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入口 3

在网上我最常去的论坛,就是天涯了。

永利官网入口 1

被吓跑的初夜女

永利官网入口 2

“啊!”方灵珊大吃一惊,连忙用手在屏幕上划来划去,想要把聊天窗口关掉。

“嗯?”程诺低头一看,拿起手机问方灵珊:“你怎么给加了?”

“谁加了,我是按错了!”

“按错了?这么巧?”

“许你听错了就不许我按错了吗?”方灵珊怒气冲冲地说道。

“好好好,许!”程诺笑嘻嘻地说道,拿起手机一看不禁一笑,咧嘴说道:“这人有意思,居然发的还是闪照!”

“闪照?”

“你看,现在是没点开的状态,只是一堆马赛克吧?这就是闪照。”

“我还以为是网络不好。”

“不是网不好,只是不让人随便看到。更坑人的是点开之后只允许看几秒钟,然后就销毁了!”说着,拿起方灵珊的手机,打开拍照功能对着自己手机屏幕,左手拇指按向第一张照片,右手用方灵珊的手机“咔嚓”一拍,又打开第二张如法炮制。就这样,闪照便被程诺以这种方式保存下来了。看了看拍下的照片,程诺嘴角一撇道:“切,还以为是裸照,真不会做生意,最起码要引起买家的兴趣啊!”

“你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方灵珊一听这话恨不得拍他两巴掌。说完趴在程诺的手边看着自己手机中那两张照片,随口说道:“长得也还行……”然后心里又补充了一句:还好,不如自己好看。

程诺当然不知道方灵珊心里所想,将她的手机又放回沙发上说:“百密必有一疏,拍照保存,腾讯也拦不住啊!虽然质量差一些。”

方灵珊拍了一下程诺的大腿说:“拍照多麻烦啊,而且你也说了质量差一些,那你打开照片时截个屏不就行了?”

“截屏?”程诺一脸无奈地说道:“腾讯虽然有一疏但是人家有百密啊!我之前试过,不管是截屏还是录屏,出来的都是黑屏。”

方灵珊满脸怀疑地说道:“我不确定你有没有被人骗过,但是我确定你绝对骗过不少人!”

“反正没骗你!我骗的都是骗子,比如现在这个人。”程诺完全不在意她吐槽,在聊天窗口中打着字:“这种事情不保险,先不说所谓的初夜值不值这个价,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也不能确定,毕竟现在仙人跳的事情太多,不能随便买啊!”

方灵珊鄙视道:“骗子你还跟她聊天?”

“聊着玩嘛,跟骗子逗闷子聊两句也挺好玩的。再说你都帮我加了,礼貌性地回复几句喽!”

“你就是闲的难受!”

“没错!”程诺觍着脸说道,然后起身回卧室拿出自己的电脑放在沙发上,打开之后在网上搜索对方的QQ号码,开始翻看搜索出来的网页记录。

“你这里还有WIFI?”方灵珊轻车熟路地跳上了电脑键盘,看了看屏幕上的网页说道:“话说你搜什么呐?”

“看看这个号码骗了多少人了呗!”

还没等程诺多说,对方的信息回复了过来:“那你为什么同意加好友?”

程诺扭头看了一眼旁边一直伸着脖子望着的方灵珊,不怀好意地说道:“请问你为什么要加一个卖初夜的骗子呢?”

“哼!”方灵珊一扭头,哼了一声也不说话。

程诺原本也只是逗她而已,又在聊天窗口上回道:“只是想看看这个行业的现状,另外如果是真的,我也不介意考虑一下。”

“原来你真有这样的打算!”

听到方灵珊有些怪异的口气,程诺笑了笑说道:“没这打算啊,就是想让她多说点,因为我发现,她很可能不是骗子!”

“你怎么知道?”

程诺没有接话,此时正在看着对方新发过来的一条消息:“行业……我不是做那个行业的,只是因为一些事情急需用钱,不想影响个人征信,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如果你有兴趣多说,我想问一下,你是裸贷门的受害者?还是其他类似的高利贷?”

