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入口 23

老板,开两台机子,十三和十四我把钱轻轻拍在柜台上。
老板看了我一眼,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又止住了,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冲我摆摆手,示意我可以过去了。
角落里的这两台电脑,不知道是因为号码不够吉利,还是网吧老板特意给我留的,这一个星期来,总是空在那里,好像只等着我来。
我来到电脑前面,在启动之前,先把十四号电脑旁边的窗户打开一道缝隙——小双说过,她不喜欢网吧里面的味道,要放一点新鲜的空气进来。
我坐在十三号电脑前,歪头看了看身边空着的座位——小双说过,既然两个号码都不好听,那么她的名字里有个双,她就坐在双号位子上好了,她不在乎要死。
我把两台电脑打开,一台用我的ID,一台用她的ID登录进三角洲的游戏——小双说过,她才懒得记那些密码和登录程序,一切要我都搞定了她才参加战斗
好了,现在一切都搞定了。游戏界面是蓝天白云,高山丛林,河流湖泊,还有隐藏的碉堡岗哨——这是一款射击游戏。进入游戏的人要完成消灭敌人找到重要资料或者解救人质等等艰巨的任务。这是我最喜欢玩的一款游戏——小双说过,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好了。
想到这里,我的眼睛湿润了。为什么小双说过的那么多话我都清楚地记得,可是小双最后一句话说的是什么我却不知道呢!
我用力地点击鼠标的左键,耳机里传来清脆的一声枪响,响彻山谷。
三角洲部队里,并肩站着两个全副武装身着迷彩服的战士,一个是狙击手,端着M82A1,英姿飒爽。另一个手里拎着画着红十字的医药包,寸步不离地站在身后。面对前方未知的危险和狡猾的敌人,他们信心百倍,坚信能圆满地完成任务,共同享受胜利的喜悦。
这就是我和我的小双。
在三角洲这个游戏里,我们是最默契优秀的搭档,如同我们在生活中,是最般配完美的情侣。
我轻轻移动鼠标,视线转向身边的卫生兵,小双的名字出现在那战士的头上。我敲上一行字:准备战斗了,跟着我,别离开!
然而这一回,小双并没有像一星期前那样干脆地回答我:是!长官!她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拎着医药包,茫然地看着我。
已经一星期了,是的,整整一个星期了,我还是不能相信,小双,已经不在我的身边了?
就在一个星期前,我带着小双来到这家我熟悉的网吧,跟老板定了十三和十四这两个在角落的安静的位置。
小双说:我不喜欢网吧里面的味道,要放一点新鲜的空气进来。然后她打开了窗户。
小双说:既然两个号码都不好听,那么我的名字里有个双,我就坐在双号位子上好了,我不在乎要死。然后她坐在了十四号电脑前。
小双说:我才懒得记那些密码和登录程序,一切要你都搞定了我才参加战斗然后我帮她登录进三角洲的游戏。
小双说:你喜欢玩,我就陪你玩好了。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游戏里的战斗
那一天我们玩得真开心啊!我负责狙击,找到一个隐蔽的高地就卧倒隐蔽起来,小双趴在我身边不远的地方。她的眼神好,很快就能发现几百米以外的一个小小的黑蚂蚁似的敌人,然后她就报告给我方位和标尺,我就一枪一个地撂倒他们。万一我不幸中弹,小双就会举着医药包迅速跑过来,不顾危险地扑过来,抢救我的生命。我们配合得十分默契,由于有了小双的帮助,在战队里,我的成绩总是高居榜首。我试图教小双学会做一个狙击手去自己消灭敌人,但是小双笑笑说,她不喜欢杀人,只喜欢救我。
那一天我甚至有点得意忘形,和战队里的另一个不知道在地球什么地方的家伙打赌,说下一次战斗我的成绩一定还是第一,不信我们就打到半夜12点!
小双为难地看着我说:宿舍十一点要关门的
哦。我一边答应着,一边又点进了新的战斗。等我再打一局的!
那我自己先回学校了
也成。我一边换装备一边说,明天晚上还来陪我玩吧,我说这个很好玩的,没骗你的吧
小双也点进了新的游戏,她叫自己的角色依旧拎着医药包站在那里,陪着我。然后,她轻轻地从我身后离开了——战火纷飞,我浑然不觉——她竟然是永远地离开了我。
就在他们学校门口的那条胡同里,小双遇到了持刀抢劫的歹徒。她高喊救命,等马路上的群众和学校的保安闻声赶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倒在血泊中了。歹徒抢走了她的自行车和并没有多少钱的钱包
那一刻,我却在三角洲里用枪击杀着一个又一个虚拟的敌人!没有小双作为医护兵救助我,我的战斗力一下变得很低,生命力变得很弱,我一次又一次地牺牲在敌人的枪口下,但我并不觉得痛苦,因为我只要点一下空格键就可以重新活过可是我的小双呢,那一刻,原本应该由我来保护救助的小双却痛苦地走了,没有任何键可以使她重新活过来。
我知道自己是个混蛋!那一天,我只要清醒地多想一点点,就应该放弃三角洲的虚拟战斗,去送小双回学校。只要有我在她身边,就无论如何不会出现那样的事情!怎么会那样啊,我不相信!不相信!

