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入口 1

梦虎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人生在世,谁都免不了做噩梦。但是,一连三天做一模一样的噩梦,这就有点不同寻常了。这种倒霉事,让老王摊上了。

老王四十来岁,是个普通的机关公务员。一个礼拜五的下午,他按时下班回家,吃过晚饭,喝了一杯自己泡的药酒,看了会儿电视,10点多钟就睡下了。刚睡着不久,他就开始做噩梦。他梦见自己在正午的街道上走,阳光灿烂。车水马龙。忽然,随着“哇呜”一声震天动地的呼啸,一只斑斓猛虎从临街的二层楼上一跃而下,轻盈落地后就势打了个滚,随即立起身,定睛一瞧,用那双浑浊的黄眼球锁定了老王,再长啸一声,就一蹿一蹿追扑上来。人群立时炸开锅,四下逃窜。

老王那个怕呀!心想:满大街的人,你干吗专冲来呀?他哆哆嗦嗦拔腿刚要逃,老虎已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金黄色的弧线,将他扑倒在地,两爪左右一用力扒开了他的胸腹,张开血盆大口就咬……

老王惨叫一声,惊醒过来。梦中的情景历历在目,他鼻腔里甚至充满了虎口里喷出的腥臭气息……实在太恐怖了!

他的睡意全被吓没了,睁着眼挨到天亮。起床后,他心神不宁地去街上逛,似乎在寻找什么。这时,路边一个摆摊算命的白胡子老头儿叫住了他:“这位先生,我见你印堂发黑,失魂落魄,肯定是遭遇什么灾殃了吧?”

所谓病急乱投医,老王便来到摊位前,将自己做的噩梦一五一十告诉了对方,看有没有什么破解的办法。

“你这是小鬼缠身啊!那鬼化:身为猛虎,要取你性命。”算命先生非常笃定地说。

他向老王索取了200元钱。提起毛笔,在一张宣纸上龙飞凤舞画了个符,让老王回家后,把这张符贴床头上,包管那鬼不敢再近身。

老王依计而行,岂料当晚。刚睡着不久,他又做起了相同的噩梦,被恶虎扑倒,扒开了胸腹,张嘴要咬……

看来封建迷信鬼画符是靠不住了,还得依靠科学。星期天,老王来到医院精神科,找心理医师治疗。医师是个中年男子,他让老王在躺椅上躺下后,与他聊天,找寻他连续做相同噩梦的蛛丝马迹。

医师说:“你既然从小到大都没与老虎接触过,那你仔细回忆一下,你小时候,被猫吓着过吗?比如抓伤、咬伤什么的。”“没有!我特讨厌猫,连老虎都讨厌,逛动物园从来不逛虎山。”老王说。

医师继续循循善诱:“女人常被称作母老虎,你受过女人虐待吗?小时候母亲对你好吗……上学时有没有女同学欺负你?你老婆对你凶吗?”

就这么治疗了半天,可惜没有用,当晚老王再一次做了雷同的噩梦。这次他是真的受不了了,精神快要崩溃。早晨起来,虽然今天是礼拜一,可他实在没精神去上班,他便给科长打电话,请一天假。科长是个很凶的老头儿,老王挺怕他,但奇怪的是,今天他格外温柔,连声说:“好好好,你尽管休息,不要挂心工作上的事,养好病再来,不着急。等抽出空来,我们就去看你。”

放下手机,老王充满了疑惑:科长怎么了?怎么对我如此体贴?莫非男人更年期脾气会变和善?

