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盛汇商行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滦阳城是清末民初时远近闻名的商埠,城内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商号“德盛汇绸缎庄”,掌柜姓王名集贤,在当地小有名气。店里有一个小伙计叫秦万祥,自幼父母双亡,十五岁那年经人介绍到“德盛汇”当“小半拉子”打杂,柜上人都叫他小祥子。小祥子人虽小,却腿勤,嘴紧,一天到晚跑跑颠颠,样样有条不紊。晚上,王掌柜和账房先生拢账,小祥子用大肚儿茶壶沏了酽茶,斟满两杯分别送到王掌柜和账房先生面前,再给王掌柜装好水烟袋,然后侍立一旁,听候吩咐。王掌柜和账房先生喝了茶吸了烟后,王掌柜便拿过账本像唱曲儿似的报账,账房先生的手指在算盘上蝴蝶儿似的飞舞,那铁梨木算盘珠儿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把小祥子看得眼花缭乱,听得如醉如痴。一来二去,小祥子对打算盘看出了些门道,于是,便拿过一个算盘在一边悄悄地跟着打,王掌柜和账房先生也没把这个小打杂的当回事。后来,王掌柜和账房先生就听出小祥子算盘的响声有了变化,节奏清晰明快。再看那拨算盘珠的手指宛若唱戏的“兰花指”般优美!常言说“行家看门道,力巴看热闹”,王掌柜觉得这个小半拉子的算盘有些功夫了,于是,便想考验小祥子。接下来,王掌柜又报账,账房先生噼里啪啦地打,秦万祥也跟着一起打。王掌柜报完账对账房先生说:“你先别报数目,让小祥子先报。”秦万祥红着脸说:“掌柜,还是让先生先报吧,我是打着玩儿的……”账房先生说:“掌柜让你报,你就报吧。”秦万祥这才把自己算盘上的数目报了,结果与人称“铁算盘”的账房先生算的完全一样!王掌柜大为吃惊!原来这个小打杂的不声不响地把打算盘的功夫练到家了!王掌柜心中暗暗佩服,这个小打杂的如此有心计,看来是块好料,说不定将来大有出息。王掌柜是个爱才之人,一边笑呵呵地品茶,一边拍着秦万祥的肩头说:“小祥子,明天开始,不让你打杂了。白天上柜台,晚上给账房先生贴帮拢账……”

也是该着秦万祥露脸,一个偶然的机会秦万祥揣着王掌柜的帖子到瑞兴永商号结一笔账,瑞兴永大掌柜无意中多付了一百块大洋。秦万祥回到柜上后如数交柜,王掌柜一过数不由得一怔:“这钱数不对呀!”

“多一百块。”秦万祥说,“他们多付了。”

王掌柜立刻睁大了眼睛,把秦万祥盯了好一阵。一百块大洋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小伙计三年白干活白吃饭,三年后的劳金毎年也不过三四十块大洋。这个小伙计见钱不动心,实在是不可思议呀……王掌柜手里哗啦哗啦地摆弄着大洋钱,面带微笑地对秦万祥说:“小祥子,你真的不稀罕钱?”

秦万祥说:“钱,谁不稀罕?可是,人心更值钱呀……”

王掌柜说:“那你为什么不当场退还人家?”

秦万祥说:“我是想,这钱要是您大掌柜亲自去退,那可就不一样了。您大掌柜多大脸面?做生意讲的是信誉,往后德盛汇的名声岂不更高?”

王掌柜一听惊得一愣,道:“好!万祥,你小小年纪,可敬可佩!”