“不是裸贷,只是背着家人上了一个培训班,跟百度教育贷款借了两万块钱,但是培训班的效果并不理想,没办法让我找到好工作,欠下的钱却不能不还。我不能让我家人知道,就只能用这个办法了。”

“你就不怕被人拍视频发到网上去吗?而且你以为上了床之后就仅仅做一次就完事了吗?”

“不会吧,事先不是应该商量好的吗,再说我注意一些应该就没事吧。而且我想好了,随机找一个酒店,在大堂用微信转账之后再开房……”

“你没脑子吗?不知道有各种偷拍的摄像头吗?随意一个手提包里也能放的那种!”

“你为什么要这么激动?”

“我不激动,只是想起以前的一个朋友,跟你一样没脑子!”

“你朋友?也是像我这样卖……卖那个吗?”

方灵珊看着两人聊天,不禁抬头问程诺道:“你真的有这样一个朋友?”

程诺没有回话,而是回复对方道:“具体的不能跟你说,如果你朋友认识她就坏了,七度空间理论还是很可怕的。”

对方还没有回复,此时方灵珊已经忍不住了,气急败坏地说道:“什么叫七度空间理论,那是六度空间!”

“嗯?我记错了?”程诺顺手搜了一下“六度空间”,这才明白自己确实是记错了,赶紧在QQ上又补充了一句:“抱歉说错了,应该是六度空间,多了一度!”回复完之后又低头问方灵珊道:“那七度空间是什么?”

“卫生巾!”

“哦!我说这么耳熟呢!”

“刚才我问的问题你都没回答呢,你怎么知道她不是骗子?还有,你真有一个朋友……被那个了?”

程诺沉默了一会,刻意避开其中一个话题,有些担忧地说道:“其实我也不是百分百确定她是不是真的骗子,只是觉得骗子应该不会准备这些东西才对!”说着他一边翻着几个网页一边给方灵珊讲起自己刚刚所做的事情。

他先是用QQ号作为关键词搜索了一下,找到了百度贴吧中的一个求考研资料的帖子,这里留下的邮箱就是她的QQ邮箱;通过贴吧的名称知道了她所在学校,又从她以前发的帖子的内容里知道了她所在的专业,以及确认了应届毕业生身份;接着又尝试着用百度账号昵称在微博上搜索了一下,找到一个同名的微博账号,通过百度贴吧、QQ空间以及微博里的几张相同的照片,基本确认了这些账号来自于同一个人,接下来便确认了她的名字和其他信息,甚至得到了手机号码。

“程诺……你太可怕了!”方灵珊呆滞了好久,才做出如此评价。

“不是我可怕,是网络可怕,而且她太不知道保护自己的个人信息了!”说完低头看了一下对方回复的信息,嘴里嘀咕了一句:“执迷不悟!”然后便手指翻飞,开始在QQ窗口中打字。

方灵珊伸过头去看了一下,只见对方回复的是:“就算拍到视频也没什么事情吧,反正网上的人也不认识我!还有,你那个朋友到底怎么了,能说说吗?”

“你觉得这样做没问题?虽然我知道现在谈恋爱对初夜不那么看重了,但是你真觉得这样付出值得吗?”

“我也是没办法了,大不了就当是一次噩梦。而且我也有要求,如果对方是那种四五十岁的我也不会考虑,就当约炮好了!”

“虽然我不是四五十岁,但是也帮不上你。首先我不会拿那么多钱买什么初夜,其次我也轻易拿不出那么多钱。另外,如果你执意要这样继续下去,我也只能祝你生意兴隆!”

“你的话不要那么难听好不好,我只是没有办法而已!你不想买就不要理我了,从一开始你就不该同意我加好友!”