《特种狙击手2》完全攻略 来源:YXDOWN游戏转载编辑:评论

写在2015年5月27日16:59下班之前:

Hollenbaugh
在不同的位置穿梭开火,独自一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抵挡蜂拥而至的敌军……

Marine Sharpshooter II特种狙击手2

妈妈介绍了李双凤,倒是个好姑娘,希望能有好结果。可心怀希望总以失望告终,所以不敢多想。只能尝试走下去。

永利官网入口 1

游戏难度:MARK SMAN

写在2015年6月22日22:12吃饭到家:

节选自:Relentless Strike: The Secret History of Joint Special
Operations Command,作者:SeanNaylor

原创:月明星稀

晚上也没跟小双好好说话,她明天就得参加驾驶考试。啥事都没做好。

采编、翻译:dieeasy

第一关:

写在2015年6月25日10:29车间值班:

永利官网入口 2

在第一个路口会出现三个敌人,小心谨慎点,敌人反应很快,半蹲在草丛中,
M40A1
狙击枪狙击他们。顺着定位仪指引的方向前进,前面有两个敌人,一个比较明显,一个在草丛中,还是不难发现的。往前,一个帐篷,有两个敌人,消灭掉。在帐篷后小溪的岩岸上有一个敌人的狙击手,躲在树丛中,怎么也发现不了。一直打冷枪,试了十几次,没办法,只有跑。按
F1
,让同伴原地等,自己从树丛中一直往前冲到小溪里的一棵大树下,似乎敌人的狙击手就在这棵树上,找不到。没办法,顺着小溪往前继续冲,按
F1 ,让同伴跟随我,跑到弯角一个石头后面,按 C
键蹲下,前面转弯两个敌人出现,灭掉。终于跑出敌人狙击手的射击范围。在前面河岸上有三、四个敌人的游动哨,快刀斩乱麻,灭了。继续往里走,又出现两个敌人,敲掉。发现这里是个死路,只有瀑布和高耸的河岸,同伴率先跑到山谷边,说发现了什么
CIEE ,似乎是什么有用的东西,用 F 键捡起来。

回家见着了小双,她样子变化不大,比初中成熟干练了点。因为学车,最近晒黑了。我们一起吃饭,我有点紧张,后来好些。聊天还是有点不温不火,我应该多抽点时间放在上面。

(接上文:以寡敌众 —— 在费卢杰的三角洲与陆战队

又要从刚刚跑进来的山谷出去,慢慢的蹲着从河床往外移动,到路口站立迅速往左边跑,狙击手又射击了,别回头,跑到前面路口的大树后,用
M
键补血,又中枪了。然后慢慢的向前移动,防止狙击手从后面打冷枪。一会儿,前方出现七八个敌人,要准点,子弹不多了。之后就到目的地了。

写在2015年7月21日12:03午饭之前:

看见手雷滚到了遮阳篷下后,已经受伤的 Boivin 跳下楼梯,撞到了 Zembiec
和他的无线电操作员。而在手雷爆炸前,Hollenbaugh
刚好有足够的时间蹲在楼梯间的墙壁后面避免炸伤。他注意到这次的手雷和前两次的手雷大概都是从同一个位置扔过来的。随后他从自己防弹衣上的弹药包中拿出一枚手榴弹,一边向屋顶那边走去一边拉开了插销。“大概走了四分之三的路程我就松开了手榴弹的握片,数一、二、三,然后把手雷扔下去来炸那个家伙。”他回忆道,“之后就再也见不到手雷扔过来了,不过你也不知道。”之后他快速在屋顶上兜了一圈,从一个射击孔到另一个孔,用M4朝他看到的目标和疑似敌军出没的位置打了很多枪。之后他回去检查
Boivin 的状况,而后者正坐在楼梯口,用手扶着头,“Larry,你还好吧?”
Hollenbaugh 喊道。“是的,Don,我没事。” Boivin
轻声回答,但他的脸色很苍白。原来之前包扎好的绷带已经松动,导致他大量失血。Hollenbaugh
用新的Kerlix绷带盖住了伤口,这次他更加小心谨慎,将绷带绑得紧紧的,以至于
Boivin 担心它可能会压伤自己的头骨。

