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入口 1

绯红的樱落魔咒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樱花飘

我凝视着窗外百米之遥的枝桠上随风颤抖的樱花瓣。刺眼的绯红在逼仄的空气里把本应属于春的平淡气息渲染得有些猩红。

这一幕让我想起一年前,我亲手埋葬她的那棵樱树,是整片樱花林里惟一枯萎的一棵。我只是想留下一个记号,在茫茫无际的绯红中,每到樱落的季节,可以祭奠那依旧游荡的魂。

“先生,您点的食物……先生?”服务生的声音击碎了我的回忆。东西不是我点的,是邻桌的一位中年男子。他看上去等了很久,饥肠辘辘的。

“嗯,好东西……”很快他便吞下了整盘食物,并津津有味地吮起手指。在这种高档的餐厅里,这种动作真是格格不入。

我厌恶地转过头,却听到一些令我毛骨悚然的声音。

咔嚓咔嚓——

此时的我已经几近崩溃,胃在无力地抽搐着。我快步逃出餐厅,还好没有人发现我。我转头看了一眼樱花林边上的孤零零的餐馆,斑驳的外墙被夕阳镀上一层残破的昏黄。我突然感觉到一股莫名其妙的恶寒,裹紧衣服加快脚步离开了。

就在经过樱花林的一瞬间,我听到一个空洞的声音,仿佛说话的人就趴在我耳边对着我低声倾诉一般。

“你欠我一片绯红,我咒你一世不得安宁。”

这声音空灵,带着孩子气般的颓废,像缓缓拂过的腊月的寒风。

樱花梦

和很多人一样,我也有躺在床上看书的习惯。躺在柔软的床上把自己心爱的文章一口气读完,是多么惬意的满足。手里这本书并不是我喜欢的,只是因为封面上的女孩很像她,所以我选择静下心来读完它。

故事很无聊,无非就是讲一个男生杀死自己喜欢的却想和自己分手的女孩、女孩的冤魂久久不愿离开的故事。俗套的情节、故作深沉的语气,还有一看开头就能猜到结尾的构思,弄得我昏昏欲睡。

我终于决定睡觉,就算封面上的女孩笑得很甜,就算窗外的樱花香愈发浓郁。可是就在我摸索着关掉吊灯、周围陷入黑暗的那一瞬间,我听到耳边传来轻微的抓挠玻璃的声音。虽然很轻微,但是这声音被寂静的夜无限放大。

我面对着窗户,抬眼便看见薄薄的窗帘上映着一只手的影子,它正努力地朝上爬。接着是脑袋、躯干……一个完整的人影逐渐出现在我的视野里,伴随着我越来越快的心跳。当对方完完全全地攀上窗台后,它的影子开始慢慢地渗进玻璃。窗帘凸出一块,好像是一个人直直地站立在窗帘后边。

“啊——”我大叫一声,把被子紧紧裹在头上。我听到咚咚的脚步声,一步、两步、三步地朝我靠近。

“你……还我……性命……”声音很嘶哑,像是被时间朽坏了的八音盒。

“不是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几近哀求。

突然我觉得全身一沉,好像有千斤的力量压在我身上。我动弹不得,连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我试图睁开眼睛,可是由于被子蒙着头,视野里全是朦朦胧胧的粉红色。

“我……求你放过我,我一定把你葬在……你最喜欢的红色的樱树下……”我拼尽全力说出这句话,身子猛地一松,四肢终于重新归大脑控制了。

我一下掀开头上的被子,太阳已经渐渐露出地平线,燃烧着一片迷茫的天空。

原来是一场梦!我庆幸自己还活着,可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做噩梦了。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眼窗户,我刚平静的心又骤然一紧。

窗户洞开着,微风把窗帘撩起,几片绯红的樱花瓣随春风飘进窗户,几经辗转归落于尘埃。可是我睡前,明明锁上了它,这是我的习惯。

鬼影舞

你喜欢熬夜吗?你喜欢亲吻黑暗吗?你喜欢刺探夜幕的秘密吗?

我坐在电脑前,整理着她生前的资料。初春的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聒噪了?