接着,他接到老婆的电话。老婆去南方老家探亲,才去不到一礼拜,可她在电话里说,她今天坐飞机回来,最晚明天一早就到家。

“你不是准备在老家待上一个月吗,急急忙忙跑回来干吗?”老王大惑不解。

老婆心事重重地“唉”了声,说了句“回家再说”,就挂断了电话。

连续三天做一模一样的噩梦,科长突如其来的温柔,老婆意外的归来,这些稀奇古怪的事件交织在一起,令老王不安到了极点。

不管怎么样,这个噩梦不能再持续下去了。一宿一宿地从噩梦中被吓醒,就再也睡不着,瞪着眼到天亮,再棒的体格也扛不住这个折腾法。

城西有座齐云山,山上有个般若寺,寺中有位专修药师法门的老法师,已经103岁高龄,是位得道高僧,很有些灵验。老王决定去他那碰碰运气。他打了辆的士,来到了般若寺。在寺后一间僻静的禅房里,他给正在打坐的老法师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头,倾诉了自己的遭遇,请求老法师恩典,免除噩梦的纠缠。

跏趺而坐的老法师掀了掀两道长长的寿眉,淡淡地说:“反正是在梦里,是假的,它要吃你,你就让它吃嘛!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说完即合眼低眉,不再言语。

老王心中一凛,突有所悟。

入夜,躺在家中黑暗的床上,老王一遍遍地告诫自己:如果今晚上再梦见老虎要咬自己,决不害怕,决不躲闪,决不醒来,就让它吃,反正是做梦,反正是假的。

也许是“三折肱为良医”吧,深夜,当那个熟悉的噩梦再次出现时,老王没有害怕,他只是把眼一闭,任由老虎扒开了自己的胸腹,一口咬了下去……

“啊——”胸腹间的剧痛令他号叫着醒来。他一摸胸腹,没有伤口,但剧痛仍在。这剧痛令他胸中火烧火燎,恶心欲吐:腹内翻江倒海,即将决堤。他飞快地跳下床,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卫生间,往马桶上一坐,立即开始上吐下泻,呕吐物、排泄物里竟然夹杂着腥臭的、黑褐色的血丝和肉块。

连吐带泻后,他感到脱胎换骨般地轻松、愉快。他打扫干净卫生,又冲了个澡,这才上床,精疲力竭地呼呼睡去。

这一觉真香,直睡到日上三竿,他是被从南方老家赶回来的老婆推醒的。老婆含着两泡泪,说:“上礼拜你们单位体检了是吧?”

“是啊!怎么了?”

“昨天你们科长给我打电话了,让我回来,说你的肝上有瘤子,恶性的那种。走,咱们去住院,”

老王一听,脸都绿了!他穿了半天,也没穿上衬衣,还得老婆帮忙。

来到市人民医院肿瘤科,人家病床都已经预备好了。老王在老婆陪伴下,先进行例行检查。

下午一上班,突然,肿瘤科的主任领着十几个大夫护士,一窝蜂地闯进病房,把老王团团围住。主任拿着两张片子对照着,惊叹着:“不可能,不可能,见鬼了!怎么才过了五六天,老工你肝上的肿瘤就消失不见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呀!老王你这些天干什么了?你肝上的肿瘤呢?”

刹那间,电光石火般,老王开窍了,他什么都明白了。他说:“我肝上的肿瘤,被老虎吃了。”

再瞧满屋的大夫,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仿佛在围观一个疯子。主任问:“被……哪个老虎吃了?”

“被梦中的老虎吃了,你们爱信不信!”老工得意地答道。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梦虎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盗梦空间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不断地做噩梦。有时梦到自己是一个犹太战俘,在德军的集中营里被毒气破坏全身神经系统而死;有时自己是一个贫民奴隶,被嗜血的贵族买回家尽情虐杀;有时则是古代受到各种残酷刑罚的罪犯,什么腰斩、梳洗之类的她全都试过,这梦一而再再而三地侵袭着她的夜晚,每每都让她在凌晨三点惊醒,浑身是汗,然后再也不敢入睡。

时间一久,她对于睡觉越来越抗拒,去看了精神科,医生只淡淡跟她说了一句压力太大,然后开安眠药给她吃。她以为吃了安眠药会有一觉好眠,谁知道反而造成反效果。以前她总是可以在噩梦中及时醒来,没有面临自己真正的死亡,但是吃了安眠药后,反而醒不过来,导致她在梦里的时间更长,受到再多的剧痛都没办法让她痛醒。所以当她吃了两天安眠药之后,她就把整包药丢进垃圾桶了。