往前,慢点,左侧山崖上有两个家伙,干掉。同伴似乎完成任务了,不走了。只好自己往前,转过一个山口,发现一个狙击手蹲在右侧的树丛中,灭了。往前,慢慢的,碰到几个敌人,狙击枪子弹不多了,只好用手枪了。躲在树丛中,对发现的敌人用手枪灭,到路口,又有一顶帐篷,敌人挺多的,有六、七人,没办法,先用狙击枪灭了三个,敌人跑了上来,改用手枪,总算全部干掉。营地有医药包,狙击枪子弹,靠近点,用
F
键捡起来。过小溪,右侧峡谷有一个索桥。往前走了一下,出现七、八个敌人巡逻队,打了三次,过不了,只好躲过他们。往山上去,坡上三个敌人,索桥一边各两个,灭了,到桥的另一边,地上有奇怪的脚印。

还沉浸在周末的余欢,为我抵除部分上班的不快。周日他们几个在我这做饭、打麻将,很热闹。中午是娜娜做的饭,晚上是琪琪做的饭。中午是肖恩洗的碗,晚上是阿翔洗的碗。

永利官网入口 3

从路口往前走,来到一条小溪边,前面有两个敌人, M40A1
狙击枪杀了一个,另一个躲到树丛后,慢慢的猫腰靠近他,用匕首杀了。往前面走,碰到同伴,就是第二关没一起走的那个,汇合一起往前。走会儿,会发现一个营地,营地边的左侧山路上还有一个游动哨。营地有七,八个敌人,其中两个在篝火边,最好让同伴在另一边狙击游动哨,先按
F1 ,调出同伴的控制台,按 F2 支撑呆在原地,在按 F3
发现目标开火。我则先杀两个在篝火边的,然后射杀从营地里冲出来的家伙,有点难度。适时使用快速存盘
F6
键,营地有子弹,医药包,补充后上左边山坡,在坡顶左边树丛里有两个,在山路上有一个游动哨,往前山路有三个,过一百多米又有三个,小心都灭了。转弯路口,有一个拿着望远镜的,灭掉。左边山坡上有一顶帐篷,还有一个,悄悄的靠近用匕首杀了,补充装备。下山谷,山谷里会先后出现五个敌人,没问题。要过小桥,注意桥头还有一个。转过路口,在海边还有两个。

也有了勇气和小双通话,就是话费有点伤。

Boivin 下到二楼的一个露天庭院,跟陆战队员们一起继续作战。Hollenbaugh
则一个人待在屋顶上战斗,他从一个位置转移到另一个位置,在每个位置只停留一小会儿,打上几枪或者扔一枚手榴弹——而他总共带了16枚:12枚是普通的破片手雷,另外4枚则是温压手雷——从本质上说,这相当于一款手动投掷版本的“AT4温压弹”,其需要在密闭空间中才能取得最佳的杀伤效果。随着叛乱分子进入旁边房屋,Hollenbaugh
将他的温压手雷扔进了敌方的窗户中。“有一对儿”命中了目标,他说道。这位经验丰富的特战人员不停地躲避着手雷、火箭弹和子弹,他需要想尽一切办法拖住叛军。当一辆悍马到来撤离伤员时,藏在南边一栋建筑里的叛乱份子从上层窗户中使用一挺隐蔽好的机枪朝医疗兵射击。由于在自己位置的南侧墙壁旁无法看到敌方的机枪,Hollenbaugh
通过敌军枪管喷出的可见烟气来判断出机枪手的位置。然后他按照自己计算出的角度朝胡同的墙壁上射击,让跳弹飞进敌方的窗户里。那挺机枪最后安静了下来。Hollenbaugh
把他的注意力转向了东北方向的一栋叛乱份子占据的房屋。“我将子弹‘送’入那个屋子中。”他说,“通过地板和墙壁让子弹反弹进去。”

从海边往前涉水前进,在左侧的山边有一个拿着望远镜的,灭掉。往前,后面会有一艘巡逻皮筏艇,直接狙击。继续往海边的浅滩前进,会先后碰到四、五个敌人,转上山路,先碰到一个,一会儿又有两个。走过小山坡,右边有一条小溪,前面是海边,有三个家伙,没问题。转过海边,有两个营地,没发现一个人。尽量补充弹药,走到海边的栈桥,突然有人叫,转头,坏了中伏击了,快跑,顺着定位仪指示的方向跑,边跑边补充医药包,幸好刚刚捡拾了几个医药包。终于冲出包围圈。

写在2015年7月27日07:38上班之前:

一个小时后,Hollenbaugh
只剩下最后一个弹匣和最后一具AT4温压弹发射器。他的耳朵在周围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嗡嗡作响;他的喉咙和鼻腔中充满了火药烟雾、RPG促进剂和C4炸药的味道;他的靴子沾着同事的血迹在尘土飞扬的屋顶上穿行。对面的机枪再次开火。他拿起自己最后的AT4火箭筒,就在此时
Zembiec
出现在屋顶。“嘿,Don,是时候离开了。”陆战队上尉说到。“让我把这一发射出去。”三角洲队员回应道,扛起AT4。Zembiec
就跪在 Hollenbaugh
的后方,距离之近以至于进入了火箭筒的后焰区。Hollenbaugh
为了不伤及他,又往前移动了一点,然后发射。火箭弹飞入了机枪据点的窗口边缘并爆炸。“机枪被打哑火了。”
Hollenbaugh 后来说。他满足地跟着 Zembiec
走下楼梯。这时他才意识到其他人早已撤出。只有他一个人扮演了一整支步兵队的角色阻止了叛乱分子攻占南楼。“我从没去想自己是独自一人在战斗。”后来他在接受费耶特维尔观察报(The
Fayetteville Observer)采访时说到。“我很高兴当时有人统计了一下人数。”

跑到一处树林里,遇到同伴在那里等。举目远望,不远处山坡上立着一个敌人,有一堆篝火,还有三人在左右,其中一个躲着。下山坡,有个帐篷,有两个家伙,还有弹药、医药包,再往前走,上山坡会遇到两个,灭了。往前,在一处山坡的大树下草丛中埋伏着一个狙击手,拐过山口,有两个在树后,两个在坠落的飞机边和草丛中。飞机上有医药包。顺着山谷往前走了会儿,同伴说前面树上好像有什么。在左前方
100
米处树下边有一个岗哨,先灭了。慢慢往前,走了几步,从右面的一棵树上响起了枪声,赶紧卧倒,往枪声处射击。杀了狙击手,往前走百多米,发现两个营地。同伴大叫,跑,不过我还是就地卧倒,打。左边营地有七、八个敌人,右边有三、四个,还好相距
100
多米,先灭了左边,再对付右边。然后往右边移动,树下有一个狙击手,营地左后边的山坡上还有一个狙击手。清除敌人后,搜索营地。这次战斗损失了几个医药包,同伴几乎毙命,受了重伤。赶快收集医药包补血。同伴必须按控制键调出
” hold fire”
,才会向敌人开枪。之后,往左边山坡走,在一个山道靠左边的大树下,狙击了一个岗哨。发现地上有绊雷的线,雷在大树下,退后
30 米。用枪引爆地雷。过关。

这两天没跟小双说话,今天得补一补。她也很少主动找我说话,只有过一次。

一名陆战队员,19岁的一等兵 Aaron Austin
在战斗中阵亡。鉴于三角洲特战队员的英勇表现,Hollenbaugh 和 Briggs
都获得了杰出服役十字勋章,Boivin 获得了银星勋章。

走一会儿,发现前面山坡上立着一个哨兵,在山道上还有两个,拐过,山坡下还有三人,往前搜索,用狙击枪的目镜仔细点看,
100
多米处还有一个岗哨。林中又潮又湿,蚊蝇乱飞,同伴抱怨说:我讨厌这鬼地方。把敌人一个个消灭,继续往前慢慢搜寻,别急,快反倒容易被杀。一会儿,又冒出三个,一个从右侧草丛中钻出,前面营地一个拿着望远镜,一个拿着
RPG
,消灭了,又冒出三,四个,后面海边还闯出一个。在崎岖林间穿行了一段,发现前面
100 多米林间有一个岗哨,再往前, 300
多米远的林间小道走来一个游动哨。慢些,在那家伙后面树丛中还躲着一个,左侧山坡上又冒出来,要及时存盘。又冒出四、五个,右边营地有两个,往左边林间小道前进,在小溪边的营地还会冒出两个,灭了。往上坡处走,会发现有绊线雷,处理了。上山坡。

写在2015年8月4日16:25盐城图书馆:

【Donald R. Hollenbaugh】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从右边山路走,一个拿望远镜的家伙,灭了后又先后闯出四人,一个个灭了。别靠太近,真正像个狙击手,在远处用目镜搜索后灭了。右边的林间小道上、草丛中会突然冒出一些敌人,小心灭了。往右边河谷跑,一个狙击手一直打冷枪,找不到他的具体位置,只好跑或匍匐前进。转过山谷,终于逃离狙击手的射击范围,前面七八十米远的地方会有一个岗哨,往左边转过山谷,发现
100
多米处山包上站着一个,边上又冒出两个,有个营地。慢慢从右边往营地靠近,在远处用目镜搜索,发现右边
300
多米处树丛边有个狙击手,一枪爆头。营地里钻出一个,营地后的草丛中还埋伏着一个,都灭了。往山谷林间小道前进,转过山口。——最后,直升机降落,我们的人来了,救人,过关。完成了第一个任务,杀敌
172 人,射击 373 次,命中 268 次,爆头 138 发。