程诺见此叹了一口气回复道:“算了,言尽于此,最后给你几句忠告:一、初夜不值这个价,市面的价格很少有五位数的,而且颜值也要比你高出一截;二、上了床之后到底做什么跟你事先说好的没什么关系,真正交付的时候,肯定不止这些,而且因为你本来做的就是违法的事情,法律也未必会站在你这边;三、我那个朋友的结局:被人用偷拍视频胁迫,然后遭四人轮流侮辱,下体重伤,永久失去生育能力;四、别以为网上没人认识你,看看我几分钟内查到的资料你就明白了,王伊莎!”

发出这些文字之后,程诺又将刚刚搜到的那些个人信息一一发了过去,便不再说话。

永利官网入口 ,“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还有我的手机号!”

“网上查到的而已,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别说是拍了视频,哪怕刚刚你我这段聊天记录上去,也会有人去查这些。你以为很安全?拜托,网络是最不安全的!”

“再见!”程诺的一条消息刚发过去不久,对方便简单地回复道。

程诺看完愣了一下,失笑道:“我估计她把我删了!”说着,点开对方的头像看了一下,果然手机QQ中原本应该是“QQ电话”按钮的地方,变成了“加好友”,明显对方已经将他移出了好友列表。

“程诺,你把人家做生意的吓跑了诶!”方灵珊幽幽地说道。

“吓跑就吓跑吧,最好能真的吓住她。这可不是什么好生意,堕落的人能少一个就少一个吧,如果她能放弃这个想法,我也算胜造七级浮屠了!”

“你?我不信,你教人学坏还差不多!”方灵珊不客气地说道,接着又问道:“对了,刚才你说……”

“好困好困,我要睡觉了,你睡不?”程诺打断方灵珊的话说道。

原本想要问出的话被程诺打断,方灵珊也失去了追问的兴趣,干脆的说道:“我也睡会,对了,小萌不在,你给我找个枕头!”

“袜子行不?”

“你敢!”

“那给你手套吧……”

永利官网入口 3

心情不好,就会到里面发个帖子诉诉苦;得意了,就进去炫耀一下。

【1】

文/@喷嚏大魔王   公众号/当归文化dangguiwenhua

每次去天涯,都有很多乐趣,无论多不好的心情,都会以笑声收场。

“华姐,怎么办?我还想哭。”小溪发来一条微信。我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写完删掉,写完又删掉。

我去洗澡了。

也许像我这样经常宅在家里的人最适合去天涯了。

“回去睡觉。”小溪没有再回复。我走到窗边,本该中午最灼热的阳光,此刻天竟然阴了下来。

她突然这么回复我,没有任何征兆,也再没有下文。

有一次,家里的电视坏了,外面又有雾,很无聊。

戳进小溪的朋友圈,还是刚才11:17那条。两张照片各自拍了一张电影票,一张是11:05的《异星觉醒》,另一张是11:35的《摔跤吧!爸爸》。这条朋友圈配了一大段话,反复哈哈哈哭笑自己傻蠢猪头,买错了电影票。还写道,“当然不能再将错就错了……你从来不肯将就的……”。末尾还加一句“(这张买错的票一定要贴在最醒目的位置(一个笑哭的表情))”

我思绪万千,也回了句:

于是我泡了一天的网,先是在自己的博客里发了一通牢骚,东逛西逛之后去了天涯,习惯了。

我以为她会拍一张此刻阴沉的天空,配一句刚看完电影的台词来表达心情。她向来喜欢随手拍,开心不开心的时候,都喜欢拍一拍身边的景。小丫头这回是伤心了。

我也去洗澡了。

到各个经常混迹的板块看了一遍,笑了几次之后,我干起了一件很无聊的事,截屏。

我往前翻着和小溪的聊天记录,摇摇头,叹气道:“一个傻姑娘”。

若是她洗完回来,看见我这么一句话,一定会拉家常地说:

截什么屏呢?每次登录天涯之后,在左下角会有一个人数显示:例如,在线:10933/112295。

十点半,小溪:“华姐,我看电影去了”。我回复:“要不要我陪你去”。小溪回:“哈哈,不用啦。我要是想哭的话,会不好意思的。”

