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官网入口 1

问路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李震揉了揉眼睛,又揉了揉眼睛,他没看错,坐在自己前排的那个女孩正面对着空气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些什么。

长得挺好看的,竟然脑子有问题。真是可惜了!李震心中感叹道。不过李震也没多做感慨,一天的工作已经让他筋疲力尽了。

拢了拢大衣的衣领,李震准备在公交车里先小憩一会,可是一双小手却温柔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先生,坐我旁边的这位小姐问园林路怎么走。我也不太清楚,请问您知道么?”和他说话的正是那个“脑子有问题”的女孩。

“哦,下一站下车就是了。”李震看了看她旁边空着的座位老实回答道。他可不敢刺激她,这年头疯子杀人都不偿命的。

“谢谢。”女孩微笑着向他道谢。

过了没多久,车到站了。李震心里有些打鼓,因为他也要在这一站下车。还好,那个女疯子并没有跟着他下车,让他松了一口气。

徒步向自己居住的小区走去,刚走到了小区门口,李震就看到保安正一个人站在那里比比划划,像是在为谁指路的样子。

李震心中一抖,赶紧跑到那位保安面前,问道:“你刚在那儿比划什么呢?”

“不就是那位小姐向我问路么!”保安手中一指,然后惊讶地说道:“咦,那位小姐怎么不见了?她走得还真快!”

靠,还真是见鬼了!在保安诧异的目光下,李震一路飞奔,一直跑到自家门口,他才敢弯腰喘息了一会儿。

“你这是怎么了?锻炼身体啊?”妻子好笑地问道。

看到了妻子熟悉的面容,李震的心里踏实了不少,他一把把妻子抱在怀里,惊魂未定地说道:“你不知道,我刚才……”

“哎呀,你干嘛啊,家里还有人呢!”妻子娇羞地推开他,指着空空如也的沙发说道,“你看,那位小姐等你有一会儿了。”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问路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坟边上小屋里的美女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杨春的老婆死了,大年三十上吊死的。

老婆家人把她放下来的时候,看见她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老婆的家人对着杨春大吵大闹,说他逼死了他们的女儿,让他偿命。

杨春不理,她自己想不开上吊,跟他有什么关系。他就讨厌老婆这样唠了唠叨的女人,他心烦就打她,她敢还手就往死里打。她怕了不敢吭声,他才哼着小曲走了。

没成想老婆受不了委屈,上吊死了,杨春想死就死了吧!还给我添麻烦,又要办丧事,又要应付她家里人来闹,真烦。

一个月过后,杨春答应赔给了老婆娘家十万块钱,这事才渐渐平息。

给完钱杨春觉得很憋气,跑到老婆坟前,对着她的坟一阵乱踢才算解恨,然后骑着摩托往回走。

不巧天突然下起了大雨,他不得不躲进坟边上的一片树林里。

可是雨太大了,站在树林里他还是被雨淋的湿透了。天越来越阴,乌云像是打翻了墨汁,黑得吓人。而且一阵阵响雷让他感觉到恐慌,都说站在树下容易被雷劈,他不能不怕。

冒雨跑出树林,旷野里似乎再也找不到一处避雨的地方了。他推起摩托车想要冒雨开回去,可路太泥泞了,车根本开不走。

没办法他只能推着车在旷野里走,边走边在心里诅咒死去的老婆,连死了也要害他。

“咦!”他叫了一声,不远处竟然有间亮着灯的小屋,这可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他撒欢一样推着车跑过去。

到了门口他刚扔下车去敲门。门吱呀一声开了,门里不见半个人影。

“人哪?”杨春一边往里走一边叫道,突然,他看见了一颗头颅出现在他面前,他“啊”的一声,他往回退了几步,差点跌倒。

这时,他才看清,头颅的主人,是个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漂亮女孩,因为她穿了一身黑。在昏暗的屋子里,看上去像是一颗飘在空中的头颅。

看清是人,他松了一口气,口气傲慢地说:“喂!借你地方呆一会,雨太大了。”

女孩从容地冲着杨春莞尔一笑,美丽中夹着几分妩媚。

这一笑可把杨春的魂给勾去了。

这些年,他只对着老婆一个女人,乏味透了,偶尔他也会去找小姐,可是那些女人个个画的和天仙一样,卸了妆和鬼一样。

而面前这位女孩清新可爱,一看就是纯正的处女。他的心痒痒了,想要摸一下她那粉白粉白的小脸蛋,所以他一改傲慢,柔声说:“小妹妹,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