偌大的自习室座无虚席。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Distinguished Service Cross

第二关:深入虎穴

中午和小双在味府吃的饭。相较而言,她是比我能说的。她的父亲肠道梗塞,还在医院。

【Lawrence Theodore Boivin】 AWARDS BY DATE OF ACTION: Silver Star

出现在一个城镇的路口,左右有两岗楼,前面还有几个敌人,用 M40A3
狙击枪。有点难度,敌人到处是,还不能误伤平民。注意街角,屋顶,大街头的路障还有机枪,有的还有
RPG
,慢慢前进。敌人很多的时候最好跑,打不过。在路障里一般有弹药和医药包,及时补充。好不容易过关。

写在2015年8月8日17:03回南京火车上:

==========================================================================

最好顺着定位仪指示的方向慢慢的前进,为了不被发现,匍匐前进,镇子的路口有一个岗楼,两个机枪掩体,一个个的歼灭敌人。往左边山坡上移动,消灭俩个,往镇子的大街前进,会跑出几个,要谨慎从事,到一个地点,当地人会跑了,左边有毁坏车辆设的路障,往前,路障左边路口有两个机枪掩体,小心灭了。路障后不时会出现敌人,到路口,发现左边屋顶上有两个敌人。转过路口,进入左边的一间房子里,从地道下去,转角有两个,进入正屋,先后出现四个,一个个狙杀,最后出现动画片段,
Abdi
说不怕死,杀了他,从梯子进入城堡里,先后杀了四人,从城堡的梯子上下来,转过梯子进入城堡里的走廊,转了出来。顺着指示走,要过路障。快到路障处车子会开走,前面丁字路口左边的屋顶、右边的屋顶及街角均有敌人,到路口往左边拐,敌人不断出现,要谨慎小心,前进到路口转过右边街道,街角不时会有敌人出现,往右继续前进,前面开阔地左右各有一个机枪掩体,一个岗楼,灭了,出镇子,直升机降落,过关。此次任务杀敌
114 人,射击 232 次,击中 160 次, 95 次爆头。

天空乌云密布。

相关阅读:

Chris Martin 的 《Modern American Snipers: From The Legend to The
Reaper—on the Battlefield with Special Operations
Snipers》对这次战斗有更为详细的记述,以下贴出中译版的片段

永利官网入口 4

永利官网入口 5

永利官网入口 6

永利官网入口 7

永利官网入口 8

永利官网入口 9

虽然此书的翻译错误令人发指(比如把手榴弹翻译成“火箭弹”,一些战斗细节也完全翻译错了),但这一段的描述的确更加详尽地展现了三角洲特种部队和海军陆战队官兵面对数量占绝对优势敌军的英勇战斗,不论是三角洲军医
Dan Briggs 为了救治伤员奋不顾身地冒着敌军火力穿梭,还是破门手 Boivin
在头部受伤严重失血的情况下依然英勇战斗,亦或是海军陆战队员们负伤作战、让队友先接受救治等等,都令人印象深刻。

而其中表现最为出色的无疑是三角洲特种部队的 Don
Hollenbaugh,作为火线上唯一的
Operator【三角洲的Operator专指通过了完整OTC行动人员课程的战士,一般在军刀中队服役,担任攻击手或者狙击手,负责主要的军事作战行动,之前的三名A中队狙击手也是Operator,不过他们转移到远处的狙击位置负责火力支援了;而
Briggs属于三角洲的技术支援中队,不属于Operator,当然即使是支援中队,也要接受严酷的特种作战训练,只不过更侧重专业技术】,
Hollenbaugh
体现了一名特种部队老兵所能爆发的强大战斗能力。他独自一个人穿梭在不同的射击位置开火,给敌军造成了多名防御者的错觉;利用跳弹射击无法直接瞄准的敌人;使用轻武器、手榴弹、火箭筒等手边的一切武器向敌人还击,自己一个人承担起了掩护其他人撤离的任务,有效阻滞了敌军的同时还能让自己全身而退,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迹。(他因此能获得优秀服役十字勋章,这是仅次于荣誉勋章的陆军重量级嘉奖)

永利官网入口 10右数第二位即为
Don Hollenbaugh

==========================================================================

因为本次行动而获得勋章的除了文中提到的三位三角洲队员外,还有参战的陆战队员们:唯一阵亡人员
Aaron Austin 被追授银星勋章,Perez Gomez 和Thomas Adametz
同样获得银星勋章,还有不少官兵获得了铜星勋章。

永利官网入口 11

Douglas Zembiec

Douglas Zembiec 一战成名,被称为“the Lion of
Fallujah”,最终以少校军衔退役。之后加入CIA
SAD部门,于2007年在行动中牺牲,并被追授银星勋章。

