姥姥死了三年了,我还会经常想到这件事。当然,我不是想姥姥,而是想小如。

  扎纸刘的手艺在方圆几十里地头仅此~家,别无分号。他做的纸人纸马栩栩如生,让人叹为观止。

–01–

打纸人
陈林峰、赵轩、孙兴三个人躲在图书馆楼侧的角落中,死死地盯着路口。图书馆前的小路上阴风阵阵,不时卷起树上的残叶,气氛有些诡异。
赵轩低声问:陈林峰,是这里吗?
陈林峰眼中闪过一丝火气,说道:就是这里。你们不是也看到了吗,那个家伙冒用我的QQ骗我女朋友来这里见面,我倒要看看谁胆子这么大!
孙兴则有些害怕:陈林峰,这条路不太平,咱们还是走吧!
陈林峰鄙夷地看了孙兴一眼,接着又回头盯向路口,发现一个人影正缓缓地朝这边走来。陈林峰立马压低声音说:来了!
陈林峰有些奇怪,总感觉人影在黑暗中不像是在走路,而是在飘。只不过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等到那个身影来到他们近前,陈林峰飞起一脚将黑影踹翻在地,随后对身后的两个人大声说:给我打!
黑影被放倒在地,三个人将他按在地上群殴了起来。可陈林峰感觉到打在黑影身上的感觉不对,像是打到棉花上了一般。他停下来手,喊道:等一下,这手感不对啊!
三个人收住手,随着陈林峰掏出手机,用微弱的灯光照向地下的黑影,顿时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地上分明是一个用纸扎的人。鲜艳的颜料简易地勾勒出来了纸人的五官,它鲜红的眼睛正直勾勾地盯着三个人。一股冷气直冲三个人的后背。
就在三个人还没有从惊悚的一幕中回过神时,纸人的双眼流出殷红的血泪,随后猛地坐了起来。
陈林峰等三人顿时惊叫着躲开。
三个人看着慢慢漂浮起来的纸人,总算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见鬼了!
纸人慢慢地悬浮在空中,然后看着众人,恶狠狠地说:死!
陈林峰等三人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将一个鬼给打了。来不及想更多,三个人惊叫一声,转身就跑。
可是人哪有鬼跑得快,陈林峰边跑边回头,发现纸人悬浮在空中朝他们扑了过来。它纸扎的手上长出了青黑色的指甲,脸上简易的五官也有了狰狞的模样。
这时,更令三个人绝望的事情发生了:路口就在不远处,三个人却怎么也跑不过去。
突变
陈林峰顿时反应过来,他们这是遇到了鬼打墙。这个纸人不想让他们离开,它要杀掉他们。正在陈林峰绝望之时,身后跑得最慢的孙兴一把被纸人抓住了。随着孙兴发出一声惨叫,纸人一把抓起他的脖子将其提在了空中。纸人狰狞的脸上不断地涌出鲜血,尖声地道:挡我上路,死!
孙兴被纸人掐着脖子,因为缺氧浑身开始抽搐起来。陈林峰和赵轩停下脚步,见孙兴即将被纸人掐死,赵轩惊恐地问道:陈林峰,我们该怎么办?
陈林峰看了一眼跑不出去的路口,大喝了一声:反正我们也出不去,早晚都得死在它的手里,跟它拼了!随后,他掏出打火机就扑了上去。
陈林峰心中存有一丝侥幸,觉得它既然是一个纸人,那火八成可以克制住它。
随着陈林峰扑到纸人身旁,打火机点燃后火焰触到纸人的身体,纸人的一角顿时开始剧烈地燃烧。接着,燃烧范围越来越大,纸人开始发出凄惨的叫声。
纸人将孙兴放了下来,开始在空中翻滚。火势越来越大,等到火烧到头部时,纸人怨毒地看着陈林峰,尖声道:我不会放过你们的!随即,它便化为一片灰烬。
孙兴躺在地上大口地吸着空气。
在简单休息后,三个人想快些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就在这时,孙兴突然惊恐地叫道:我站不起来了!陈林峰和赵轩愣了一下,上前去扶孙兴。可是还没等陈林峰和赵轩动手,孙兴身下突然飘起了一口棺材。随着棺材慢慢地升起,孙兴便被困在了棺中。孙兴惊恐地大喊大叫,而棺材却在这时盖上棺盖,缓缓地飘向小路远处,随后钻进尽头的墙中消失不见了。
陈林峰和赵轩看着这口莫名而来的棺材将孙兴带走,冷汗打湿了两个人的衣服。他们再也顾不得孙兴的死活,惊叫着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接到姥姥的死讯,我极度悲伤。舅舅多,场面必然宏大。我混在办丧的人群中,没有人注意我。磕头、烧纸、吃饭,这就是我一天要做的事。