她养成了喝咖啡的习惯,只要能让她不睡,任何方法她都愿意试,但是她每天顶着个黑眼圈去上课,还是引起了其他同学的注意。

“陈湘榆,你还好吧?我看你最近精神都很不好耶!”这天上完一堂新闻学概论后,坐她旁边的同班同学方云修看着她问道。湘榆只是无奈地摇了摇头,低着头茫然地把桌上的书扫进背包里,三合一咖啡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她的睡意,现在她只能靠自己煮黑咖啡才能提神了。

“我没事,别管我。”她收好东西就想走,但一站起来,长时间的睡眠不足让她一阵晕眩,就这样晕倒在方云修怀里,朦胧里,她的意识仍然在抗拒,“不!我不能睡着……”

当她恢复意识时,发现自己在一片大荒原上,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只有黑压压的一片天色,以及令人恐惧到发狂的寂寥旷野。

“不……不要!”湘榆崩溃地蹲下来,双手抱住自己的头,拉扯着头发哭叫道,“为什么又来了?为什么?”

这个梦是她三天前不小心睡着时梦到的,梦中的她一个人在旷野上,而且到处都是数不尽的僵尸群,一看到她就像猎狗闻到猎物一样死命地紧紧跟着她,她只能一直跑,跑到自己体力完全透支,然后在被好几只僵尸撕裂身上的血肉时,因为疼痛而醒过来。

从那天以后她就再也不敢睡觉,因为那梦境实在太真实了!当她冷汗涔涔从梦中惊醒过来时,她的皮肤上还存留着僵尸手爪的粗糙冰冷触感,她的鼻子还嗅得到自己身体被掏出内脏的血腥味。但她真的没想过自己会再回到这个梦境,她以往做过的梦从来没有一次重复过的,为什么这次会……她也无暇再想,因为之前梦境里出现的可怕僵尸又一个个从四面八方出现,蜂拥而来,她边哭边跑,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受这种折磨?

“我要醒过来!我要醒过来!”她疯狂地啃咬着自己的手臂,希望在痛苦中清醒,但是其实她也试过很多次了,由自己本身造成的痛苦,并不会让她醒过来,但是她还是希望能有奇迹出现。

忽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拉住她就跑,她一直跑到了空旷的地方才看清楚拉着她的人的脸,竟然是刚刚在课堂上跟自己说话的方云修!为什么会梦见他?她百思不解这个问题,难道是因为刚才遇见他,跟他说了话,所以梦中就出现他了吗?她真的想不通,在她的梦中从来没有任何希望或奇迹,没有人可以救她,为什么这次不同?

“你没事吧?我们快离开这里!”方云修拉着她的手。说也奇怪,她平常在学校都是独来独往不喜欢跟人打交道,素有“冰山美人”之称,但在梦中她却没有推开他的手,而是任由他牵着自己纤细的手,更从他厚实的掌心中感到了近日以来从没感觉到的温暖。

“你别怕,我一定会保护你的!”他紧紧握住她的手,快速拉着她跑离了包围他们的僵尸群,湘榆竟然感到莫名的感动,是不是患难中特别容易产生感情?会让她对这个平常看也没看一眼的男生有了全新的好感。

她正想说些什么,忽然眼前一片黑暗。

当她再次睁开眼,眼前是一片白色的天花板,她躺在学校保健室的床上。

“陈湘榆,你醒啦?”方云修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露出关心的神色说,“校医说你长期睡眠不足才会昏倒的,你失眠吗?”