凝视着她的灰色头像,我想,一年前的今天,也许我们正在通宵聊天吧。

听说凌晨两点是阴气最重的时刻,多少游魂此时正在人类的世界里哀嚎。突然感觉背后发冷,我总觉得没有被窗帘遮盖的窗户外,那纯净的黑色中,有一双眼睛窥视着我。我立马关掉QQ,她的头像却在所有人的名字变成灰色的那一瞬间,突然亮了起来。

我大吃一惊,以为是自己眼花了。我赶忙重新登录,果然,右下角的图标闪出她的头像,一闪一闪,就像她在迫不及待地催我马上降临她的那个世界。

原本想关掉电脑,可是手却不受控制地点开了对话框。

“别忘了你的承诺。”

绯红的字体,调皮的少女康体字,伸展的横竖撇捺像极了张牙舞爪的小鬼,摩拳擦掌地想把我拖进眼前这个屏幕。

“你是……鬼?”

没有回应,直到我等得实在睁不开眼。我关上电脑,因为没有开灯,整个房间里只剩下闪闪的显示屏。

我木然地转过身,目光穿过走廊落在阳台上,发现似乎有一个漂浮在空中的魅影。它的双手在夜空中招展着,把黑暗划得七零八落。就像绯红的樱花瓣落下的时候,把空气切割得那样完美。

你知道我有多么喜欢那弧线吗?

可是眼前这个鬼影让我有些害怕,我小心翼翼地抄起水果刀,慢慢地朝阳台靠近。白影依旧在不知疲倦地飞舞,透过窗户,我看到窗外星星点点的万家灯火,勇气压着恐惧。

我感觉到迎面吹来的夜风,温凉中带着几许对生的期待。也许这是游魂们的挣扎,或是它们的眼泪。

我一步又一步地靠近白影,就在我看清楚它是什么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那不过是一件我洗过的晾在阳台上的白色睡衣罢了,只不过忘了收起来,被夜风吹得鼓鼓的,就像是在空中飞舞一般。

我摇摇头,自嘲地收起睡衣,打着哈欠去关窗户,可是手却僵在半空中。

因为,我看到窗户紧闭——我根本就没有开窗户。

哪儿来的风?

恐惧瞬间再次充满内心,我飞奔向卧室,可是脚步却硬生生地停住了。被关掉的电脑不知几时被谁打开,整个屏幕一片鲜红,把墙壁映成血染的颜色。

永利官网入口,吧嗒——吧嗒——

门外突然传来轻轻的走路声,一步又一步,僵硬的步伐渐渐抽走我周边的空气,恐惧让我感到窒息。

就在脚步声达到最清晰的那一瞬间,它就这么停在我的门前,似乎匝透过猫眼从门外隔着门窥视我。

就在我快要崩溃的时候,门外传来一声男人的叹息,然后是一阵掏钥匙的声音,原来是对门的主人回家了。

我长松一口气,全身的力气顿时泄掉,整个人软软地瘫坐到地上。

樱花香

“喂,阿盈吗?”一大早接到好友陈尘的电话,他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阳光男生,在我失去她之后,一直陪伴着我,让我误以为世界上真的有另一个天堂。

“嗯,有事吗?”我收起所有的恐惧和疲惫,装作轻松的样子。

“别在外边随便吃饭了。昨天有家餐馆发生集体食物中毒事件,好像死了很多人呢!”

是呀,世界太不安全了。

“哪一家?我怎么没听说?”

“你知道市北有一片樱花林吧?离我们学校挺远的。”

樱花林。我心里一紧,手机差点儿掉落到地上。

“嗯……我知道啊,好像也就只有那一片吧?”我极力装作漫不经心。

“就是樱花林边上的那家餐馆,叫‘绯红的约定’。”

我当然知道。一年前我在那里和她相识,如今却已经人鬼殊途了。我匆忙地结束了通话,放下手机,抬起头,镜子里依旧是失魂落魄的人儿。

可她不是我。

她和我身材相似,都是披肩长发,都是瘦削的瓜子脸,都有苍白的皮肤,种种相似。可关键是,她不是我,而是她自己。

我面前的镜子里映着另外一个人,她正拿着一柄梳子不断地梳理她引以为荣的长发,一缕一缕,散发着香气。

我闭上眼睛细细地闻,就像回到那片樱花林里。清晨的薄雾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开,浓郁的花香四散弥漫。正当我接近陶醉时,一股突兀的血腥味刺入鼻腔,我瞬间从回忆中惊醒。

镜子里的她开始变得面目狰狞起来,梳子的齿每一次从她的头皮上滑下,都会带下一片粘着头发的头皮。掉落头皮的地方露出森森的头盖骨。梳子依旧无情地在上边战栗,发出尖锐的摩擦声。