永利官网入口 12

Lawrence Boivin

Lawrence Boivin
服役24年后从三角洲部队退役。于2012年不幸死于车祸,就在被撞的一刹那之前,他将身边的妻子推到了安全地带。

永利官网入口 13

永利官网入口 ,Donald Hollenbaugh

Donald Hollenbaugh 服役20年后,于2005年退役。

永利官网入口 14

Daniel Briggs

Daniel Briggs
在后来的行动中左臂被炸伤,留下了永久的疤痕。值得一提的是退役后的 Briggs
最近受曾经的战友 Tyler Grey 之邀,参与了美剧《Seal
Team》的拍摄。他的INS账号:

永利官网入口 15

Grey和《Seal Team》导演之一 Melanie Mayron

永利官网入口 16

永利官网入口 17

《ST》演员A.J. Buckley,Briggs和另一名退役三角洲Dave Nielsen

永利官网入口 18

永利官网入口 19

永利官网入口 20

永利官网入口 21

永利官网入口 22

《Seal Team》S01E03

永利官网入口 23

《Seal Team》S01E12

第三关:

摔断的半颗牙齿默默吸引着我的注意,打发车行的时间。我在回忆小双。肚子饿,想到南京的朋友在等我的归来心情还不错。

又到了丛林,往前走没几步,不小心遭遇了三个敌人,卧倒,开火,灭了后继续往前走了几十米,发现
150 米开外一个敌人正往右边走过,狙击,才走十几米,发现 100
米外一个拿着望远镜,杀后,又跑出一个。往前,看到一片开阔地有一个营地,动画片段。往前到右边的坡地,前面
300
米出现两个人头,陆续又出现几个,不要贸然前进,在远处一个个杀了,右边树丛中还不时钻出来,要十分注意。等没动静了,才慢慢的前进。到了地点,发现一处地道被盖住了,转到开阔地的营房,来了一班同伙。

我和小双都是心思大于语言的一族,也善于观察人心。今天她的举动我知道有戏。她的馄饨吃不完,让我帮她吃完。她说这话时我抬头看了她,耳根、脖子都红了。另外我去厕所也主动帮我拿包。我的感觉不会骗我。

Find The
Package再次来到地道口,同伙已经打开地道口,下去。来到了海边。右边会出现两三个敌人,必须先灭了。对岸会出现几个,慢慢用狙击枪的目镜搜索。等没什么动静才泅渡过对岸,刚到就发现左前方山谷立着一个了望哨。灭了,慢慢往前,在前面的乱石和林地中间有两个哨兵,灭了后继续往前,又有两个哨兵在前面的几块大石头中间,往前的山凹和草丛中会陆续出现两三个,都灭了,小心翼翼的往前匍匐前进,定位仪指示失去了方向,说明此处极其危险,赶快找一处容易隐蔽而视野好的地方,果然不出所料,很快陆续的从不同方向出现了十几个敌人,要及时存盘。都灭了后搜索一下,可以找到弹药和医药包。然后往左边山道前进,会发现地上有奇怪的脚印,就是前几关发现的那种黑脚印。顺着脚印往左边方向前进,没有什么绊线雷就对了,同伴会说他觉得是条路。敌人不断出现,要十分小心谨慎,不过也要仔细搜索,有一些弹药和医药包补充。在一处上坡,有两个端着RPG的家伙,灭了,前面就是营地,小心,匍匐在营地外坡顶左边的树丛下,对着营地的匪徒一个一个爆头。没个房间搜索过去,会有许多收获的。突然外面跑来几个匪徒,小心灭了,往下走。

多日不写字,字写得难看,也无心写好了讨好自己。

已经黑夜,按N键打开夜视镜,树林黑暗中有一个匪徒在巡逻,悄悄的匍匐到他身边,用刀子割了。另外两个听到动静跑过来,只好用枪了。走出树林,到了一处山谷,左边是山崖,右边是树林,前进50米左边山崖的草丛中有个狙击手打冷枪,在山谷间前进,还有敌人的狙击手,发现不了,最好是匍匐前进比较安全。中间的空地偶尔还有地雷。前进约300米,右边靠树林处出现两个游动哨,灭了。边上有弹药和医药包补充。往山崖这边移动,拐上山坡,刚刚上山坡,就遭遇三个匪徒,到了坡顶,要移动到靠树林的右边,匍匐地上,慢慢往前移动,左边大石头和树丛后有一个匪徒和弹药医药包,前面50米左右有两个匪徒,继续往前,100米处草丛中一个狙击手,往前200米突然闯入三个匪徒,左右包抄,好不容易灭了。继续往前,发现一个营地,远远的用狙击枪杀了三个。进入营地左边,有篝火,匪徒大约六、七个,别靠太近,远远的用狙击枪杀了,补充弹药医药包,进入帐篷救布隆迪总统。