在现实生活中,她反而不知道要跟他说些什么,难道跟他说,“你刚刚好英勇,谢谢你救了我。”一向沉默的她只是低头不语。

“好吧!那我先走啦!你自己好好保重身体!”方云修看她不想说话,便不想自讨没趣,礼貌地跟她挥了挥手,拿起自己的书就离开了保健室。

湘榆谢过了校医,心事重重地回到了租屋处,因为不敢睡觉,只好一直坐在电脑前面,跟认识的、不认识的网友天南地北地聊天,看BBS上的文章,玩在线游戏,这些日子以来能让她晚上不睡的活动她几乎全都试过了。

午夜时分,一股浓厚的睡意忽然再度向她侵袭而来,她不支地头靠在电脑屏幕上昏睡过去。

待她一醒来,画面又回到刚才的大草原,但是她却不是孤单一人。方云修正在一旁,焦急地看着她,“刚才你忽然昏过去了,还好你没事!”他把她紧紧抱在怀里,“吓死我了!你千万不能出事!”她红着脸任他抱着,觉得心里好像没那么怕了。

这天晚上,她在方云修的保护下,没有受到僵尸的伤害与追击,第二天、第三天都是这样,慢慢地,虽然她还是会做梦,但是噩梦却已经不再威胁困扰到她的生活了。因为每一场梦里都有他。

她一想起他为了她担心着急,努力保护她的样子就会心动,每天上课时,她都忍不住偷偷看他,虽然她分不清自己爱上的到底是梦中的他,或是现实的他,但是她的心里的确升起了恋爱的暖意。

方云修似乎也察觉了她对他的不同,一个月后,他正式向她告白,而她只是红着脸让他牵了她的手。他们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全系,大家都对方云修抱着羡慕又嫉妒的眼光,不明白以他的普通条件,怎么能追到系花等级的湘榆?有人说,是他的诚意打动了她;有人则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态嘲弄他一定马上就会被甩,却没有人注意到,方云修自信的脸上,常常闪过一丝丝诡异的笑。

这天和湘榆约会完后,他回到了住处,从抽屉深处拿出一个黑色瓶子,拿在手上反复欣赏着。“那个男人没骗我,原来真的有用。”他轻轻吻着瓶身,当初花了一千块买下这瓶奇怪的药水时,抱着半信半疑的态度,原来这瓶东西真的可以让他得到心目中的女神。

那天他只是像平常一样,打完工骑机车回家,在路上看到一个陌生的小摊贩,上面摆卖的东西看起来稀奇古怪,有点像是中世纪欧洲那些黑魔法的道具,好奇心让他停下车来把玩一下摊位上的东西,忽然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鬼魅似的朝他走来,露出一抹诡秘的笑容。

“买下它,你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他手上拿着这个黑色瓶子朝方云修轻晃着。

这个瓶子本身好像具有魔力似的,方云修就像着了魔似的,把口袋里刚领到的薪水全掏了出来,换回了这个莫名其妙的瓶子。他打开瓶子附的说明书,上面写着──噩梦之源,底下还有一小排说明文字,但是关于品牌或是哪里出产的,完全看不出来。

底下的小字如此写着:你相信噩梦可以为你换来爱情吗?只要让你暗恋的人喝上一滴,他就从此噩梦连连,然后你再把瓶内液体当成香水抹在身上接近他,你就可以入梦拯救,梦是人类潜意识的象征,保证一定会爱上你。

看完说明后,他简直嗤之以鼻,如果真的有这么神奇的东西,那世界上还会有什么自杀团的存在吗?不过他转念一想,买了都买了,试试也不吃亏吧!于是他决定拿系花湘榆做实验,反正她平常对自己理都不理,如果真的能让她做做噩梦,也算是小小报复她平常的高傲一下。

于是有一次他趁着湘榆下课时间去厕所时,偷偷在她的水杯里滴了三滴黑色瓶子里面装的无色液体,当他看着她喝下去时,心里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痛快。而湘榆的改变,也是从那时候开始,他看着她一天天憔悴下去,也令他惊疑不已,难道这玩意真的有效?那如果自己再照着说明书上做的去接近她,是不是真的可以让她成功爱上他?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盗梦空间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本报记者 寿亦萍

高劲松躺在床上,不知是第几次从昏迷中醒来。鼻子里被塞着呼吸机,发出水烟袋一样的声音。四下里没人,只有检测仪嘀嘀作响,像是没被拧紧的水龙头。他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身体疼得根本就动不了。只好按下手边的唤铃,等着护士过来。