我洗完了呀~

我在每个整点的时候都截一次屏,这样,那一时刻的在线人数就被我记录下来了。

九点半,小溪:“华姐,刚才又丢人啦,哈哈”。跟着又是一张马赛克擦除了对方头像的聊天截屏。截屏上,小溪请对方(暂且称他为X君吧)去看电影,半小时后X君回复:“不了,木有时间”。小溪回复:“哈哈,还以为你又睡过去了”。下一条又是小溪:“今天有安排?最近《摔跤吧!爸爸》很不错哦。”X君回复:“最近到月底都有安排。前天晚上加完班被人拖去看过夜场”。小溪回复:“看这场电影过520啊,哈哈哈”。

还要加上一个波浪号,彰显女生的可爱扮相。这样我们就能接着上一个话题,聊到深夜再互相说晚安。

从晚上九点开始到十二点,我截了四次屏。

看完截屏,我回复:“小溪,人家有女朋友啊”。小溪又回过来一张截屏。X君发的:一个胖子在吃烤肉,下面跟着一句话“就是这个人,我扛不住啊(捂脸表情)”。

但是剧情没有这么发生。

每截一次,我都用photoshop软件把左下角的在线人数单独剪下来,标好时间,打算凑齐四张后拼成一张图。

我狠心回复:“人家这是第几次拒绝你了?”半晌,小溪回了两个大哭表情,“我一定要去看这场电影,现在就去。一个人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三十分钟过去了,我有点心急,男生洗澡只要五分钟,女生洗澡得要半小时呢。

当我刚截完十二点的屏,正在剪切时,发现了一件怪事。

【2】

四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回复,女生洗澡偶尔兴趣大发洗上这么久也是情有可原的吧?

前三张每次都是在线:*****/******的,而十二点截的屏幕图像却是
在线:10034/ -9 /112278。

上周五晚上,小溪发来一条:“今天又丢人了……邀人家周末跑步,人家没搭理(两个捂脸表情)”。我回复:“一直没回复?”小溪回:“是啊(两个大哭表情)”。我回复:“要不,那就算了吧(两个抱抱表情)”。那头沉默了,大半夜发来一张要哭表情。

一个小时过去了,除了10086发给我的流量使用告急短信,手机的消息提示音再没响过,可是我确保手机没欠费也连着wifi的。

我还以为上网太久,眼花了,又放大仔细看了一遍。

上上周二晚上,小溪发来一张微信聊天截屏。“是不是特别丢脸”,紧跟两个捂脸表情。尽管依然马赛克擦掉了左侧对方的头像,我还是能认出来是我不认识的X君。截屏上留着小溪嘻哈着要请X君吃饭的记录,“求大师给我个机会可以吃吃吃”。小溪是不折不扣的吃货小妞,最近朋友圈常常晒在节食和健身。X君回复:“不,要运动要健身。”

快有七十分钟了吧,她怕是洗完了吧?还不回复是因为睡了吗?我是不是要发点什么,这时候说晚安会不会令人觉得很奇怪呀?

确实是 在线:10034/ -9 /112278。

我回复:“那你就邀他一起跑步。”那天晚上,我们聊了很多。也是第一次才知道前一阵子小丫头的落寞原因。

或许是还没洗完在玩水吧,我这么想。刚才一直等回复,还没有去洗澡,这会才觉得身上开始黏糊糊的。夏天的夜晚就是这么难熬,即使坐着不动也会细细密密地出一身汗。

怎么会出现负人数呢!我百思不得其解。

那一阵子,小溪的朋友圈情绪波动很大:一会儿是职场里鸡血满满的姑娘;一会儿化身才情诗人,给这些清风明月花草鸟木写诗;一会儿又是潇洒徒步时的阳光女孩;一会儿又抄写诗词,三毛的“如果有来生”,席慕容的“送别”。这些朋友圈,有些半夜发,第二天早上就被删掉了。

洗完澡回来,应该就能看见回复的消息了吧?

