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入口 1

墨尔本的奇遇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这件事是我一个从澳大利亚留学回来的朋友告诉我的。在澳大利亚墨尔本读书的时候。他和另一名中国的留学生一起在一家中餐馆打工。一天晚上6点多,他们和往常一样去上7点的班。走过一座桥后。有个当地的老头把他们截住,很客气但也很坚决地要求他们去他家喝茶聊天。他们拗不过,看看时间还早,就跟老头去了他在桥边的家。老头招待他们很客气,有说有笑地大概过了很长时间。我朋友看看表说已经过了上班时间了,得赶紧走。老头不让,说再多坐会儿吧。我朋友想反正是中国老板的店好说话,老头一个人住蛮可怜的。就和同学坐下再陪老爷子喝茶。又过了十多分钟,老头突然看看表。对他们说,我不留你们了,你们可以去上班了。朋友他们觉得很奇怪,但也礼貌地跟老头告辞了。

出门后,老爷子还跟他们微笑挥手告别,等他们走到店附近,看到很多人围在店门口,他们挤进去,然后让他们晕死的事情出现了:店老板一家三口被惨遭灭门,每个人身上都被扎了几十刀,血肉模糊的。后来警察跟他们说,歹徒是来抢劫的,如果当时他们俩在店里,倒在地上的应该还有他们。根据警察算出来的作案时间,就是在老头叫我朋友他们去喝茶,然后叫他们去上班的这一时间段里。后来他们带警察去找那老头.但是过了桥之后发现不光那老头不在,连他住的房子都找不到了。

据说这事还上了当地的报纸,人们都为两名中国留学生大难不死而庆幸,但最终谁也没搞清那位神秘的老头和他的房子是怎么回事。我朋友感慨说,没准那是个好心的灵魂,不忍心看见背井离乡的我们被无辜杀害,才出面相救的吧。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墨尔本的奇遇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永利官网入口 1
加入留学圈 征稿启事

  截至去年,中国留学生在澳大利亚注册入学人数已超13万,是澳大利亚最大的留学生群体。这一数字表明,澳大利亚每4个国际学生中就有1个来自中国。

留学快讯
美国顶尖大学拒收亚洲学生 美国EB-5计划涨价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机构的统计数字则显示,在澳大利亚大学学习的外国留学生中,人数增长最快的3个国家是中国、印度和马来西亚。截至今年5月,中国留学生比去年同期增加16%。

美女吐槽留学美国胖15斤 留澳生58人挤3居室

  澳大利亚的土地上,如今已遍布中国留学生的脚印。从几代中国留学生的讲述里,我们可以窥见中国的发展和中国人的自豪。

  上世纪80年代

海外趣闻
数百”雇佣羊”加州大学除草 留学加州有多危险

  埋头读书,很少和当地人交流

实习生在日闯铁轨被捕 剑桥女生傍甜爹付学费

  “我可能是国内最早一批到澳大利亚留学的人之一了。”吴侃笑着说,他在上世纪80年代末来到澳大利亚学习,之后便定居在了悉尼。

  留学[微博]生钟情“以房养学”

永利官网入口,  198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自费出国留学的暂行规定》,提出“自费出国留学是培养人才的一条渠道,也是贯彻对外开放政策、引进国外智力的一个方面。国家对自费出国留学人员在政治上与公费出国留学人员一视同仁”。

不久前,26岁的小李购买了自己在澳大利亚的第一座房子。尽管还没正式交房,这个年轻人依旧兴奋不已。“买到学区房犹如捡到宝。”他告诉《青年参考》,“这里的房子可是永久资产,买到如同赚到。”

  那时,对于留学生来说,澳大利亚还是一个很陌生的地方。1988年吴侃到悉尼大学时,觉得自己完全进入了一个“无法理解”的世界。

在墨尔本生活了近10年,小李和女朋友一直租房。回想起来,家庭条件不错的他笑言自己只租不买的做法“真的有点儿傻”。

  “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看什么都觉得新鲜,不可思议。”吴侃说,“一开始最不能理解的就是,我住的地方,每天早晨屋外总有乌鸦叫个不停。一开窗,就傻眼了——那场面太壮观了:天上飞的、落在树上的、草地上的,足有上千只乌鸦,长这么大,我没见过这么多乌鸦,毕竟乌鸦在国内不算什么吉利的鸟。在这里,澳大利亚人非常爱护动物,伤害动物,轻者要被处罚款,严重的是要坐牢的。”

“比起在北京,这里的房价低多了。我这套房子大约花了70万澳元(约合人民币330万元),这点钱在北京买不到黄金地段的房子。”他说,“但在澳大利亚就不同了,现在我随便出租一个房间,每周就能收入500澳元左右。如果按照首付30%的比例计算,每周500澳元基本够我还房贷了。”

  从刚刚开放的中国走出来的第一代留学生,面对外面世界给自己的震撼,更多的时候选择的是埋头刻苦学习,不问窗外事。

一些中介也为留学生算了这样一笔账:澳大利亚大学为3年制,住宿费按周结算。如果按最便宜的300澳元/周计算,留学3年的总租金为4.32万澳元(约合人民币21万元);如果想住好点,500澳元/周的3年总租金更是高达7.2万澳元(约合人民币53万元)。这还不算大学毕业后继续读研[微博]的费用。如果提前到澳大利亚投资房产,买一套房子,自己住一间,将剩余的出租出去,那么租金可以成为生活费,或者抵扣房屋每月的贷款,一举两得。

  “那时候就知道一门心思读书,没和老师同学有过多的交流。”吴侃说,“现在想想,可能是因为自己不够自信吧,这和当时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人的心态很类似——艰苦奋斗,想获得世界的认同,却又有那么一丝不自信。”

“做地产中介的朋友告诉我‘以房养学’的事儿,还给我算了一笔账,我觉得挺划算的。用出租房子的钱还房贷,付个首付就能落套房,何乐而不为呢?”25岁的韦恩刚刚在墨尔本大学附近购置了房产,他在电话里告诉《青年参考》。

  安娜是澳洲国立大学语言学教授,她回忆起自己最初接触的中国学生时说:“他们是最认真的,却也是最沉默的。我不知道他们对我的课程有什么想法,因为他们从来不说,只是记录。”

  “学区房”——华人眼中最安全的投资

  彼此的陌生,让交流变得很重要。“刚进学校的时候,我经常遇到人问我是日本人还是韩国人,当听说我是从中国来的时候,他们都很惊讶。”吴侃说,“他们对我们也不了解,我就用当时并不熟练的英语跟他们介绍我的祖国。我在澳洲最早的几个朋友几乎都是通过这个方式认识的。”

5年前,45岁的琳达带着女儿瑞贝卡来到澳大利亚,在墨尔本南隅一所大学附近买了房子。对那时的她来说,这套不到100平方米的三居室不过是她和女儿“在这个陌生城市的落脚处”,最大的功能是“女儿自此不必为上学奔波”。

  上世纪90年代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