永利官网入口 1

谁也想不到正值壮年的他会摊上这种怪病。所有的指标都看不出问题,可偏偏整个人就变成这番不人不鬼的,连呼吸都得借助仪器。这几周,各大医院都跑遍了。中医的,西医的,能叫出名的,不能叫出名的,都看全了。可就是没有一个说法。

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常委、杭州种福堂中医院院长孙彩珍坐诊中

所有人都跟着着急上火。妻子更是时不时地擦眼抹泪,念叨着:“老高这一辈子没做过坏事,反倒敬仙拜佛的,最是虔诚。怎还得上这劳什子的怪病!”

中医肿瘤名家孙彩珍:

可只有高劲松一个人知道。这就是命!

用精湛的医术,创造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

永利官网入口,以前欠下的,都该还了。

肝部恶性肿瘤康复18年的外科医生张如成;

甲状腺恶性肿瘤康复21年的服装厂女工吴桂花;

石磊坐在树上,正咬着指甲冥思苦想。他忘了家在哪里,就连父母也一并忘记了,甚至记不得自己是谁。只知道自己最喜欢玩石子游戏,于是,便起了名叫石磊。

乳腺恶性肿瘤康复17年的财务汪慧霞;

不过现在这些都无所谓了,因为他发现了一件更有趣的事:一个十五六的孩子,正跪在树底下,喃喃自语。

胆管恶性肿瘤康复8年的热心企业家裴英良……

石磊倒挂下来,伸长了耳朵。

虽然他们都曾被死神拉住过衣襟,但是他们不认命。在他们与恶性肿瘤斗智斗勇的过程中,除了自身顽强的意识和乐观的心态外,还离不开中西医综合救治的科学手段。尤其是来自杭州种福堂中医院孙彩珍院长的“孙氏”特色疗法,让大家又看到了生命的曙光。大家都说:“没有她,我们不可能重获新生,更不会成为战胜恶性肿瘤的明星,真的非常感谢孙院长!”

“我一定要离开大山!我要穿公服,还要坐公车,要比邮递员骑的那种更大更快。”那孩子的口气有点恶狠狠的。“如果……如果能实现,哪怕是每一项都要减寿十年,我也情愿!”最后的一句是喊出来的。很快,大山们便相互应和着说:“情愿……情愿……”

从小泡在中药堆里长大

石磊听着这回音,忽然有了种感觉——他似乎可以很轻易地实现这些愿望,就像扔块石头那样简单。况且这孩子愿意用寿禄来交换,所以石磊决定帮助他。这种想法让他心里美滋滋的。他翻身下树,蹦跳着尾随上去。

为救父亲与“肿瘤”抗争到底

下山的路崎岖而幽暗,惨白的月亮被几块黑云笼着,从四面八方涌出的风让树变得张牙舞爪起来。但这在石磊看来有意思极了,那感觉和弹石头蛋蛋时差不多,都让他欣喜若狂。

“中医,我从小就喜欢。那时候家里穷,我上小学时用的铅笔本子,都是上山采草药,然后去县里的供销社换来的。像半夏、前胡、金钱草、鱼腥草、覆盆子……这些草药,我7、8岁的时候就都认识了。”谈起自己儿时的经历,孙彩珍院长感慨万千。

“那时候的人,有个小病小痛,不会去什么医院,都是自己采草药解决。拉肚子了,就煎点凤尾草水喝;发烧了,就吃点金钱草、蒲公英;小便热淋了,就吃点车前草;脚上生毒疮了,就吃点紫花地丁。当时我堂兄是当地远近闻名的乡村郎中,有老乡得了颈肩腰腿痛啊,痛风啊,就会找他抓药和扎针灸,我和哥哥经常跟在堂兄屁股后头,观察他搭脉看病,帮他配药,耳濡目染下,对中医学就更向往了。”

床头被调高了一些,这让高劲松感觉好多了。他冲着赶过来的妻子笑了笑,想说句安慰的话,却被呼吸器卡了回去。

而真正让孙彩珍毅然走上中医之路,决心与“恶性肿瘤”斗争一辈子的原因,来自于她父亲的一场大病。1992年年初,孙彩珍的父亲被确诊肝癌晚期。那一年,父亲才58岁,孙彩珍也只有25岁。