“我是来看我妈妈的。”说着女孩指了指前面的坟地,然后又说:“后来下起了雨,我就躲在这里避雨。”

杨春“噢永利官网入口,!”了一声,嘴角微扬,毫不客气的走了进去,反正这也不是女孩的地方,她也是个过客。

“咦?看墓地的人去哪了?”杨春问道。

女孩摇摇头说:“据我知道,好像这里一直都没有看墓地的人,这间屋子一直是空着的。”

真是天赐良机啊,杨春心中暗自窃喜。

杨春进屋后,他悄悄把门锁上了。女孩好似没看见一样,独自走到了窗边,杨春心痒痒地跟了过去。走到女孩身后,假装担心地说:“这雨怎么不停了,真讨厌。”

永利官网入口 1

屋里有人

编辑:看故事网来源:gs.kankanmi.com 点击:次评论

“屋里有人……屋里有人……”声音是从赵燕自己的房间里传出来的!赵燕的额头渗出了冷汗,她定了定神,猛地冲进屋里,四处搜寻着,想要找出那发声的东西。

赵燕租下郊外那个别墅的时候,心里有几分得意。赵燕打电话通知了同学周娇娇和唐敏,她们陆续赶了过来。周娇娇先到,她在院子里四处溜达了一圈,然后走到赵燕身边,笑道:“这样的好地方都让你给找到了。好,就住这儿!”

周娇娇话音未落,唐敏就赶到了。她刚走进来,突然愣了愣,莫名其妙地问道:“这几间屋子里有人住吗?”

“没人,房主说了,这整个别墅都归我们住。”赵燕没有注意到唐敏的异样,兴奋地回答道。

“这屋子我来过!”唐敏一语惊人。

“你来过?!”赵燕和周娇娇异口同声。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对这屋子感觉熟悉得很。”唐敏有些忐忑。

赵燕把唐敏拉到院子门口,指着远处说:“房东告诉我,那里以前是一个火葬场。站在门口,天天都可以看到烟囱里冒出的黑烟,那烟飘啊飘的,就飘到这院子里来了。”

赵燕刚说完,周娇娇就说道:“别说那么多乱七八糟的,唐敏胆子小,你别把她吓着了。现在能找到这么便宜的屋子不容易,咱们赶快收拾东西搬家吧!”

在书桌前坐的时间太长了,唐敏感觉眼睛越来越胀痛,她起身走到窗前向外眺望。离毕业考试只有短短的半个月了,该看的书才看了不到一半,要不她也不会成天把自己关在这间小小的屋子里了。

天已经快黑了,唐敏百无聊赖地看着窗外的院子,其实院子里除了枯黄的杂草和黑黝黝的土墙外,并没有什么可看。看着看着,唐敏突然觉得脑子里有些发晕,正当她想闭目养神时,突然发现院子里的景物变了。

那些杂草不见了,代替它们的是一队排队行走的人,那些人的衣着几乎一模一样,没有鲜艳的色彩、也没有生动的款式,只有死板的黑白二色。他们一言不发地低头朝着前方一个高耸的圆柱形建筑走着,他们挨个地靠近那建筑,然后一一消失不见。而那圆柱形建筑的顶端,却冒出越来越浓烈的黑烟。

正当唐敏为这怪异的一幕暗自心惊时,她发现站在队列最后的那个人回头盯了她一眼,然后嘴角一咧,朝着她阴森森地笑了一下。唐敏心里一惊,赶紧摇了摇头,闭上眼睛,伸出手指在眼皮上轻轻揉着。难道自己看书看坏了脑子,竟然产生了幻觉?

过了一会儿,唐敏再次睁开眼睛,院子里的一切已经恢复了原样。她松了一口气,准备回到书桌前继续看书。当她刚刚离开窗口,背后突然传来一点响动,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张望,耳边就听到了一阵衣袂破空之声,感觉到有人从自己身旁掠过,不由得打了个寒噤。

唐敏定定地站住了,过了好半天,惊魂未定的她才仔细地看了看屋子里。除了她自己,一个人也没有。

从那天以后,唐敏的心里始终摆脱不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院子里除了她们三个,还有另外一个人存在。

