,河边那些鬼故事里常出现的见鬼地点。虽然我是一个写鬼故事的网络写

穿越梦境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一、梦境第一集

我只是一名写手,为了生计,在深夜里孤独地敲击键盘。当不可预知的恐惧袭来时,我不知所措。

前天晚上,我写累了,走到窗前。出租屋正处在公路的边缘,我曾不止一次地用出租屋作为作品中惊悚故事发生地的蓝本。

我禁不住打了个冷战,在昏黄的路灯下,一双眼睛正盯着我。我所在的房间灯光明亮,他却站在灯影里。正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才会有恃无恐地盯着我。

我以极快的速度关上电灯和电脑,在确定没光线可以让人看到屋里后,我又来到窗前,继续那场对视。

可我失望了,那个家伙没给我机会,他不见了,就像根本没存在过一样。

我重新打开灯后,他又出现了,还在路灯下。

我又迅速关掉灯,跑到窗前,他又不见了。我一直站在窗前,等他耐不住性子从黑暗中冒出来。

我的腿都站酸了,他都没出现。我虽是专写恐怖小说的,但胆子小得很,可我同时还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我想知道,公路上的影像是真的存在,还是灯影里的错觉。我拿着手电,出了门。

路灯射出幽暗的光,只有我像一个午夜的幽灵游荡在死寂的公路上。是错觉!我叹了一口气。

我听到了一声粗重叹气的回声。我的汗毛孔在收缩,是有别人在叹息,而且就在附近!

我仓皇地向小区内跑去.我听到了自己脚步很重的回声,是有人踩着我的步点追我,只是比我的步伐要大得多。

我惊恐地回头看了一眼,看到了一张白纸似的脸,还有一根抡起的木棒。我转身想跑,后脑却传来一阵剧痛。

我在尖叫声中醒来时,躺在小区的地上,摸了摸后脑,我明明感觉木棒击中了后脑,怎么没事呢?

我跑回出租屋,搜寻着每个房间,没人,也没丢任何东西,手电躺在床上,笔记本电脑开着。我突然想起来了,我为能按时交稿而冥思苦想,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也就是说,刚才的一切是梦境,没人追打我,所以后脑才没事。我之所以会躺在小区的地上,可能是我得了梦游症。

二、梦境第二集

昨晚,我还是没灵感,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睡着了,我又做梦了。

后脑疼得厉害,眼睛适应了屋里刺眼的光线时,我尖叫着。白纸似的脸近在咫尺,一个男人竟化着很浓的女妆。

“你是谁?”我惊恐万状。

“我是沐尘呀。”他发出不伦不类的女人的声音。

“沐尘是我的笔名,你怎么会……”我颤声说。

“胡说!我才是沐尘,我给你提了那么多建议,你却冒充我,一而再再而三地写那些没有血腥描写的垃圾小说来拖累我。”他白纸似的脸像是被攥出许多皱褶。

“你是那个‘如影随形’的读者?”我的大脑还很清醒,一个昵称叫“如影随形”的读者曾在QQ上多次给我的恐怖小说提建议,他看过我的所有小说,对情节的记忆比我还清楚。

“我说过了,我是沐尘!”他抓住我后脑上沾满鲜血的头发。

“不要!”我被自己的惨叫声惊醒了,白纸一样的脸不见了,我正直挺挺地坐在客厅中间的椅子上。

我又梦游了,还做了一个可怕的梦,就像一集一集的连续剧,昨晚是前晚的延续。

我知道,这样的梦,绝不是偶然。难道有人暗中作祟?我在恐怖小说里曾写过有这种能力的人,人们称他们心理医生。他们能控制人,当然也可以控制一个人的梦境。

如果是这样,我就太危险了。为了阻止有人进入并控制我的梦境,我叫来师傅,把门锁换了。

三、梦境第三集

编辑又催稿了,但我总不能集中精力写稿。只是梦,我自我安慰着,闭上眼,平缓紧张的心情。

我睁开眼时,后脑阵阵疼痛传来,那人冷笑着,“你令我很失望,这点小小的疼痛都经受不了。”