永利官网入口 1

汉特·埃尔维斯照常倚在601房间门口偷听达芙妮小姐的低音提琴演奏。一首哀婉的曲子,像是赋格曲的一种。汉特在墙上掐灭了烟盒里仅剩的唯一根香烟,黑色的斑点在弗伦扎克旅店斑驳破败的石灰墙上毫不起眼。即使这层的走廊没有窗户,烟抽尽时太阳总是刚刚落山。

三月的风带走了寒冬的酷冷,樱花也被这温暖的风所吹开,花香弥漫一院,花瓣散落在墙边的木架上。

汉特从掏出右手口袋里的那封信,十一月二十八日,去往威瑟恩西的船在埃文镇等着他。他已经在弗伦扎克旅店耽搁了数日。他在第一天夜里无意闯入六层,那首他听了第一遍就爱上的古怪的曲子,达芙妮从来没有再弹过。他继续翻找,口袋里只剩下一点纸屑,他懊恼地抓起头发,在狭窄的走廊内转了几圈。

清晨的一缕阳光射入室内,贪婪的照在她的脸上,我恶狠狠的拉上了窗帘,看着她熟睡的样子,那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的一半的脸,她安详的睡着,时不时在嘴边呢喃着我的名字。我为她盖了盖被子就蹑手蹑脚遛了出去。

最后,他在房间门前停下脚步。门前写着居住者姓名“达芙妮·伊格纳缇伍兹”的贴纸残破不堪,暗示达菲尼在此独居已久。

一进院子,花香扑鼻,沁人心脾,樱花瓣在风中飞舞,飘转。翻璇,落到我的手上,落到我的肩上,落到我的头上。像每年这个时候一样,来到了那棵,我和她一起中下的樱树旁,闭上眼睛,慢慢的我感到身体发轻,一阵熟悉的剧痛,让我不禁眼眶湿润,那疼痛最终将我痛晕过去。

他深呼一口气,用颤抖的手敲了三下门。他尽量让英俊的脸表现出真诚的神情。

一阵风后我渐渐从痛苦中醒来,我发现我化成了樱花。

达芙妮面对意外的来访显得惶惶不安。汉特告诉达芙妮他想要认识她,并且希望今天在她演奏时待在一旁。由于他坦率的友好的态度,达芙妮勉强同意了这个请求。她后退一步,示意汉特先进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从有我的梦中醒来,透过窗户看到她在没有我的房间里左右张望,看她那如樱花瓣的双唇在不停地呢喃,白皙的脸上略带小小的忧伤,因为每年的这个时候我都会不见。她略带忧愁的叫着我的名字,我没有作答,只是在那里看着她生气,而我则是在樱花树上偷笑罢了。

房间很宽敞,只有一张窄小的铁床,一张旧茶几,一个书架和三把老式的椅子。房间中部摆着一个乐谱架,地上散落着无数稿纸,几乎都写满了文字。墙壁光秃秃的,或许从未被粉刷过,角落里还有大量的灰尘和蜘蛛网。窗帘拉得很严,汉特看不到本应有的晚霞的红光。

她来到了洗浴间拉上了窗帘,洗了一个澡,我本想偷看,可是我却又不敢,过了一会她出来了,那长长的头发被水一洗更显得乌黑,那白嫩的皮肤更显得白皙。我忍不住想去亲吻她的背脊,她缓缓走来,尽管风景如此美丽但她还是有些忧伤,因为她的右手边少了我的陪伴。她来到了我的下方,我为她的身体抖下花香,她慢慢的闻到了,她向上看了看,但她并不知道那是我,这时有几朵樱花落到了她的发上,慢慢的她要走了和它们一起走了,那发上的樱花好像在向我恶笑好像在和我说,你的女朋友是我的了,看到后我极为恼火,我用力的摇动身子,想落下去,可我怎么也下不去,我在那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将你们……眼看着她和它们离开了我的视线,我却什么也做不了。

“我明天将离开伊辛敦,我是一个旅行家……可以在旁边听你演奏吗?我很喜欢这些音乐。”

渐渐地太阳升上了高空,她身穿一条淡粉色的长裙,带着我为她制作的樱花项链,修长白嫩的手携带着一本诗经来到了樱花树下了长椅子上,慢慢坐下,但是她还是左右张望,那琥珀般深邃的眼睛中还是带着忧愁和小小埋怨。徐徐微风吹起她的长发,在风中不停地飞舞,她用手边看着书,边抚着头发,时不时发出唉声叹气,不只是哪句诗引起她的感伤,还是在故意的引我出来,我希望是后者。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