看了一下表,现在是凌晨12点28分,左下角的数字又变正常了,那个负人数消失了。

【3】

永利官网入口 4

看来我截下的那张图真是个历史性的时刻啊。

那天晚上,姑娘跟我讲了很多他们的事情,从他们认识开始讲起。

夏天即使有空调,我最喜欢的还是浴室。

一定要去杂谈区,把这件事发上去!

两年前,他们在一个跑步微信群里面认识,两人是一家大公司的同事,互不认识。有一次,她在群里发起公司跑步活动的报名,X君添加了她微信,告知了真实姓名,没有其他交流。之后朋友圈开始互动,发现竟然毕业于同一所大学,X君比她高一届,彼此有很要好的共同朋友。X君朋友圈经常晒出户外徒步照片,景美,人也挺拔阳光,偶尔也调侃自己单身狗的潇洒自由。小溪常常晒她的跑步,一个运动轨迹,一张汗淋淋做鬼脸的自拍,有时还有跑过的美景,也有美景引发的诗人情怀。彼此在朋友圈互动了很久,用小溪的话来讲是“神交了许久”。后来有一次,她在群里问了一个跑步小伤的问题,X君私信告诉她怎样处理。然后他们就聊了起来,小溪喊他师兄。

冷水从头顶冲下的一刻,烦恼也会被一并带走,然后全身的毛孔收缩,透心凉。

点击进了杂谈区,一个与众不同的帖子引起了我的注意。

去年年初,小溪跟着X君去黄山看了一次雪。其实她前年去过一次,然而正如她发的朋友圈“听说旅行不在乎去哪,而在乎跟谁去”。小溪截了这张朋友圈给我看,依然马赛克擦掉了一两个头像。黑底色的头像,和所有她抹掉的头像吻合。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回来后小溪要感谢这位师兄路上的关照,请他吃饭被谢绝。小溪笑着说以后再出去玩求带。再后来,小溪有事没事找这位师兄聊天,有时候是微信聊天,有时候是公司内部的聊天工具。

男生洗澡是真的快,冲水洗发露冲水沐浴露,再冲水,就要拧干毛巾准备擦身穿衣服了。

别的帖子都是静止的,但这个帖子却像动画一样在闪个不停,非常奇怪。

去年五一,小溪又跟着去了武功山徒步。不过这次是小溪求带不成,临出发从朋友圈得知,然后报名跟了去。从她的朋友圈看起来,户外徒步很开心。朋友圈发了一张俱乐部所有人的合影,我猜她旁边高个子小伙就是X君。小溪背着大登山包,拿着登山杖,笑得很灿烂。

换上干净的T恤只觉得一身清净,可是我心心念念的只有女神的回复。等我坐到书桌前擦干净头发,拿起手机划开锁屏的时候,只见对话框里只有一条消息:

这个帖子的标题是:我好久没来了。

小溪告诉我,有时他们聊得很酣畅,半夜聊到互说晚安;有时,她发过去的话再也没有回复;有时,他告诉她烦恼;有时,她哈哈笑着跟他分享好玩的事。她告诉我,下班前,加班时,她常常会看公司聊天工具X君在线状态。如果在线,她总会找他聊几句,或者发个表情过去。

我去洗澡了。

作者是冷霜風心。

那天晚上,絮絮叨叨,竟然有几百条聊天记录。大多数她在说,我在听。我听出来,一直是她在主动。可是这个姑娘她一直得不到回应,不停地修修补补又重新上战场。只不过这是一个只有她自己的战场。

清清楚楚五个字,也没有撤回的记录。原来刚才是我没有发出去啊,只能怪wifi不给力了,只怕她还在想我怎么不回信息吧?

点进去一看,帖子里只有一行字:从2001年那件事之后,我已经好久没来了,大家都还好吗?

后来,我忍不住打断她的回忆:“姑娘,喜欢一个人没有错,但是一定要给自己一个期限”。

这下只能怪自己没看清了,我小心翼翼地在对话框输入:

我很奇怪,这算是什么帖子?谁会说这样的话?

【4】

我刚洗完澡回来。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