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夜话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有昆明的朋友可以自己去见证,昆明的应该都听过雅致小菜馆(就是昆明中策那栋楼在省体育馆),雅致后边有一个酒吧——“围炉夜话”,这个酒吧是云南一个鼎鼎大名的广告大师开的,据说云南红的老总也有t入股,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开着玩。酒吧楼上的二楼和三楼就是我原来工作的地方,一个策划公司,也是那位广告大师开的,他是我的恩师,我们叫他“老大”。那个时候“老大”刚刚创业。能有这么个办公室就不错了。办公室除了每天吃饭时间都要吃油烟以外,其他都好,惟一一点诡异就是外边再热的天,一进我们公司必然会冷得打个哆嗦。
酒吧旁边还有个酒窖一样的地下室,一个破破的木门,房子的主人说那地窖里有些东西(副总传达给我们的信息),所以那个地方用不了,本来也没有多大,谁也没在意那点空间能用不能用,但是有东西门却不锁,多少有点诡异。

干过广告的人都知道,这一行是要经常加班的,
“半夜出门三种人,妓女嫖客广告人。”公司三楼有个小房间,有个小床,可以睡两个人,加班到1点2点一般就不回家了,直接在公司里睡,那个时候加班最多的是公司的会计小A,其实他没那么忙,不过他有点特殊原因不愿意回家,但是他这样就搞得我们这些加班的AE和设计师因为没有地方只能睡椅子,直到有一天中午他过来跟我们说:“是不是你们对我有意见?”我们心里那是头都快点掉了,但嘴里都说说怎么可能,不会不会,他继续说:“你们要是有意见直说,不用这么吓我,这么久了也不换点新招。”我们都懵了,当时觉得就是真有人搞他,但是这时候不能出卖自己人,我们都一口否认,绝对不可能的。

等A走了,我们开始找原因。结果居然还真不是我们这帮人干的,我们都是很好的朋友,绝对不会隐瞒,后来听说A睡觉总能听见有人上楼,但是从来听不到有人下楼(上楼的声音越来越近,下楼越来越远是听得出来的,那木楼梯的声音还是蛮响的)。

后来A就不在公司睡了,一天我和一个设计师在公司加班到两点多,太累了,于是我就在公司睡了。睡了一会儿,我就听见沉重的上楼声,我以为设计师上来了就没理会,可是好久都没见门开,上楼声音却是断断续续的没彻底停过,我烦了,以为这个设计师在搞鬼,于是我就出去了,楼梯上根本没有人,我跑到2楼,看见设计师在桌子上睡着了,都流哈喇子了。摆明了不是他,我觉得浑身的汗毛倒竖啊。

后来,再晚我都回家睡,也没有人在公司睡了,除了B,这家伙睡得死,就是你把他抬起来丢出去他都不会醒……

再后来,公司要搬家了,最后一天晚上副总跟我们说了实话,公司下边那个地窖,据说是一个门——很特殊的门。

文革时期,这一带有两个村子,因为地的关系(貌似是这个原因,具体理由不是很清楚了)在这里火拼,几百人对打,死了二三十人,因为好多人身体都被拆了,实在带不走,于是就地给埋了,埋了以后这一带就很邪性,天黑了就什么也看不见,管你是多大的月亮都没有用,还总出事情(具体什么事情我也不是很清楚),后来就请了个法师,法师说这里怨气太重,地下的人埋在一起了纠缠不清,不能超生,于是就在这里开了个阴阳门,后来就没发生什么严重的事情了。公司楼下的门就是那道阴阳门,所以没有锁头,而至于上楼声,那是因为鬼只会上楼不会下楼……冷汗都流下来了,后来我们再也没有去过那地方,公司的酒吧也关门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围炉夜话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楼道里的走步声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我的学校是在呼市新城区,是校方租的一个场地,但也算宽敞,大一暑假的时候,我不想回家,因为离家太远了,往返要将近30个小时,正逢暑期,车上人又多,连座位都没有,只能一路站着,想想那种受罪的滋味,我决定留下来,找个地方打工。经过几次奔跑,附近的一家小饭店说要我去,我自然高兴极了,因为是第一份工作,所以很卖力,每天晚上要工作到十一二点钟才能回来,虽然很累,但是心里依然很兴奋。

我的宿舍在五楼,因为同学们都回家了,学校只留下两个未婚的老师值班,他们住在一楼,而二楼到五楼的灯全部都关掉了,我晚上只能打手电筒上楼。楼道两边黑漆漆的一片,越往上走越黑,我就咬紧牙拼命跑,经常是到了屋里累的气喘吁吁。屋子里也是漆黑一片,我就趴到窗口前,那下方,是正在施工的工程队楼下有照明灯,就借着那点传上来的微弱的灯光,我洗涮完毕,然后就赶紧睡下了。因为怕,经常是很久才睡着。这样的日子过了大约有五六天。有一天夜里,我又回来晚了,有十二点多,当我进了房间后,就听见有人上楼的声音,