“你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带着哭腔说。

“我想告诉你,我的恐怖小说不是凭空写出来的,那些描写都是我的亲身体验。”说着,他挽起左臂的袖子。

我惊恐地看着他左臂上布满的伤痕,有棍棒落下的淤青,有锥形器物刺过的细孔,小臂上还少了一块肉,应该是用刀具割掉的。

“只有用亲身体验写出来的恐怖小说才是最精彩的。”白脸上洋溢着骄傲的神气。

“我承认,你是沐尘,求你放了我吧!”面对危险,放弃一个笔名的争论是明智的。

“你帮我做些事,我就放了你!”说完,他走进厨房,拿着菜板走了出来,一只纯白的猫被固定在菜板上,四肢敞开。

“我是靠亲身体验写稿的,见惯了血腥场面,有些麻木了,而你不同,你没见过,我来肢解它,你把看后的感受说给我。”说着,他拿起菜刀。

我双眼紧闭,尖叫和猫的惨叫融合在一起。

“睁开眼,你这个胆小鬼!你知道,我费多大劲才逮住它!”他的巴掌重重地落在我的脸上,腥臭味刺激着我翻腾的胃。

看着被剥去半张皮的猫,我尖叫着,剧烈地呕吐着。他在不错眼珠地看着我,就像欣赏一场精彩的表演,满是鲜血的手拿着笔在纸上写着,脸上带着兴奋。

我醒来时,身体还在哆嗦,这些梦境太恐怖,也太离奇了,就像无需剪辑的电视剧。

我惊惧地做着推断。

前天晚上,不是梦境,他站在路灯下,引诱我出去,袭击了我。

尔后的几晚,他极可能给我的饮食做了手脚,在我睡去后,进入我的房间,把我绑在椅子上,再把我弄醒,在我面前做那些事,到了一定阶段后,再将我迷倒,收拾残局,把我松开,不留半点痕迹地离开,让我以为那是梦境。

为了证明我的推断,我仔细地查看每个角落。我真的找到了,墙根处有几个血点,是那个家伙清除痕迹时留下的。

只是有一点我弄不明白,我后脑受过伤,怎么没留下伤痕?

我也曾想过离开出租屋,可我是一个恐怖小说写手,对未知的东西有着强烈的好奇心。我还是留下了,为防万一,我把这三晚的梦境都写下来,文档标题是《连续剧般的梦魇》。我花费了很长时间,把那人描述得相当逼真,只要警察看到,就会绘出他的画像。我还把他可能和狂热的“如影随形”的读者有关的推测写了进去。

四、梦境第四集

晚上,把所有可搬的东西都搬到门边,直到保证没人能从这种严防中进来。没想到,这也没能阻止他导演我梦境的下一集。

梦境里,他没再管我,去收拾残局,把血肉模糊的猫尸收起来,仔细擦拭血迹。

我想不出,他是怎样推开门后的重物进来,又在离开时把重物原样放回的,他俨然就是鬼魅。

我现在就离开吗?不!我要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把摄像头安装在客厅的角落里,胆战心惊地等待着下一个梦境的来临,我虽不知道他给我设计的梦境大结局是什么,但我知道,如果我还活着,梦境记录可以作为一篇不错的恐怖稿交给编辑。

在梦里,他让我说出看到一条蛇被剁成十多块的感受。他突然变得烦躁不安起来,说我说的不是真正的感受,在误导他。他把纸和笔摔在地上,不停地在客厅里走着。他的脚在踩到蛇块时,停了下来,怔怔地站了好一会儿,僵硬地转过头,看着我,脸上现出诡异的笑容。

“这些的确不够恐怖,我想到了一种更具震撼性的体验,对我的写作有很大帮助,你能帮我吗?”他一脸乞求地说。

“能!”我极力讨好他。

他把我从椅子上解下来,绑到客厅的木质茶几上。一股寒意袭遍我全身,“你要干什么?”

他咧了咧嘴,“我拿自己的身体做过试验,也体验过肢解动物,惟一欠缺的就是没有体验过肢解人体。”说着,他举起了明晃晃的菜刀。

“不!”我惊恐万状,拼命扭动身体。可无济于事,我听到了菜刀剁在我大脑骨头上的咔嚓声。

五、梦境大结局

我从梦中醒来时,甚至怀疑自己还活着。身上没伤,能自由活动,我还活着!