第二天,王掌柜带着秦万祥去瑞兴永商号退还大洋,瑞兴永大掌柜十分感动。一百块大洋事小,德盛汇如此重信誉、恪守商德实在难得!瑞兴永大掌柜高兴万分,便命手下人在聚贤楼酒家设筵招待王掌柜和秦万祥。宴席上,瑞兴永大掌柜特意给秦万祥敬酒,秦万祥站起身拱手道:“大掌柜这样抬举,可要折秦万祥的寿了!”瑞兴永大掌柜微笑道:“小老弟为人可敬,实是我滦阳商界之骄傲。”秦万祥道:“万祥年幼无知,全仗我家大掌柜言传身教,万祥刚刚学徒才没有跌跤……”

秦万祥话说得有板有眼,把王掌柜说得心花怒放。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滦阳城,一时间成了滦阳商界美谈,秦万祥也成了各商号教育年轻伙计的榜样。德盛汇在滦阳城声名鹊起,又加上与瑞兴永这样滦阳数一数二的大商号结缘,王掌柜在滦阳城就没有走不通的路。大小商号都愿意与德盛汇打交道,关里关外的商贾老客也都主动把买卖做到德盛汇门口来,德盛汇的生意空前兴旺起来。

秦万祥做了这样一件露脸的事,给德盛汇商号争了光,王掌柜当然对他另眼看待了。秦万祥不骄不躁,做事愈加谨慎、勤恳,事事都想得很周到,毫无纰漏,成了王掌柜最得力的助手。转眼王掌柜已过了花甲之年,自觉体力不支,料理商号事务有些吃力。有了秦万祥这样底细可靠办事能力强的人,王掌柜经过几番考虑后便决定把掌管商号的事交给他,自己做个甩手东家。这年秦万祥刚刚二十五岁,成了滦阳城里最年轻的大掌柜。秦万祥当了大掌柜后,日夜操劳,不敢有丝毫懈怠,把商号治理得井井有条,生意红红火火,年年赢利可观。

老东家王集贤虽然不再躬亲柜上事务,但他还是经常到柜上走走看看,夜里常和秦掌柜促膝交谈,十分亲近。老东家还经常把秦掌柜请到家里小宴对酌,特别是有了新鲜的山珍海味或好酒时,必请秦掌柜同享。没有秦掌柜相陪,再好的酒菜也吃不岀滋味儿来。家里虽有一个小伙计李顺和使女珠儿,请秦掌柜时却从不用他们动手,总是让夫人和女儿碧云小姐亲自下厨,端菜斟酒,无疑是把秦掌柜当成自家人了。后来,老东家就萌生了将秦万祥招赘为婿的念头。

这天,王掌柜又来到柜上,晚餐也未回家去吃,就在柜上与秦万祥对酌。两个人边饮边谈,十分畅快。不知不觉己至深夜,王掌柜便留在柜上与秦万祥同榻而睡。秦万祥熄了灯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几次起来秉烛寻找,床铺又厚又软,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找到。秦万祥用笤帚在铺上扫了又扫,躺下后却依然不能入睡。几番折腾,把王掌柜搅得睡意全无,也起来点灯仔细寻找,找了多时只在褥子上寻到一根头发丝——啊,原来是这东西作祟!

那一夜秦万祥彻夜未眠,老东家也陪着熬到天亮。

一根头发丝扎得秦万祥不能安睡,老东家王集贤看在眼里,心里就犯掂掇了。一个小打杂出身的人当上大掌柜不过三年,竟娇气到这种程度,就是皇帝老子也未必如此呀!自古道“成由勤俭败由奢”,老东家越想越感到心下不安,半个月后,老东家终于下决心把秦万祥的行李给“顺”过来了(旧社会商家将店员横放在床铺上的行李给“顺”过来即表示解雇)!

打发走了秦万祥,王集贤又连东带掌地撑起商号事务。王掌柜开了一辈子商号,见过不少大世面,可这次一接手却连连受挫,做了不少亏本买卖,连续三年出了很大的亏空。任凭他费尽心机,仍无法扭转局面。德盛汇每况愈下,眼看己濒临倒闭。王掌柜长吁短叹,一筹莫展。

这天晚上,王掌柜独自愁眉不展地坐在房中,女儿碧云走了进来。王掌柜望着女儿,心中愈感伤悲,可惜自己只有这么个女儿,如果是个堂堂的男儿也该干一番事业了,何必忧愁德盛汇的前程?碧云在老爹爹面前默立许久,王掌柜轻叹一声说:“碧云,不在你的房中休息,到这儿来有什么事吗?”

