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明,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学习一般,长相一般,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喜欢玩网络游戏,喜欢不切实际地幻想。

网络游戏严重波及网民正常生活

最近,我进驻QQ农场,当起了网络菜农,闲暇时到农场劳作一番,浇浇水,锄锄草,杀杀虫,当然也顺手牵羊偷偷菜,感觉真好,享受到了现实生活中体会不到的乐趣。

当农场偷菜这种网络游戏开始风靡后,吴明也很快沉溺于其中。

东北网齐齐哈尔12月8日讯

QQ农场里,无论是鲜花、蔬菜还是水果,各类花草的造型都设计得惟妙惟肖,色彩鲜艳,从种子到花芽,再到长小叶,长大叶,开花,结果,每一个步骤都让人感受到微妙的变化,让种菜者感受到欣喜,特别是第一次亲手种下的各种作物成熟时,摘取劳动成果时,都让人感受到收获的快乐。但是快乐与烦恼同在,在种菜的同时,得防好友偷窃你的劳动成果。刚开始种菜时,我不知道还会有人偷菜,等有空收菜时,菜地里常常所剩无几。于是我赶紧亡羊补牢,花5000金币买了一只苏格兰犬看着菜地,还给它买了狗粮,没想到第二天,我发现还是有菜被偷了,加上狗粮挺贵的,就没再添置狗粮,于是我的苏格兰犬也就成了摆设,吓吓初次种菜的好友。后来,我也学会了偷菜,每到农场时第一件事就是快速点开好友的菜地,看看有没什么成熟的菜可偷,没得偷就帮忙锄锄草,增加点经验。我发现,偷菜的感觉竟然也很好,看到友人的菜地里瓜果飘香,鲜花盛开,还有一只有狗粮的苏格兰犬在来回转悠,忙戴上黑眼镜,乘它刚转身时忙伸出黑手,哇,摘到了,一阵冒险后的惊喜。当然偷菜毕竟不是什么光明正大的事,偶尔也有失手的时候,一不小心被看菜狗逮个正着,只得留下几十个金币丢盔弃甲落荒而逃,真是又心慌又心疼。

为了偷菜,他甚至老师撒谎请病假;每天晚上回到家,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电脑,登录网站将自己虚拟农场里的菜收了,再去好友们的菜地里扫荡一番,这才能放下心来去做其他事。不过随着游戏等级的日益升高,偷菜游戏也渐渐变得不是那么耐玩,久而久之,吴明就觉着偷菜游戏其实也很没意思。

上班时间“偷菜” 险些丢了“饭碗”

一天天勤劳种菜、收获成果,我渐渐有了积累,等级也一级级上升,到七级时我拓宽了菜地,菜地里菜的品种和颜色也多了,有金黄的玉米、红色的西红柿,紫色的茄子,还种上了七级作物玫瑰和豆子等,可看着友人菜地里那成片的香蕉、杨梅、甘蔗……,还是有望洋兴叹的感觉,心想:什么时候我才能种上各种自己喜欢的作物啊。后来我发现我的级别上升得比别人慢,经过虚心讨教,别人告诉我,要勤劳点,多锄草,及时收成,就可以增加经验,增加金币积累。于是忙请人往我地里使坏,多种些草让我锄。我花心思注意自己种的菜成熟的时间,关注别人的菜什么时候成熟,却发现,好友们对偷菜还真是上心,有早上偷菜的,有晚上偷菜的,甚至还有半夜偷的,真是防不胜防。我不禁暗自好笑,看来,对种菜入迷的人还真不少,我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干脆不防了。现在我只管种自己的菜,偷别人的菜只是顺手牵羊,不再刻意算时间种菜防偷或等别人的菜熟去偷,做个轻松自在的菜农。

这天晚上,他打开电脑刚登录QQ,一个陌生的QQ头像闪了起来,他点开消息提示,竟然是平时不怎么熟悉的班长高继磊。他在QQ上问吴明:吴明,最近怎么不见你收菜偷菜啊,怎么,不玩了?

对于上班一族来说,种菜偷菜只在下班时间进行是不可能的,因为地里的菜不会只在下班时间成熟。为了能在上班时间把菜收了,在私企工作的小李和同事想了很多办法躲着老板上网,但还是被老板逮个正着,老板一怒之下欲要将其辞退。为了保住饭碗,小李不停的检讨,才得以继续上班。

我想,这么多人热衷于种菜偷菜这个小游戏,不仅仅是因为好玩和轻松,更重要的是它一步一个脚印的游戏规则和一次次成功的喜悦吸引了大家,激发游戏者勇往直前。从中也告诉我们一个简单的道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人生的菜地里,没有坚持耕耘的勇气和毅力,就无法获取成功带来的喜悦,那么你的菜地就只有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凉景象。

吴明无精打采地回了消息:无聊呗,又偷不出钱。

小李在齐市一家广告公司工作,前一段时间,因公司玩“开心农场”的员工越来越多,老板明令禁止员工上班时间“种菜”。

片刻后,高继磊又回了信息:我介绍你一款好玩的新式偷菜游戏,是我在网上无意间发现的,超级刺激过瘾,现在游戏还是试玩公测期,你可千万别告诉别人啊!