这天,唐敏又一次被那些枯燥的书折磨得头昏脑涨,她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书上的字,她一个也看不进去。终于,她狠狠地扔掉手里的书,一头倒在了床上,渐渐沉入睡眠之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敏醒了过来,她还没有睡够,脑子里浑浑噩噩的,本来想倒头再睡一会儿,但刚倒下去,就觉得耳朵里痒酥酥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她耳边呵气,只得又坐了起来。

“唐敏,你怎么了?待在屋里几天没有出门了,要学会劳逸结合。”赵燕在背后拍了拍唐敏,低声劝道。

是该歇歇气了,唐敏终于看完了最后一本,她合上手里的书,心力憔悴地露出了一个满足的笑容,正准备转身回应赵燕和周娇娇,突然觉得胸口十分憋闷,她极力想要压住这种憋闷感,却最终没有忍住,喉头一甜,一口鲜血涌了出来,全数喷到了面前的书本上……

赵燕和周娇娇怎么也想不到,看书也能看死人。

那天,她们把突然吐血晕倒的唐敏送进了医院,医生却最终没把她抢救过来。医生说,她是由于过度劳累引发了心力衰竭而亡。

唐敏死后,赵燕和周娇娇觉得住在才死了人的别墅里晦气,想要搬家,却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房子,只得继续住下去。

这天中午,周娇娇在院子里漫无目的地走来走去,觉得脑子越来越沉。她闭上眼睛,一边揉着太阳穴一边走着。她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唐敏的屋子前,奇怪的是,她屋子的门竟然虚掩着。

周娇娇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轻手轻脚地推开了门。当她的眼光落到屋里时,整个人一下呆住了,头皮也猛地炸了!

屋子里竟然有人,那人蹲在墙角,不知道正在专心致志地干着什么,连周娇娇推开了门也不知道。周娇娇没有惊动那人,她悄悄地退了回来,重新将门虚掩上,然后快步走到赵燕的屋里。赵燕正在睡午觉,她一把推醒赵燕,用颤抖的声音说道:“唐敏的屋子里有人!”

赵燕说道:“你会不会看错了?要不我们一起再去看看?”

“行,我也想看看里面那人到底是谁,在搞些什么鬼!”

两人来到唐敏生前住过的屋子前,周娇娇轻轻地把门打开一条缝,往里面望去。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拍了拍她的肩头。周娇娇身子一抖,明显被吓了一跳,当她发现拍自己的是身后的赵燕时,回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赵燕没有理会周娇娇的眼神,只是对着自己的耳朵指了指。周娇娇一下就明白了赵燕的意思,因为她也听到屋子里隐隐约约传来说话声。

周娇娇把手指竖在嘴前,对赵燕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把耳朵贴到了门上。“……屋里有人……屋里有人……”

周娇娇断断续续地听到了只肓片语,不过这已经足够让她胆战心惊的了。因为那说话的声音她很耳熟,竟是已经死了的唐敏的声音。

就在周娇娇不知所措之际,赵燕在她耳边说道:“我就不信死了的人还会回来说话,我进去看看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说完后,赵燕猛地一把推开门冲了进去。

“别跑!站住!”门内传来赵燕的断喝。

周娇娇定了定神,也赶忙冲了进去。她一眼看见,赵燕正站在窗前,一边探身指着窗外,一边回头对她说道:“她跑了……”