脚步声很大,通通通能够听出来是从一楼到五楼,我估计是查夜的老师,又一想,就我一个人,查什么呀,那脚步声由远及近,由小渐大,径直来到了我的门前。我吃了一惊,下意

识的看了一眼插销,幸好房门在我一进屋的时候就反锁了。等了一会,没有敲门声,也没有说话声,死一样的静,我的头发都快炸起来了,悄悄拿起一把凳子,站在门口,一边哆嗦一边说,谁要是敢进来,我不管你是人是鬼,先给你一下子。就这么僵持了不知道多久,依然是死一样的静,没有下楼的声音,我趴在门的缝隙听,什么都没有,我快累死了,心里想,由他去吧,管他是什么,于是放下凳子,看了一下时间,天哪,两个小时过去了。我竟然手里伶着凳子站了两个小时。我疲倦极了,也顾不上什么鬼啊人啊的,就睡下了。第二天,到楼下问值班的老师有没有去查夜,值班老师说没有,我更晕了,把昨天发生的事告诉他,他也吓了一跳,就让我搬到楼下去住了。后来再没有什么发生。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楼道里的走步声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半夜别敲邻居门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夏,午后,闷热。我跟着中介上楼。楼梯又窄又陡,中介的脚就像踩在我头上一样。

这是一排老楼,至少有二十多年。它太旧了,楼道陈旧肮脏,空气里散发着黏腻的老人味。

仅仅二十年就可以令一栋楼破败如此,仅仅四年就可以令我的婚姻破败如此。

到了5楼,已是顶层。中介掏钥匙开501的门,我在他身后静静地等。

忽然,背后毛毛的,就像走夜路突然意识到背后跟着一个人。我猛地回头看,什么都没有,只有一扇关得死死的黑铁门,门上有一个小小的蓝签──503。

突然的惊恐一定是来自它了。老式的铁皮门,老式的暗锁。贴了又撕下的春联福字,层层叠叠。和这栋楼里所有的门一样,毫无特别之处。

大概是我的问题,因为我不喜欢租房子。有说不出的不自在。但是,只要能躲开他,再排斥的事情,我都愿意做。

进了501,我只转了一圈,就打断喋喋不休的中介,“我租了。”

下楼时,我又回头看了看503的门,确实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是,我没看到,我身后503铁门上的门镜,光线一暗。

我买了一大包方便面,拎着回老楼。边走边回头,看看有没有人跟着我,敏感得像一个通缉犯。

我要躲的人,是我的前夫。

当初,我们的婚姻几乎被全世界看好。结婚后,他对我无比细心,所有家务他都心甘情愿地做,包括我每天出门要带的东西他都帮我准备好。我就在这样的宠爱之下,享受了半年心满意足的时光。

半年后,我开始意识到,他对我的关爱,有些恐怖的味道。他纠正我在沙发上的坐姿,说这样对脊柱不好;他筛选我的化妆品,说是为了保证安全;他把持着遥控器,替我选台,说是为了保证质量。

他每个月都会查看我的电话详单,发现陌生号码,他就一个个打过去问人家是谁,和我是什么关系,给我打电话都说的什么。

我用了两年的时间才搞明白,我是被他所谓的爱拘禁了。如同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无数根丝线拴着,丝线的另一端在他手中,我的一切行为都要按照他的意图,想自己动一下都不可能。

第四年,我们离婚了。

我以为终于可以逃出窒息,可是,噩梦刚刚开始。

他竟然认为,我离他而去的原因,是他做得还不够。他要用他更细致的关爱,唤回我的心。他还在楼下等我,我躲到父母家,他就跟到父母家。我躲到女友家,他干脆在我单位门口等我。我报警,警察在电话里说,这是私人问题,我们又不能拘留他,去了也是警告警告,没用。

我只能玩消失。我换了手机号码,在单位请了一个月假,出来租房子住。我实在受不了了。

老楼里住的大都是老人,没有能力搬走或者不愿搬走的老人。白天,他们三三两两地在楼下闲坐,木呆呆地一坐一天,像是在挨时光。

天黑,老人们早早就都睡了,老楼声息全无,如同一座死楼。

晚上11点,我靠在床头看书。隐隐约约听到楼道里有声音──脚步声、开门关门的咣当声。在安静的老楼里,这样的声音显得突兀而奇怪。我放下书,仔细听,好像就是对面503的声音,而且声音越来越嘈杂。这么晚,他家在干什么。

我轻轻地走到门前,顺着门镜向外看,嘈杂声突然消失,楼道里一个人都没有,声控灯独自亮着,对面的黑皮铁门,如同一张大嘴,深不可测。我心里一惊,突然意识到,这难道就是很多人提到的楼道鬼声?

我再也不敢看门镜,担心会突然出现一张奇怪的脸,隔着门镜与我对望。

在楼下,老人们依旧木呆呆地坐着。一个老太太半眯着眼睛看我,问:“姑娘,租房子的呀?租的哪间呀?”

“501。”我微笑。

“哦,你是哪儿的人呀?怎么跑这儿租房子?”