  最近几年,扎纸刘的腰包一天比一天鼓。这并不是因为死的人多了,而是因为一股攀比之风。

我是一只新鬼,因为一场大病死的,倒也没什么痛苦,死的时候有个声音告诉我这是我的命。

第二天,拉来一车东西,纸牛、纸轿子、纸冰箱、纸彩电当这些东西整齐地陈列在姥姥的灵柩前时,一对纸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据说这对纸人是金童玉女,尤其那个玉女,长相极为标致,高矮胖瘦和真人不差一二。她略微低头,面若桃花,长长的头发随之垂下,手半掩着嘴,好像害羞的样子,极其妩媚。我挪到左边坐,她就默默地看着我。我承认确实是被她迷住了,暗叹是哪位能工巧匠把她塑造得如此栩栩如生!我一直坐在她身旁,哈哈!家人都说我孝顺,鬼知道我在想什么。

  以前谁家死了人,条件好的才会找到扎纸刘做些纸人纸马什么的,一年到头凭手艺挣的钱还不够他一个人花销。

我晃晃悠悠从身体里飘出来的时候,爸爸妈妈在我身旁大哭,好伤心,我也想哭,却流不出眼泪,对哦,我已经是鬼了。我用手去擦爸爸妈妈的眼泪,他们疑惑的看向我,当然什么也看不到,然后继续大哭,我就托着下巴看着他们哭了三天三夜。

停尸三日,要出殡了。自然,那些纸制品要随着姥姥一同化为乌有,这么个美人儿烧了实在可惜。起灵了,哭声喊声混杂在一起,人群骚动起来。乱了,这个时候更不会有人注意我。我抱着那个纸人,走到我的面包车前,打开后门放了进去。

  而如今,谁家要是死了人,不单是纸人纸马烧了就了事。你得跟上潮流,现在活人不都用手机和电脑吗,死人也得赶个时髦,你得烧个手机、烧台电脑给他;现在有钱人不是要住别墅吗,普通人活着住不起,死了做个别墅烧了到阴间住着风光风光;光有房不成,你还得有车不是,再给烧辆纸车,奔驰宝马还不由着你选?

后面他们请风水先生给我找了一处新家,那风水先生是我的一个小学同学,根本就不懂什么风水,没想到竟跑去骗我爸妈。幸好他给我找的新家还不错,不然我可要找他的麻烦,哼!

灵车起步了,没有人注意到我做的一切,我也不用担心,因为我的车贴了膜。

  手机电脑什么的也就罢了,纸房纸车的不是小件,那扎纸刘的腰包能不鼓吗?

–02–

永利官网入口,一切都结束了,节哀顺变吧

  不过扎纸刘并不满足于现状。这不,他又有了生财之道,你问是什么啊,那可不是什么光彩事儿。

新家的确还不错,又宽敞又阴凉,我喜欢待在阴凉的地方。爸妈可能觉得我会孤单给我烧了三个纸人,这样就有人陪我玩啦。

我回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把她放在床头。我默默地看着她,她在对我笑,我能感觉到。当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姥姥找我索要丫环。我醒了,不理她。月光下,美人对我含情脉脉,我才舍不得烧。

  直说了吧,现在他想了个新方儿,给人扎小姐。你说你扎小姐就扎小姐吧,他也不是第一个,问题是他别出心裁地为顾客推出了定制业务。

我给他们取名甲乙丙,他们来的时候还带了麻将,嗯,终于可以过过麻将瘾了,我搓了搓手。

手机响了,是短信。奇怪,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新浪邮箱提醒您收到一封重要邮件,请查阅。打开电脑,原来是一则广告邮件:帅哥美女请进,先看照片再聊天。正欲删除,屏幕上出现了不可思议的画面,是一位女孩的照片。我点击放大,哦!回头看看身后的纸美人,不会吧?竟如此相像!我输入手机号,赶紧登录。她叫小如,我想和她打招呼,却不知如何开口,踌躇之间,对方倒先开了口:你来了?等你好久了。你发错了吧?

  定制业务是什么啊!唉!这可是个缺德事。

打麻将他们哪里是我的对手,不到一天他们差不多把钱都输给了我。

没有呀,在和你聊呀,我就在你身后呀!我不敢回头,良久

  扎纸刘在自家店堂里贴上了广告,广告上说,只要你提供照片,他就按照片上的模样给你扎纸人。

纸人甲说不来了不然没钱吃饭了。

说话呀,虚伪的家伙!

  扎纸刘的手艺没得说,有人拿着明星照啊什么的给他扎,扎出来的纸人还真像那么一回事儿。

我好奇问他吃什么?

  但是后来,有些人拿来的居然是大活人的照片,扎纸刘明明知道,还是照扎不误。

吃纸钱啊,他说着拿出一张冥币啃起来,边吃还边说,数额越大的越大的越好吃。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