但周娇娇已经无心理会赵燕的话了,她呆呆地望着墙壁,一言不发。在那墙上,有一个浅浅的人影印在上面,而那人影的高矮和体形,和死去的唐敏一模一样。

看故事网更新了最新的故事:屋里有人

更多故事文章请登录看看米: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微信

“八哥,八哥!”
胤誐脸色焦急的来到胤禩身旁,只见胤禩仰躺在地上,人已经被摔晕了过去,衣服破好几处,额头像被碎石划的,一道细长的口子,鲜血不断涌出。
一阵马蹄声由远而近,不远处的官道上出现了一支二十人的队伍,这些人不是别人正是随后赶来的顺天府的公差,王班头走在最前面,这时,天色已经发白,一看前面出了事儿,脸色顿时大变,等走近了一看,出事的那人竟然是廉亲王胤禩,一看旁边倒车一匹马,顿时明白了整件事情。
“十爷,卑职去前面找一辆马车!”说罢一拉缰绳,向前面疾驰而去。
“八哥,八哥!”胤誐一脸担心的喊了几声,见胤禩依旧紧闭着双眼,不省人事,忙向身旁的人问道:“离这里最近药店有多远?”
“大人,有家新开不久的药店——春雨堂!”那人的话音刚落。远处只见王班头赶着一辆马车疾驰而来。众人一见慌忙帮着胤誐小心翼翼的把胤禩抬上了车。
“去春雨堂!”胤誐厉声喝道。
在前面驾驶马车的王班头,听到这话,狠狠甩了一下马鞭,遭到痛击的马儿一声嘶鸣,踏起四蹄飞速向前方行去。
见窗外已经大亮,李敏为了不让店中的人起疑心,对洛母、晴川道:“伯母、晴川,天亮了!”
“饿了吗?”洛母道:“我去厨房给你做点东西!”
晴川刚点了下头,李敏接口说道:“伯母,今天你不能再来了。”
“为什么?”洛母不解的问道。
李敏看了一眼晴川,苦笑了一下。晴川也想起了自己的身份和阳明真人之间的特殊关系,心想,妈妈来到这儿,已经受了不少苦了,如果要是让她知道这件事情的话,肯定会为自己担忧的……
“妈,聊了一夜了,要不去休息一会儿?”晴川微微笑道。
“女儿,你不是肚子饿吗?”洛母问。
“伯母,你先去休息,晴川由我来照顾就可以了。”李敏忙说道。
“那怎么行?”洛母道:“你不是也没吃吗?也饿了吧!”她微微笑着说道:“伯母做的饭菜可香着那。”说着就要往门外走去。
李敏见洛母执意要去做饭,但又不能再说什么,生怕洛母起了疑心,脸色焦急的向晴川望去。
刚来这里,晴川也不知道白天这里会有多少人经过,见李敏一脸焦急的看着自己,晴川忙向母亲喊道:“妈,我真的不饿,你就别忙活了!”
听到这话,洛母佯装发怒,道:“哎,我的傻女儿,你不饿,人家小敏可饿了,一夜光顾着忙咱们母女的事儿,你要动动脑子!”说罢叹了口气。
“伯母,我也不饿,你就不要忙了。”李敏见这么下去也不是一个办法,想了想忙说道:“对了伯母,我和晴川一会儿要出去,可能晚上才能回来。”
洛母刚撩起了门帘,一听这话,不由一愣,眉头一皱问道:“什么,晚上才能回来?”见李敏点了点头,向晴川问道:“这么远,这是要什么地方?”
什么地方?我哪知道?见母亲一问,晴川心里一慌,也不知道该怎么说。本来,这件事情就是李敏临时杜撰出了的,为了就是不让洛母今天一整天来这儿。
见晴川竟然哑口无言没有了下文,李敏心里一阵焦急,平时你不是挺能瞎掰的吗?常常说只要给你一个话题,就能编出一段故事,怎么今天哑口无言了?见她没了下完,李敏没好气的瞥了青春一眼,微笑着对洛母道:“伯母,是这样的,有一个药材老板,我们一会儿去和他谈点生意可能时间要久一些。”临时编出来的也不知,能不能过关。
“哦,是这样。”洛母点了点头临了又嘱咐道:“那你们晚上可要早点回来,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不用了,伯母,晚上我们去酒楼。”生怕洛母做饭,李敏忙说道。
“啊,你们晚上去饭店?”洛母一脸失望道:“哎,那好吧。”淡淡的朝她们一笑:“我也累了,你们路上小心点。”说罢向外面走去。“恩。”
“伯母,知道了。”
洛母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李敏才重重的喘了一口气,往身后的椅子上一坐:“呼,这关可算过去了!”
见老妈走后,晴川感觉呼吸空气时,胸前无比的畅快,可一听李敏的话,心中一沉,心道:今天是过去了,明天那?明天老妈再来的话,我该怎么说那?”
“晴川,晴川?”李敏喊道:“大白天的你发愣啊!”