碧云轻声回答说:“爹爹,女儿见您老人家终日愁眉苦脸,心下十分不安,可叹孩儿是个女流之辈,不能为爹爹分忧,对于生意上的事更不敢在老爹爹面前妄言……不过,女儿却想起一个人来,若将他请回来,德盛汇或可起死回生……”

王掌柜一脸惊愕道:“你是说……秦万祥?”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王掌柜击掌道:“对呀!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唉,现在想起来,当初把秦万祥打发走就是一个大错误啊!如今德盛汇已到了生死关头,舍此别无他路。”

次日,王掌柜便备上一匹快马日夜兼程直奔秦万祥的老家而去。当时正是青苗在地的夏锄季节,王掌柜来到秦万祥的老家方家庄外,正想打听秦万祥的住处,却见路旁的树荫下立着一把锄头,一个汉子光着膀子躺在地头的乱石堆上四仰八叉睡得正香,一群蚂蚁在身上乱爬,汉子全然不觉,照样鼾声如雷。王掌柜见汉子睡得如此香甜,不好意思打扰,正想走开,那汉子突然一翻身,王掌柜猛然大吃一惊——原来他正是秦万祥!王掌柜惊喜万分,伸出手拍拍秦万祥的肩头喊道:“万祥,万祥!别睡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德盛汇商行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滦阳城在清末民初时就己成为远近闻名的商埠,大街两旁店铺林立,街上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呈现出一片繁荣景象。城内有一家不大不小的商号“德盛汇绸缎庄”,专门经营绸缎布疋,掌柜姓王名集贤,在滦阳商界也算小有名气。商号里有一个小伙计叫秦万祥,自幼父母双亡,经他舅舅托人介绍到“德盛汇”当“小半拉子”打杂,那年他才15岁,柜上人都叫他小祥子。小祥子每天早上起来先是扫院子、烧水,等老掌柜王集贤夫妇俩起了床,小祥子就进屋里把尿盆儿端出来泼掉涮净,放在僻静处。然后自已洗脸洗手,再给王掌柜沏茶装烟。白天给柜上跑腿儿干零活,哪里忙哪里去。
  小祥子人虽小,却很有心计,腿勤,嘴紧,十分的谨慎却又非常的机灵。干的多说的少,不该说的不多说一句,该干的活儿不用吩咐,他眼里看得出来。一天到晚跑跑颠颠,忙得脚打后脑勺,样样干得利落有条不紊。
  晚上,王掌柜和账房先生拢账,小祥子把大肚儿茶壶沏了酽茶,斟满两杯分别送到王掌柜和账房先生面前,再给王掌柜装好水烟袋,然后便侍立一旁,听候吩咐。王掌柜和账房先生喝了茶吸了烟后,王掌柜便拿过账本像唱曲儿似地报账:“去了重打呀……”账房先生打算盘的手指在算盘上蝴蝶儿似地飞舞,那铁梨木算盘珠儿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小祥子看得眼花缭乱,听得如醉如痴。一来二去的,小祥子对打算盘看出了些门道,于是,便拿过一个算盘在一边悄悄地跟着打,王掌柜和账房先生也没把这个小打杂的拨拉算盘当回事。