门锁着,靠在门上的东西原封未动。的确没人进入,那么这连续剧般的梦魇只有一种解释了,就是我多日为写稿冥思苦想,一直在刺激着我的大脑皮层,才有了连续剧般的梦境。我在现实中无法构思出的情节,却在梦中形成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穿越梦境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啊。。。哈哈。。。他一定是被我们吓得不敢回来了!

永利官网入口 1

不会吧?他该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吧?

恐怖娃娃岛

不会,怎么会呢?放心吧。他没有事的。

我叫沫沫,我是一个网络写手,专写鬼故事的。因为我比较大胆,所以我经常一个人半夜的时候出去溜达,希望可以找到一点灵感。经常去公园,河边那些鬼故事里常出现的见鬼地点。

天亮了,清志还没回来。

虽然我是一个写鬼故事的网络写手,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鬼。有时候,我也会好奇“鬼”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真的有鬼故事里写得那么惊悚恐怖吗?这些我都不知道,我写的鬼故事都是瞎编的。

清志不会出什么事了吧!?怎么到现在还没回来啊?

什么医院,学校有鬼之类的题材都被写烂了。最近我在纠结该去哪里找灵感,写一篇与众不同的故事。

是啊,要不去找找他?

我和我的闺蜜小菲说了我的烦恼,“要不去探险吧”她开心着说着。

不会吧?。。。。好吧还是去找找他吧。

“没意思,探险这个题材在鬼故事里已经出现无数次了”沫沫没劲地说道。

日象和几个同学一起到这个传闻闹鬼的荒岛上野营已经两天了。当他们上岛的时候发现了和他们一样来野营的清志和他的朋友。日象他们发现在这个荒岛上有很多孤坟,而且,好象都没有人家住在这里。于是便想出了装鬼吓人的点子。

“说不定我们还能碰上什么好玩的呢,我可不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小菲嘟嘟嘴说着。

日象带头发起看谁找到的孤坟最多的另类游戏,除了清志一个人觉得这样的游戏似乎不太好以外,大家都觉得反正也无聊,不如找一点刺激。清志见大家都有想玩的意思,也就不再说什么了。于是,游戏就这样开始了。在游戏中,日象发现清志的胆子不大,很容易受惊吓。就召集大伙一起来吓吓清志。

“好吧,反正我最近也没什么灵感,就出去转转吧”

清志认真地抄起孤坟上的名单,一个也不漏。正在他抄得入神的时候,他发现在一片荒地里的几个孤坟的名字很熟悉,再看墓碑上的照片,清志吓得坐在地上。他们。。。。他们就是上岛结识的日象和他的朋友们。难道。。。难道他们是鬼?不。。不会吧?可是。。。这上面真的写着他们的名字还有照片啊!清志越想越怕,爬起来就跑,也不知道应该往哪里跑,反正他现在想做的就是离开这里!可跑了没多远,他碰见了和日象一起的一个女孩子——美子,他想起刚才在孤坟堆里见过她的照片,正是害怕了,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其实女孩是日象他们上岛后才结识的,见女孩很漂亮,又是一个人来这里,就邀她一起玩了。女孩很有礼貌地说:你要走了?那后会有期!清志好不容易才能挪动自己的脚,他迅速地逃离了女孩的身边。。。。

“就我们两个去不太好吧,要不叫上阿明和阿迪一起吧,有两个男生在也安全些阿”

清志!你在哪里啊?

“好吧随便你了”我摆了个无所谓的手势。

清志,清志!回家了!快回答我们啊!

这一晚我叫上阿明和阿迪他们商量该去那里探险比较好。他们在网上搜到一个名叫娃娃岛的岛屿,是一个独立的岛屿,岛上挂满了各种各样的娃娃,还有各种各样的传说。他们看完网上的介绍之后立马燃起了兴趣,我也觉得值得一去。

日象他们寻找了很久,也不见清志的踪影。大家发现美子也不见了,猜想他们也许是单独到什么僻静的地方谈情说爱了,就决定继续探险,留了张纸条给清志,骗他说他们已经先回家去了,叫他带着美子一起回家去。还说大家玩得很愉快,后会有期。

第二天一早我们就收拾好行李出去等车了,“终于收拾完了,累死了”小菲伸了伸懒腰说着。“昨晚一晚上没怎么睡,一会在车上可要好好休息一下啊”我说着。

当日象和伙伴们感到口渴,来到前面不远处的一口深潭取水喝时,看见美子站在潭中央对着他们笑。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