妻子仿佛习惯了,叹了口气说:“省省力气吧,别太累。我没事。这是刚从觉知寺求来的,托人开的光,希望能有点用。”说完,便把一串念珠掖进高劲松的枕头下面。然后又自顾自地说起来:“我算看透了。这种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这回要是拜对了佛,我就改吃素。也希望佛主他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别怪我之前不虔诚。”

“当时真的是晴天霹雳,我们全家人都六神无主。去县里的大医院看,查出来说是有黄疸、腹水,是巨块性的肝癌,没法做手术,只能挂些护肝的、护胃的药水,让我父亲回家休养去。其实说白了,就是回家等死了。”
孙彩珍回忆道,当时她和哥哥再三商量,当晚就赶回老家找到在当地已很有名气的堂兄。他一听也慌了,马上过来给父亲看,给我们父亲吃了二帖药,未见转机。

妻子边说边拧了条热毛巾,开始为他擦身子。“说来也怪了,从前家里面数你最信,请了无数的护身符,却还是招惹上了这个。不过人家师傅说了,这是你命里的坎儿。过去了,以后啊,就准保无灾无难、大吉大利的。所以我准备这两天再上庙里一趟,请师傅给你开解开解。你也别上火,只要乐乐呵呵的,那拦路的小鬼就拿咱没辙。”

看着父亲痛得厉害,更难受的是小便拉不出来,腹部越来越大,腹水越来越多,孙彩珍和哥哥决定冒险,自己开方救父。“我哥那时候很会收藏,家里有很多医学古书。于是,我和哥哥一边继续四处打听,一边翻各种经典医书,上海钱伯文教授说:‘中医要治疗肿瘤必须走破瘀活血的道路,然而破瘀活血药物的运用易造成扩散,以至于近代医务工作者都不敢去尝试……但是回过头来还是要走破瘀活血的道路,只有找到了破瘀活血的药物与其他药物的有机结合,既能消除肿块,又不造成扩散,那才是找到了中医根治肿瘤的道路。’据此,我们苦思冥想,绞尽脑汁,最后心一横,敲定了一个方子,决定给父亲吃吃看,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去死。”
孙彩珍告诉记者,当时心里真的没底,就怕父亲喝下后,就去了。

听着妻子的唠叨,高劲松苦笑了下。都是自己做的孽,却不想连累了妻子。每日里,医院单位两处奔波,还得照顾孩子。好不容易有些空闲,却还要为了他这怪病四处请神。一个多月下来,那个原本光彩照人的女子竟被生生揉捏成一个逢庙就拜的老神婆。

然而过了一天,父亲没事。后来,根据父亲的症状,兄妹俩在主方不变的基础上,视情况增减,没力气了加龟板,睡眠不好了,加夜交藤。三个月后,父亲的病情真的好转了。到了这年秋天,中药也不吃了,孙彩珍父亲回到了陈岙村老家。过了一年后做B超,肿块不见了,腹水也没有了,肝里只剩一个钙化斑,抽血验甲胎蛋白指数也正常。

他借着热乎乎的毛巾敷在脸上时,将眼里的泪挤掉。现在只希望这觉知寺的念珠真的有用,而不会像之前的那些护身符一样,没过几天便诡异地开裂或变得粉碎。

就这样,孙彩珍父亲的事迹传遍了乡里乡外。家里变成了诊所,孙彩珍一边帮着哥哥抓药,一边苦读医书,后来拿到了浙江省中医学院(现更名为浙江中医药大学)成教学院毕业文凭和执业中医师证书。她也立志成了一名与“恶性肿瘤”斗争到底的中医。