  后来,王掌柜和账房先生就听出小祥子算盘的响声有了变化,节奏清晰而明快,煞是动听。再看看那拨算盘珠的手指宛若唱戏的“兰花指”般优美!常言说“行家看门道,力巴看热闹”,王掌柜觉得这个小半拉子的算盘有些功夫了,于是,便想对小祥子进行考验。接下来,王掌柜又唱曲似地报账,账房先生噼哩啪啦地打,秦万祥也跟着一起打。王掌柜报完账对账房先生说:“你先别报数目,让小祥子先报。”秦万祥红着脸说:“掌柜,还是让先生先报吧,我是打着玩儿的……”账房先生说:“掌柜让你先报,你就报吧。”秦万祥这才把自己算盘上的数目报了,结果与人称“铁算盘”的账房先生算盘上的数字完全一样!王掌柜大为吃惊!原来这个小打杂的不声不响地把打算盘的功夫练到家了!王掌柜心中暗暗佩服,这个小打杂的如此有心计,看来是块好料,说不定将来会有大出息。王掌柜是个爱才之人,便一边笑呵呵地嘬茶,一只手拍着秦万祥的肩头说:“小祥子,明天开始,不让你打杂了。白天上柜台,晚上给账房先生贴帮拢账……”
  也是该着秦万祥露脸,一个偶然的机会,一件小事却对秦万祥后来的命运起了决定性的作用。王掌柜见秦万祥是棵好苗苗,对他就多了几分厚爱和信任,为了培养锻炼他的办事能力,有时让秦万祥到一些有来往的商号联系生意。有一次,秦万祥揣着王掌柜的帖子到瑞兴永商号结一笔账,瑞兴永大掌柜的无意中多付了一百块大洋。秦万祥回到柜上后如数交柜,王掌柜一过数不由得一怔:“这钱数不对呀!”
  “多一百块。”秦万祥说,“他们多付了。”
  王掌柜立刻睁大了眼睛,把秦万祥盯了好一阵。一百块大洋可不是个小数目啊!学生意的三年白干活白吃饭,三年后年的劳金毎年也不过三、四十块大洋。这个小伙计见钱不动心,实在是不可思议呀……王掌柜手里哗啦哗啦地摆弄着大洋钱,面带微笑地对秦万祥说:“小祥子,你真的不稀罕钱?”
  秦万祥说:“钱,谁不稀罕?可是,人心更值钱呀……”
  王掌柜说:“那你为什么不当场退还人家?”
永利官网入口,  秦万祥说:“我是想,这钱要是您大掌柜亲自去退,那可就不一样了。您大掌柜多大脸面?做生意讲的是信誉,往后德盛汇的名声岂不是更高?”
  王掌柜一听惊得一愣,双手击掌道:“好!万祥,你小小年纪如此深谋远虑,可敬可佩!”
  第二天,王掌柜带着秦万祥亲去瑞兴永商号退还大洋,瑞兴永大掌柜十分感动。一百块大洋事小,德盛汇如此重信誉、恪守商德实在可敬可佩!瑞兴永大掌柜高兴万分,便命手下人在聚贤楼酒家设筵招待王掌柜和秦万祥。宴席上,瑞兴永大掌柜特意给秦万祥敬酒,秦万祥站起身拱手道:“大掌柜这样抬举,可要折秦万祥的寿了……”瑞兴永大掌柜微笑道:“小老弟为人可敬,实是我滦阳商界之骄傲,小老弟饮下这一杯吧,祝德盛汇兴旺发达,祝德盛汇与瑞兴永友谊千秋……”秦万祥道:“万祥年幼无知,全仗我家大掌柜言传身教,万祥刚刚学徒才没有跌跤……”
  秦万祥话说得有板有眼,把个王掌柜说得心花怒放,浑身的汗毛孔都舒服得发痒。
  这件事很快传遍了滦阳城,一时间成了滦阳商界美谈,秦万祥也成了各商号教育年轻伙计的榜样。德盛汇在滦阳城名声雀起,又加上与瑞兴永这样滦阳数一数二的大商号结缘,王掌柜在滦阳城就没有走不通的路,没有敲不开的门。大小商号都愿意与德盛汇打交道,关里关外的商贾老客也都主动把买卖做到德盛汇门口来,德盛汇的生意便空前的兴旺起来。
  