永利官网入口,小李告诉记者,因为老板平时和大家关系都不错,他以为老板的禁令只是说说而已。“11月23日,我一到公司,马上打开‘开心农场’,谁知道刚玩了一会儿,老板就来了,被他逮个正着。”公司开完晨会后,老板让小李到他办公室去一趟。一进办公室,老板就递过一张工资结算单,让他到会计处结清本月的工资走人。慌了神的小李为了保住饭碗赶忙检讨,并表示以后肯定不在上班时间“偷菜”了。老板则坚称如果不拿出点“颜色”,对其他人就不能够起到警戒作用。小李对老板说只要不辞退,怎么处理都可以。老板犹豫了一下说第二天上午专门开会听听大家的意见。

一听是款新游戏,吴明顿时来了兴趣,忙问道:是什么游戏啊?

第二天开晨会的时候,大家对小李的问题讨论得很激烈。有同事说,小李在公司无论做事还是与同事相处都是不错的,辞退小李有些不近人情。也有同事认为,小李上班时间玩“开心农场”是不对的,公司有明文规定,上班时间禁止上“开心农场”,可以对小李采取惩罚手段,但如果就这样辞退一个人似乎有些过了。最后老板同意了大家的意见,让小李留下来,但还是给了他一张处罚单——罚款200元,并写深刻检查。

高继磊发了一个小声点的表情,片刻后才神神秘秘地回复了消息:是一款有些血腥的升级版偷菜游戏,农场里不再种植什么花草水果蔬菜,也不再养殖动物鱼类,而是从生命树上收割人体器官,然后拿不同的器官拼组成一个完整的人,再作为食物送给藏身在农场地底深处的魔鬼享用。如果送的食物多了,魔鬼就会给你带来好运,但是如果你要求和魔鬼签约,那么嘿嘿

“以后再也不上‘开心农场’了。”为了上“开心农场”,小李的生活规律完全打乱,晚上要想着怎么去别人“地”里“偷菜”,还要提防别人来“偷”自己的“菜”,上班也是心不在焉,老想着网上的那些“宝贝”。“这次的教训挺深刻的,我准备戒了。”小李说。

吴明接着问:签约会怎么样?

昨日,记者联系上了小李所在公司的老板张先生。面对记者,张先生也是大倒苦水:“开始,我觉得员工偶尔玩一下“开心农场”游戏,可以缓解压力,心情好了就能提高效率。不过很快就发现很多员工上班一直挂着“开心农场”,时不时去刷新一下,发现有菜成熟总是先上网收菜再干工作。如果员工们每天只想着“偷菜”、“收菜”,而无法安心工作,工作效率自然降低,势必影响公司效益。

秘密。高继磊只说了两个字,沉默了一会儿后,接着问:怎么样?要不要玩?

女儿的“菜园” 母亲来管理

吴明打了个OK上去,心想,反正只是游戏而已,就当打发时间吧!

“劳动光荣,偷菜可耻”的牌子,在龙沙区某中学初一学生晓笛的“开心农场”页面上赫然而立,不时还有“守护犬”“巡视”主人的菜园。

打开了高继磊给的网址,吴明申请了账号,点击了自己的土地,系统便提示:欢迎来到魔鬼的菜地,系统奖励你五百金币,请去商店里购买种子。

晓笛每周只有一天的上网时间,且时间有限,每到这一时间,她就打开“开心农场”,先种点菜,再到网友的“菜地”里偷点菜。轻车熟路,面色不改。

熟练地点击确定,吴明进入了商店,大概看了一下商店的商品,眼睛、鼻子、嘴巴、耳朵、脸、胳膊、腿、身体、心脏,只有将这些零件凑齐,他才能加工成完整的人。

虽然是学生,但她并不像成人那样痴迷“开心农场”,对14岁的她而言,比起“开心农场”,还有很多网络游戏好玩。农场的田园生活及播种、收获,在孩子的心中诱惑远不及心智成熟的大人们。

五百金币只够买一棵眼睛树,于是吴明买了种子撒到菜地里,浇水之后,随手点击了好友的菜地。这一点却给他吓了一跳,他明明没有加任何人,但是好友列单里却有近50个好友。奇怪的是这些好友没有头像,只有一个大红色的名字整整齐齐地排列着。而且,每一个人的菜地里都没有任何东西可偷,嘿嘿。吴明轻笑了两声,瞬间感觉有了挑战性,便定下了闹铃,凌晨三点,他不信偷不到其他人的东西!

一日,晓笛的母亲无意中向孩子打听“开心农场”怎么玩,她就上网教母亲,最后一本正经地告诉母亲,“没事的时候,帮我种种菜……”

可是,当他听到闹铃蒙蒙眬眬地爬起床时,他发现他的眼睛树几乎被偷光了!而其他好友的菜地不是刚收完就是还未成熟。吴明沮丧地卖掉了他为数不多的眼睛,又买了一棵眼睛树种下,刚准备关电脑,高继磊的头像突然闪了起来。

据晓笛介绍,她的同学80%上网者,都在玩“开心农场”。“现实生活中不能偷东西,但网上偷窃不犯法……”同学们都这样认为。

高继磊:哈哈,偷菜扑空了吧?!

如今,晓笛的母亲由当初偶尔伺弄女儿的“农场”,到如今天天抽出时间精心打理女儿的“农场”,乐此不彼。

吴明:晕,是啊!这些人都不睡觉吗?!你别告诉我你也是来偷东西的,像你这种好学生不应该这样啊!

玩农场游戏 用没零花钱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