如果真能迈过这道坎儿,我绝不会再让她受半点罪。高劲松暗暗地发誓。

独创“孙氏疗法”八字方针

这时,西落的余晖从窗户斜照进来,透过妻子那夹杂着银丝的头发,映衬出异样的光彩。这让病房内变得梦幻起来,只能听见妻子为他修剪指甲的声音。她还在说话,但高劲松已听不真切,似乎是在述说他们之前有关指甲的往事。

用特色中医治疗肿瘤近30年

在这婉婉细语中,高劲松睡着了。

二十年磨一剑,矢志不渝专注中医治肿瘤事业。

从家中的小诊所到“999中草药研究所”的筹备,再到1994年到东阳防疫站肿瘤科,2003年成立杭州艾克中医肿瘤门诊部,最后到2018年杭州种福堂中医医院的最终成立。一路走来,孙彩珍从民间医生到中医名家,接诊40万余人次的肿瘤和肝硬化患者,自成一派。她这一手的精湛医术,全是自己一步一个脚印,靠着日常实践硬生生磨练出来的。

石磊这几年过的很开心。尽管没人陪他玩最喜欢玩的石子游戏,但却能遇到了无数新奇有趣的东西,这不会让人觉得无聊。

孙彩珍指出,肿瘤是全身性疾病,中医治疗肿瘤也要综合性考虑。自己经过这近30年的治疗经验,摸索出了一套中医治疗肿瘤的独特疗法,那就是现在“孙氏疗法”的八字方针“解郁、通络、软坚、排毒”。

曾经的孩子,如今已长大。身体变得高壮,嘴唇边的绒毛也变得粗密起来。可石磊却一点变化也没有,不过他倒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仍是蹦跳着围着长大后的孩子玩耍,时不时地咬咬指甲。

她解释说:“肿瘤是癌毒高度集中之处,就像是一座顽固的堡垒,堡垒不能攻破,就谈不上治疗肿瘤。我们发现,多数肿瘤都跟气滞有关。气滞致病,就要解郁。而肿瘤病人体内有癌毒,有瘀血、毒火、痰湿、食积停滞,中医强调以通为贵,所以要通经络、通肠道、通窍。继而用软坚散结、软化肿块的药,降低其恶性程度,把硬块变软、变小。最后通过排毒,慢慢破坏肿瘤的生长环境,把‘老虎’变成‘猫’,达到水滴石穿的治疗目的。”

当然,他也不是一直这么无所事事。

谈起这些年的坐诊经历,孙院长坦言,这么多年来,得肿瘤疾病的人是越来越多了。早些年肝部恶性肿瘤病人较多,现如今是肺部恶性肿瘤病人剧增。孙彩珍说,前几天有位从萧山来的病人,拿着20年前孙彩珍开的治疗肺部恶性肿瘤的方子来看病,说是之前他朋友肺部恶性肿瘤,吃这个方子吃好了。但这个方子给自己吃,效果非常不好。

记不清那是什么时候的事了,反正是个夏天。那孩子变得和以往不一样了,或者说变得疯狂。除了正常的上学和下地干活外,就是没日没夜的看书,连打猪草时嘴里面都念念叨叨的。夜里面躲在灶炉边的角落里,点着跟细蜡,整个人好像恨不得钻进书里。

孙彩珍感慨道:“癌细胞是在不断进化的,这也要求我们的方子要与时俱进。”中医看诊讲究个体化,不能千人一方。同样的病,同样用“解郁、通络、软坚、排毒”的治疗方法,药品的成分要有所增减,不能全部都是一个肺元方。“目前,我在秘方基础上适当调整,总结出的几十个经验方。根据每个人病情的不同,针对性治疗,区别用药,多年经验积累下来,效果很不错。”

看着孩子的变化,石磊觉得有些苦闷,并夹杂着一丝担心。他又禁不住地咬起指甲。忽然,他意识到是时候帮孩子实现第一个愿望了。于是,他从自己喜欢的石子里,挑出来一个颜色最为漂亮的——那石子在阳光下会闪出七彩的光。然后趁孩子睡着了,便轻轻捏住他的鼻子,将石子扔进张开的嘴里。