  二
  秦万祥做了这样一件露脸的事,给德盛汇商号争了光,王掌柜当然对他另眼看待了。王掌柜的厚爱使秦万祥做事愈加谨慎、勤恳,事事都想得很周到,毫无疵漏,成了王掌柜最得力的助手。不知不觉的王掌柜己过了花甲之年,自觉体力不支,料理商号事务有些吃力。有了秦万祥这样底细可靠办事能力强的人,王掌柜经过几番考虑后便决定把掌管商号的事交给他,自己做个甩手东家。这年秦万祥刚刚25岁,在滦阳城里是最年轻的大掌柜。秦万祥当了大掌柜后,日夜操劳,不敢有稍许懈怠,把商号治理得井井有条,生意红红火火,年年赢利可观,比王掌柜在柜上主事时大有发展,在滦阳城颇为人所瞩目。
  老东家王集贤虽然不再躬亲柜上事务,但他还是经常到柜上走走看看,夜里常和秦掌柜促膝交谈,十分亲近。老东家还时常在柜上住宿,与秦掌柜铺挨铺,枕挨枕,躺在被窝里也时常脸对脸地拉到深夜方休,几日不见便有隔年之感。老东家还经常把秦掌柜请到家里小宴对酌,特别是有了新鲜的山珍海味或好酒时,必请秦掌柜同享。没有秦掌柜相陪,再好的酒菜也吃不岀滋味儿来。家里虽有一个小伙计李顺和使女珠儿,请秦掌柜时却从不用他们动手,总是让夫人和女儿碧云小姐当炉、端菜、斟酒,无疑是把秦掌柜当成自家人了。后来,老东家就萌生了将秦万祥招赘为婿的念头。
  这天,王掌柜又来到柜上,晚餐也未回家去吃,就在柜上与秦万祥对酌。两个人边饮边谈,十分畅快。不知不觉己至深夜,王掌柜便留在柜上与秦万祥同榻而睡。秦万祥熄了灯脱衣裹衾闭上眼睛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总觉得身下有什么东西硌得慌。几次起来秉烛寻找,床铺厚厚的软软的,又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找到。秦万祥用笤帚在铺上扫了又扫,躺下后却依然硌得不能入睡。这么几番折腾,把王掌柜搅得睡意全无。于是又起来点上灯在铺上仔细寻找硌肉之物,寻找了多时只在褥子上寻到一根头发丝——啊,原来是这东西作祟!
  那一夜秦万祥彻夜未眠,老东家也陪着熬到天亮。
  一根头发丝硌得秦万祥不能安睡,老东家王集贤看在眼里,心里就犯掂掇了。一个小打杂出身的人当上大掌柜不过三年,竟娇气到这种程度,就是皇帝老子也未必如此呀!自古道“成由勤俭败由奢”,皇帝骄奢腐败必失江山,一个商号掌柜娇奢必定要败了事业。老东家越想越感到心下不安,不免担忧起德盛汇的前程了,弄不好德盛汇的家业恐怕要毁在这个秦万祥之手!幸亏没有匆忙定下招赘之事,否则,就不好收拾了!“船到江心补漏迟”,不如干脆早早地打发了他,免得留下隐患后悔莫及……半个月后,老东家终于下了决心把秦万祥的行李给“顺”过来了(旧社会商家将店员横放在床铺上的行李给“顺”过来即表示解雇)!
  