写在2015年8月10日07:24准备起床:

救出总统刚走,背后枪响,迅速转身毙了。往前发现一处有医药包和弹药,刚刚接近,敌人蜂拥而来,迅速卧倒,一边射击一边注意补血。十几个,消灭了继续走,转过一个山坡,同伴大叫敌人来了,找右边坡地的树丛卧倒射击,要快,及时补血。十几个,灭了后走到山崖的大石头上,补充弹药和医药包,等同伴和总统说完话就下石头边的绳梯,到了山谷。不时有迫击炮弹落在山谷中,小心谨慎,靠右边树林走较安全,发现补充弹药和医药包的地方一定别错过。转过左边的山谷,敌人冲出一大批,灭了。才走200米左右又有十几个匪徒,走一阵子到树林里又有十几个匪徒,这次别恋战,跑,同伴会跟随的。到目的地,直升机降落前来接应,好不容易救了总统,直升机上的军官说杀了他。此次任务杀敌
172 人,射击 339 次,击中 245 次, 160 次爆头。

外面下着雨,不大也不停,据说台风影响。伞的下落不明。

第四关:进入山地,前方200米处山坡有巡逻的匪徒,先后四个。到了山坡,发现后面是个营房,有一辆吉普车,又走来一个家伙。到营房补充后发现左边山沟里一个匪徒脑袋晃动,前方坡地也有一个。在往前,300米处树下一个,前方山岗上一个望远镜的家伙,刚灭了,右边山坡上一个家伙朝我开枪,左边山坡上又跑出一个。一枪一个,刚上山坡,前方200米处又跑出一个,左边山坡上又跑出一个。爆头。前面有一辆吉普车,在600米开外有一个岗楼,下有一个巡逻。视野很好,关系不大。前进300处一个山包上,远处500米外一山岗上有三个,敲掉两个,一个跑了。继续往前,过了岗楼,那跑了的家伙冒出来了。在往前,100米处一个匪徒脑袋晃动,灭了。到了那里,是个营地,岗楼,先后有三个匪徒出现。在100外还有一个营地,三个匪徒,个个爆头。定位仪显示失去目标,找,发现在湖边的山坡处走来一个匪徒,跟过去。杀了,继续往那走,可以看到匪徒的导弹阵地在湖对岸的山崖上。湖边山脚的大石头后有两个家伙,刚灭了,又从远处出现一个,前方阵地上有一个。等会儿,又冒出一个。定位仪有了方位,前方300米处一个阵地、岗楼,全灭了。拐上山坡的山道,往山顶慢慢走,山顶会出现一个狙击手,前方会跑出两个家伙,要小心。到了山顶,匪徒的导弹阵地就在眼前,按5键调出卫星定位仪,指示空军部队发射导弹摧毁匪徒的阵地。过了导弹阵地,前方山凹里的荆棘丛后有一个狙击手,干掉。进入山谷,一个营地,营房,岗楼,小心一个一个狙杀了。子弹不多,瞄准点。灭了匪徒,进入山洞。

昨天上午,我们打羽毛球。中午,悠然请吃饭。下午,在薛总店里打牌。晚上,在我这做饭吃饭。

山洞七拐八弯的,敌人很多,许多还配搭夜视镜,要小心对付,注意打开夜视镜,拐弯和转弯处通常有敌人,心细些就可以很快的过关了。

也是昨天,爸妈去见了小双的爸妈。说是过去玩玩,难免会有拘谨吧。

第五关:ALL THING MUST END
出了地道,左边林间小道走来两个匪徒,灭了。转下山坡,刚等了会儿,前方山坡400米处又走来一个,右边有两个岗楼,右侧山崖下有两个巡逻的,都灭了。继续往前,到铁丝围墙附近,右边远处还有两个岗楼,刚转上了一个山坡,前方100米处有一个狙击手,两个RPG。走了百把米,可以看到山脚下的停机坪和直升机,往左边山坡处慢慢的爬过去,看到一座木屋,来到跟前,突然从屋子和后面跑出四个,灭了后进屋搜索,弹药和医药包。转过屋子,停机坪和直升机就在山脚下200米处,走到靠近停机坪和直升机最近的树丛下,匪徒会出现在停机坪和直升机附近,背后也会出现几个,还有RPG,小心对付。然后往左边的山坡前进,快靠近正前方的小木屋,冲出三、四个,还有一个狙击手在山坡下小木屋的木箱后,都收拾了。到前方小木屋,里面有子弹和医药包,山下岗楼有一个。全消灭了,用5键调出卫星定位仪,对准营地前方一个木屋的导弹发生器,引导空军发射导弹摧毁匪徒的营地。突然同伴叫道“匪徒出现在机场”,躲到木箱后,用4键的M82A1狙击枪消灭了匪徒。此次任务杀敌
154人,射击 285 次,击中231 次, 188次爆头。