如今,杭州、宁波、温州、绍兴等全省各地,以及上海、江苏、安徽等外省的不少肿瘤患者,都慕名前来找她看病,大家口口相传,大多是通过朋友介绍找到孙院长看病的,尤其是一些之前病人介绍过来的病友,因为信任,能长期坚持服药,效果都很好。

孩子一下子被惊醒,随后被自己打出的一个彩虹般的嗝惊呆了。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

石磊则躲在柜子后面,笑得满地打滚。

她成了肿瘤康复患者最感谢的人

当记者问孙彩珍院长,什么样的病人最棘手时,她会说:“自己放弃希望,消极治疗的病人”。这样的情况是常常有的,有的肿瘤病人被宣告晚期,病还没治,就已经快要吓死了。“我一直强调,应对肿瘤,心态很重要。这就像打仗,敌人还没有进攻,自己别先乱了阵脚。”

高劲松感觉像是在做梦。因为他听见了自己小时候的笑声。那笑声是如此纯洁,像从山涧下流出的清泉。

孙彩珍说,保持乐观的心态,积极应对,科学治疗,肿瘤的生存年限能不断拉长。即使是被确诊为恶性肿瘤晚期的患者,也有去争取生命的权利,属于你的明天千万不要轻易放弃。

然而这一切都已去而不返了。如今这社会,一个从山沟里走出的孩子能混到今天这地步,别说是那份纯洁,还能有份良知就不错了。高劲松有时也在想,如果自己没进城的话,会是什么样子。或许不那么要强,就不会摊上这病。

谈起这点,孙院长说起了她20多年前第一次坐诊时的经历。当时有个嵊州来的中年男人,说是帮他老婆来问诊的。“我老婆肛门里长了个茶杯大的肿瘤,肛门口很痛,大便也拉不出,医生说是肠部恶性肿瘤晚期了,要做手术,术后需要给肚子上挂个粪袋。我老婆一听,说宁肯死,也不挂,整个人没了精神。没办法,我听说您这里能开药,就想来试试,缓解下我老婆的痛苦。”

但这可能吗?高劲松笑了笑。从母亲得病的那一刻起,他便不再是只会爬在地上画格子的单纯的娃子。他发誓一定要混出个人样,至少看病时可以不用排队,不用被歧视。

孙彩珍告诉记者,当时为了快速缓解病人的症状,她不但开了口服的中药,还针对患病处开了熏、洗的草药。因为药量比较大,男人每次都是挑着扁担取走的,有次不小心还被公交车撞了,打着石膏来背药。为了帮助病人恢复信心,在看病期间,她也经常鼓励患者,既当医生也当家人,两年下来,这位女患者的身体终于好转了。后来,她为了感谢孙院长,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一针一线亲手绣了面锦旗送给孙彩珍。“我记得很清楚,这个锦旗比一般的锦旗要小,但我拿到手里时,感觉情谊还是很深的。”

如今是做到了,他甚至可以独享一个单间病房,但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诸如此类,这近30年来,孙彩珍见到了众多肿瘤晚期患者,在生死线上挣扎的病人,也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生命奇迹。孙彩珍说,她不希望做病患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而是希望努力把这根“稻草”变成病患们牢靠的“生命之绳”。因为对任何肿瘤来说,中医治疗介入的越早越好。千万不要等到病情非常严重甚至已经滴水不进、被大医院拒收了,再来看中医。

耳边的笑声越来越大,高劲松睁开眼,到处是炫彩夺目的光斑。

这些年来,孙彩珍除了看病,还在各地积极宣讲、分享其中医治疗肿瘤的经验体会。她有好几个特殊的微信群,里面的成员都是她的肿瘤病人。他们中,有些是生存15年以上的“抗癌明星”,也有5年以下的“种子选手”。这些病人自发组建了“种福堂癌症康复俱乐部”,并由种福堂医院全权出资,定期举办患者旅游、结对活动,用身边活生生的真实案例,来帮助新伙伴,鼓励大家战胜病魔。

如果你也想加入到肿瘤病人康复俱乐部微信群里来,欢迎拔打本版上方的栏目热线。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