  三
  打发走了秦万祥,王集贤又连东带掌地撑起商号事务。王掌柜开了一辈子商号,过五关斩六将见过不少大世面,在生意场上称得上精明。可是,这次一接手却连连受挫,做了不少亏本的买卖,连续三年出了很大的亏空。任凭他费尽心机,惨淡经营,却无法扭转局面。德盛汇每况愈下,一厥不振,在滦阳城里渐渐威信扫地,眼看己濒临倒闭的境地。王掌柜长吁短叹,一筹莫展,自知回天无力,真想拿条绳子悬梁自尽了……
  这天晚上,王掌柜独自愁眉不展的坐在房中,女儿碧云轻步儿走了进来。王掌柜望着女儿,心中愈感伤悲,可惜自已年老无嗣,只有这么个女儿,如果是个堂堂的男儿也该干一番事业了,何必忧愁德盛汇的前程?碧云在老爹爹面前默立许久,王掌柜轻叹一声说:“碧云,不在你的房中休息,到这儿来莫非有什么事吧?”
  碧云望一眼老爹爹憔悴的脸色,轻声回答说:“老爹爹,女儿见你老人家终日愁眉苦脸,心下十分不安,可叹孩儿是个女流之辈,不能为老爹爹分忧,对于生意上的事更不敢在老爹爹面前妄言……不过,女儿却想起一个人来,若将此人请来,德盛汇或可有望起死回生东山再起……”
  王掌柜一脸惊愕道:“碧云,说下去……”
  碧云说:“依女儿拙见是不是把秦万祥请回来……”
  一句话惊醒了梦中人!王掌柜双手击掌道:“对呀!我怎么把秦万祥给忘了?回想当年秦万祥在柜上主事时德盛汇是何等兴旺!唉,现在回想起来,当初把秦万祥打发走就是一个大大的错误啊!都怪我一时鲁莽,因为一根头发丝就把一个人才赶走了!如今德盛汇已到了生死关头,舍此别无他路了……”
  想到了秦万祥王掌柜就像找到了救命星一般,狠不能一把将秦万祥抓到手!于是,次日便备上一匹快马日夜兼程直奔秦万祥的老家而去。当时正是青苗在地的夏锄季节,王掌柜来到秦万祥的老家方家庄外,正想打听秦万祥的住处,偶见路旁的树荫下立戳一把锄头,一个汉子光着膀子躺在地头的乱石堆上四肢叉开睡得正香,一群蚂蚁在身上乱爬,汉子全然不觉,照样鼾声如雷。王掌柜见汉子睡得如此香甜,不好意思唤醒人家。王掌柜正欲走开,那汉突然一翻身,王掌柜猛然大吃一惊——原来这汉子正是秦万祥!王掌柜惊喜万分,伸出手拍了拍秦万祥的肩头喊道:“万祥!万祥!别睡了……”
  秦万祥打个扑愣醒了,坐起身子揉揉惺忪的眼睛一看,啊?这不是老东家王集贤吗?秦万祥急忙站起身抱拳一揖道:“老东家一向可好?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王掌柜望着面前的秦万祥心中不由得涌上一阵酸楚,不待开口两行眼泪便倏地流了下来。算来秦万祥不过刚刚30岁出头,却胡子拉碴蓬头垢面,邋遢得像个小老头。再看看秦万祥刚才躺着的乱石堆那棱棱角角的石子和草屑泥土,王掌柜不觉大吃一惊,便问秦万祥道:“万祥,在柜上时,床铺上铺着又厚又软的褥子,一根头发丝硌得你肉疼,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可现在躺在乱石堆上怎么睡得这样香甜?”
  秦万祥苦笑了一下说:“老东家有所不知,你想想,那时我身为德盛汇商号大掌柜,手里捏着德盛汇的前途命运,我心里装着多少事?做买做卖要事事处处想得周密,一招不慎就要亏本摔跟头,您说我能躺在床上就呼呼大睡吗?现在,我是一个庄稼汉,连老婆孩子都没有,光棍一条,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不操心不费力,不要说躺在乱石堆上,就是躺在刀尖儿上也能睡得着啊……”
  “唉,唉……”王掌柜听了连连打了几个唉声,愧悔交加,心潮如涌,老泪纵横,双手颤颤地握住秦万祥的手说:“万祥,我王集贤错怪了你,现在什么也别说了,还望你看在老朽远道而来的情面上,跟我回德盛汇吧……”
  秦万祥回到滦阳重新做了德盛汇绸缎庄大掌柜,面对岌岌可危的德盛汇,秦万祥经过深思熟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各大商号下了请帖,在滦阳城最大的的酒家玉鹤楼摆了盛大的酒宴。届时,滦阳各大商号大掌柜应邀蒞临,席间,秦掌柜举起酒杯躬身抱拳道:“谢谢各位大掌柜赏光,秦万祥不胜感激。德盛汇在滦阳城是个不上位的小字号,又且秦万祥年幼对生意上见识浅薄,往后还求各位大掌柜多多关照。目下,敝商号日子不好过,敬请各位前辈伸伸手拉一把,给秦万祥一碗饭吃,秦万祥莫齿难忘……”
  瑞兴永大掌柜率先站起身道:“秦老弟过谦了,在滦阳城小看谁也不敢小看老弟你!”接下来瑞兴永大掌柜又向众人道,“在座列位有人对秦掌柜可能不太熟悉,但几年前那位送还敝号一百块大洋的小祥子可是无人不晓啊!小老弟给滦阳商界树立了榜样,如今,小老弟有了难处,大家理应鼎力相助才是……”
  各大商号掌柜纷纷举杯,都说瑞兴永大掌柜的话代表了我们大家的心意,秦掌柜往后有什么事情只管说话,只要你秦掌柜看得起,不管什么事,不管动多大的钱码,有你秦掌柜的帖儿就成……
  一场酒宴给德盛汇带来了转机,在滦阳城秦万祥没有进不去的门,有钱没钱没有办不成的事。路子越走越宽,门路越来越广,各种货物行情越来越灵通,赚钱机会越来越多,生意越做越活。这一年到年根儿上,一结帐,德盛汇竟有了不小的盈利!德盛汇在滦阳城又站起来了,秦万祥的名声在商界也越来越大了!