写在2015年8月12日08:47刚到办公室:

昨晚后来没跟小双说话,我想想怎么续上。

写在2015年8月17日20:41夜班第一天:

小双已经连续四天没有回复我的消息,刚刚的电话也是无人接听。其中的不确定性也就大大增加了。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事难成,尽管我并不希望。

昨天琪琪建议我七夕送花,我订了99朵玫瑰。我是不擅长用这种方式表达感情的。又怕送出以后事与愿违。仔细推究我与小双的感情,也非特别强烈。只是觉得她是不错的姑娘,也会是不错的伴侣。

写在2015年8月24日08:39新的一周:

周一总是伴着痛苦和无奈。

小双说最近有私事要忙,我说等她忙完。然而这段感情我已不抱希望。妈妈又介绍一个给我,可我累了。

办公室的绿萝可能受了肥害之故,叶子都拉耷,不少叶子黄了。根须也都断了。不知它是否能熬过这劫。以前每片叶子都绿意盎然,昂首挺胸,是我衰颓时的动力。如今我只能默默祝福。

昨天我们几个打球,晚上做饭吃饭,出去散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光阴很好。

写在2015年8月25日08:27到达公司:

小双没有消息。

写在2015年8月26日08:46体检完成:

这次体检竟然没有晕血,有进步。

昨天搬服务器下架竟然撞破了头,最近不能参加运动。好的消息是昨晚小双主动联系了我。

写在2015年8月28日08:45到达公司:

小双9月3日要来南京,听到这消息,心里还是欢喜的。我得想想怎么把这几天过得更有意义。这两天跟她聊天,她几乎能及时回复,也是一个好现象。

写在2015年9月6日06:51假期结束:

这个假期除去打了三次羽毛球,其余的线索是围绕小双展开的。小双来南京看我。

第一天,接她过来吃了顿饭,看了场电影。她想吃鸭血粉丝,我就在附近找了家。

第二天,她姐叫我去吃饭。我拎了两瓶酒,水果和儿童玩具,她姐、姐夫心里是高兴的,虽然没有说出来。她姐开了个彩票店,女儿五岁,小名叫瑶瑶。晚上带小双到湖南路逛了一圈,天空下起了雨,我们合伞走路。再晚些,当我们走在玄武湖公园的林荫道时,我特想牵起她的手,我想她不会拒绝,可我没有勇气。

第三天,我去车站给她送行,带了谭木匠的梳子给她。她是在葛塘上车,我费了不少力才赶上。

写在2015年9月6日14:17午后:

时光闲静。上午有段时间瞌睡,但未影响心情。喝牛奶还是会拉肚子,也无关紧要。

我在回忆小小的幸福。小双邀请我去她姐那吃饭时脸颊上泛起的红色。临行我跑长路送别的时候,她的脸上也有同样颜色,她是又怒又喜。在她姐那吃饭,她替我挡酒。电瓶车载着她穿过大街小巷、微风细雨。

写在2015年9月8日08:29到达公司:

小双不怎么用QQ,
和她聊天的时候等待的时间居多。昨天下午看了她的几篇日志,文采是有,只是说话隐晦得很。

写在2015年9月8日20:05晚饭过后:

小双陪同事看电影了,碟中谍5今天首映。我也想看的,没找到人。

第一次做可乐鸡翅,竟然糊了,我忍苦吃完。很多事的结果和愿望不能符合。自己也倾向悲观,事情爱往坏处想。

写在2015年9月9日08:55新的一天:

小双还是放心不下,我每发一条消息,剩下的只是等待。我已经习惯了等待。她很少会主动联络我。

写在2015年9月9日23:52客厅乘凉:

小双那头仍然没有起色,不清楚她的想法。我妈前天把小双和她妈的对话复述给我,模仿得惟妙惟肖。

写在2015年9月14日08:53新的周一:

无所谓新旧,日子都是一样地过。

小双周末两天又没联系我,我们的聊天也总是干巴巴的,月月已经劝我换人了。我的心情总写在脸上,无法掩饰,锦飞一早就问我这两天心情不好吧?

回忆周末。周六本想去爬山的,没人一起,于是逛了三家书店。其中有家叫做二楼南书房,是小双上次提的,说是24小时营业。可是没遇到喜欢的书。而且空间狭小,跟陌生人共处一室很不自然。

写在2015年9月17日13:46午饭之后:

小双昨晚说话了,说是和学车的朋友一起请教练吃饭。她和朋友出去吃饭挺多的。我应该大度点,前几天看到一句:爱一个人,也给她自由。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