我不想没头没脑地倾诉,故意岔开:“阿姨,我对面503住的什么人呀?”

老人们的脑袋都转过来看我,表情奇怪。

老太太说:“503,没人住。在你来之前,5楼已经好多年没人住了。”

我昏昏地睡了一个下午。醒来时,天已擦黑。有点饿,看看方便面,恶心。想起楼下不远的一个小餐馆,前几天去吃了一次,味道还不错。但想到黑漆漆寂静的楼道,我打消了下楼吃饭的念头。

在包里翻翻,找到了小餐馆的订餐卡,老板当时说,可以送餐。

电话通了,一个男人接的,背景音是餐馆里特有的杯盘声。

“现在还能送餐吗?”

“能!你住哪儿呀?”

“就是你们不远的那个老楼,3单元5楼。”

“你有病呀!开这种玩笑有意思吗?”然后是“咔”的一声,电话挂断了。

永利官网入口,莫名其妙。我又打过去,还是那男人的声音。我急急忙忙地解释:“我没开玩笑,我真订餐。”

“你到底住哪?”

“3单元5楼。”

男人在电话里骂了一句,“咔”的一声又被挂了。

我下楼,走进树荫里,坐到老太太的旁边。“阿姨,我住的5楼到底有什么问题?送餐的都不肯来。”

老太太半眯着眼睛看着我,“姑娘,你让中介给骗了,这5楼很久都租不出去了。因为这附近的人都知道,503邪门。”

我汗毛一炸,大白天的也觉出一股凉。“阿姨别吓唬我,我一个人住。”

“就是怕吓到你,才没告诉你。其实呀,真应该告诉你,免得你出事儿。”

我怯怯地问:“出什么事儿?”

“这话说来可长了,七八年前吧,503有人住,老耿头和老伴,儿女都不在身边。这老耿太太把老耿头照顾得可好了,出来进去的可精神了。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出事了,老耿太太半夜拿菜刀把老耿头活活给砍死了,然后自己抹脖子了……”

“为什么呀?”

“谁知道!后来听说,老耿头遇到个小媳妇……要我说不会,都这么大岁数了。不过也说不准,只是这老耿太太可够烈的了……从那以后503就没人住了,租不出去也卖不出去,就空着。两条人命呀!”

原来是间凶宅,那么我租房子时,背后的感觉是真的了。

老太太摇摇大蒲扇接着说:“501和502的人后来也都搬走了,因为半夜老闹,不是出点怪动静就是出点怪影子。最邪的是,这503还吞人!”

吞人?房子会吞人?

“几年前,503楼下403家的二小子出去喝酒,半夜喝多了回来,上楼多上了一层,敲的503。二小子他妈等儿子睡不着,听着上楼的脚步声是儿子就去开门,听见二小子敲503,可把老太太吓坏了,刚要喊儿子,就听503门开了!”

我抱紧双臂,几乎不敢听下去。

“二小子他妈后来说,她听着门开了,一下又关上了,‘啪’的一声可大了。她再喊儿子,没回音,壮着胆子上楼一看,儿子没了。一个大活人就没影儿了。又找警察开锁,进了503一看──啥也没有。二小子就这么没了,到现在也没找到,后来他家也搬走了。哎!养这么大一个儿子,白瞎了。这事这一片全知道。”

我明白餐馆老板为什么骂我了。

我抬头看看,太阳已经压到天边,黑夜将至。我一下跳起,趁着天还没黑,赶快上楼收拾东西。这地方不能住了。

突然手机响了,吓了我一跳。是那个号码,熟悉又可怕的前夫的号码。我换的这个号码,只告诉了几个人,他是怎么得到的?我现在明白什么叫如蛆附骨了。

“我们离了,你明不明白?”我接通电话气急败坏地大吼。

“你干吗要躲着我?”前夫的声音不紧不慢,在我听来如同钝钝的刀,割我的内脏。“我想明白了,以前我照顾你照顾得不好,你回来吧,你把工作辞了,我来养你,你哪也不要去,我照顾你一辈子!”

我近乎绝望。我无处可逃。

正打算挂断电话,突然,我安静下来,想了3秒,对着电话说:“好吧,我和你复婚,你来接我吧。”

“这就对了。你在哪?我这就去接你。”

我告诉他地址,“我现在不在,你11点以后来吧。记住了,是3单元503。”

我坐在501里,静静地等。

11点刚过,楼道里传来脚步声,我从门镜里看到前夫跑上来,喘了口气去敲503的门。

我别过脸,靠在门上。

对面的门开了,又“咣当”一声关了。然后是一片安静,无声无息。楼道里空无一人。

老楼如同一只浑身是眼睛的巨大蜘蛛,蹲踞在黑暗中,不动声色地消化腹内的食物。

窗外,夏夜如丝绸般轻轻流淌,时光从来没有如此柔顺。

我靠在门上,不自觉地挂上笑容,不看镜子我都知道这个笑容有多狰狞。

我在牙齿的缝隙里,挤出有点不像自己的声音:“永别了,前夫。”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半夜别敲邻居门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