被着名作家余秋雨誉为中国银行业的乡下老祖父的平遥日升昌票号,以诚信扬名四海,以汇聚才俊令人称羡,以号规整肃威震天下。在它那前后两进的四合院中,发生过若干动人的故事,今仅摘记几则,与诸君共品,或许对我们今天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所启发,有所助益。

乾隆微服私访,来到京东永平府辖的滦阳城,滦阳城虽不大,城内的店铺却鳞次栉比,欣欣向荣。乾隆正漫步街头,突然眼前一亮,一家商铺廊檐下的牌匾深深吸引住了他。牌匾上书写着“天盛商行”几个大字,字体端正,遒劲有力,颇见书写者的功夫。乾隆皇帝酷爱书法,看到这样好的字,喜不自胜,连声夸赞。再看“天盛商行”两旁门柱上贴的一副楹联:

日升昌创立前夕,还是“西裕成”颜料店的时候,创办票号的两位功臣———雷履泰和毛鸿翙还不认识:雷履泰当时是刚被东家李大全从北京分庄调回任大掌柜,准备筹划成立票号的;而毛鸿翙当时还在一家叫“蔚源昌”的粮油店里当小伙计。

绫罗绸缎酱醋茶糖四时应有皆有

一天,大掌柜雷履泰正在客厅闲坐,忽听前面账房里吵闹起来。他赶忙走往前院,还未下台阶,就听见一个嗓门很大的年轻人气呼呼地说“就这么一点东西还用打什么算盘,叫人等半天,也算不清个账!”账房先生也生气地说:“你行,你给咱立马算出来。”话音刚落,只听那后生道:“一共25车,一车5包,二五一,五五二五,共125包。每包2两银子,不就是250两银子吗?”账房先生强辩说:“我是要货价、运费、麻袋钱一笔笔加嘛!”那后生道:“货价一包一两五,麻袋一条三钱,共是一两八,运费嘛,说好给个整数25两,125包,每包不就平均2钱,合计一包正好2两,这有多好算,再说,各项费用统一由我结算,你费什么心呢?”几句话把账房先生弄了个大红脸,实在不自在。

士农工商东西南北八方客来尽来

毛鸿翙在那里嚷,雷履泰在一旁听。他上下打量毛鸿翙,见他膀大腰圆,外貌魁梧,人又那样精明伶俐,一问知道在粮油店做事,有点屈才,便设法把他吸收到号里来。果然,毛鸿翙在创办票号的过程中成为雷履泰的得力助手,当上日升昌的二掌柜。

诗词对联本是乾隆的拿手好戏,他见这副楹联不仅字写得好,而且文意贴切,对仗工整,便立刻兴致大发,阔步迈进店铺。站柜台的是一位年轻小伙计,一见来了顾客,赶紧招呼道:
“感谢老先生光临!您老要买什么货物?”

在票号当伙计有两样基本功,即能写、会算。会算,有毛鸿翙那样的心算能力当然好,但更重要的是算盘打得要熟练。能写,善于遣词表意是高手,但能写得一笔好字,也是很吃香的。

乾隆道: “我要买几样东西,不知柜上有没有现货?”

无独有偶,范凝静当初也和毛鸿翙一样在粮油坊里当伙计。他天生喜欢写字,每有闲暇,就提起毛笔来写一番,同店的伙计也喜欢看他写字,只是这粮油小店,有个记账先生足矣,范凝静的这点本领在那里用不上。

小伙计忙答:
“老先生,您没看见门口那副对联吗?各种货物本店应有尽有,您老想买什么只管讲。”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