“一夜没睡。现在困的要死。”晴川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接着道:“眼皮在打架了,嗯嗯呃,我好困啊!”“不行,我要睡一会儿。”说着往床上一躺,接着道:“肚子好饿,你去给我弄点东西吃吧!我都快饿死了!”
“好,,,我的大小姐!”李敏拉长着声音,微笑道:“我去看看厨房有什么吃的。”
“恩,我好饿,你快点!”晴川闭着眼睛无力的说道。
刚出了房门,就见一名伙计小跑了过来道:“小姐,总算找到了!”那伙计气喘呼呼的说道。
“出什么事儿?”李敏一看那伙计是柜台前抓药的小马,于是问道。
“小姐,来了一群病人。”那伙计神色慌张的说道。
“一群病人?”一听这话,李敏吓了一跳,脸色惊讶道。
“不,是一个病人。”那伙计忙改口说道。”怎么话都弄明白,慌慌张张的。”李敏不悦的说道:“说,什么病人?”
“那个人……哎!”那伙计刚的话刚说到一半,叹了口气说道:“小姐,还是亲自去看看吧!”
“我哥不在柜台?”李敏突然想起还要去厨房找点吃的给晴川。
“小姐,少爷昨夜便和道长出门了。”那伙计说道。
“什么?”一听吕志先和阳明真人昨天夜里便出门了,心中一动,忙问道:“我哥说去了没?”
“少爷说是去白云观。”那伙计道。
“哦。”李敏点了点头,接着问道:“那个病人是什么病?”
一听这话,那个伙计一阵叫屈,:“小姐,那个人受的是外伤,躺在一辆马车里,可他那个弟弟却一脸的蛮横,从进门起就一直嚷嚷着让少爷出来给他的哥哥治伤,我刚说了一句,便挨了一大嘴巴子!”
说着来到了柜台前。李敏一看,那里果然有两个人,旁边的伙计忙伸手指了一下道:“小姐,就是那个人打的我!‘
“好了,你别说了!”李敏微微瞪了那伙计一眼,那伙计也到知趣忙退了下去,先前走了两步,突然发现其中一个人怎么那么的眼熟?像是在那里见过似的。突然,脑海中终于记起来,那人是在永和宫见过的,他是康熙的第十个儿子,爱新觉罗·胤誐,看到这,突然想起了刚才伙计所说的话,心中突然一沉,那个伤者是他的哥哥,是爱新觉罗·胤禟还是晴川的男朋友?但愿是爱新觉罗·胤禟。
话说,这柜台前这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胤誐和王班头。胤禟一见有个女的走了出来,忙喊道:“你们东家那?”“快叫他来给我八哥治伤!”
在柜台前还有一个坐堂大夫,那大夫也有六十多,留着银白色的山羊胡子,一听这话,忙抬头一看,见是李敏,忙向胤禟介绍道:“这位客官,这位便是我们东家。”说着向李敏走了过去低声道:“小姐,你要是再迟来一会儿的,老朽可真的顶不住!”那坐堂大夫一脸为难的说道。“那个受伤的人在哪?”李敏问道。
“小姐,在门外的马车里。”那坐堂大夫说道:“人我已经看过了,那人受了严重的外内伤,尤其是脑子好像摔……”
“好了。”李敏打断道:“张叔,我们去看看!‘
胤誐一见给胤禩看伤的竟然是个女的,顿时感觉有点不妥,心想,八哥到现在都还没醒过来,这个女的能行吗?如果她也没法让八哥醒过来的话,那我还不如早点把八哥送到张老太医家里那!想到这忙跟了出去。
来到马车前,李敏掀开门帘,一看躺在里面的那人是晴川的男朋友——胤禩,心里顿时一凉。还没缓过神来,突然便听到身后传来:让开!李敏一看说话的人是胤誐,只见他来到马车前,而身旁那名一身官服的人坐上马车,扬鞭就要赶动马车。
里面忙喊道:“你们要做什么?””病人已经昏迷不醒,如果不赶快治疗的话,耽误了可就麻烦了。“
“你能治好我八哥?”胤誐问道。 “我不知道,但我能试试。”李敏道。
胤誐看了她一眼,头没回的说道:“王班头,咱们去张老太医府上!”
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远处街上走过来两个人,只见这两个人一个是道士打扮,一个一身蓝色马褂着身,头戴一顶黑色帽子。李敏一看,见是阳明真人和吕志先,忙对胤誐说道:“我哥来了,你们不用走了!”
王班头一听这话,跳下了马车来到胤誐身旁道“爷,那人医术着实了得,尤其擅长跌打疗伤!”
胤誐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来,我们把八哥抬进去!”
“四娘,这是……?”吕志先下马问道。
“哥,那人受了伤,你快看看吧!”李敏说道。
“好,你先招呼一下,我去里面准备一下。”
两名伙计抬出了一副担架,胤誐和王班头小心翼翼的把胤禩扶到了担架上,向里走去。坐在马上的阳明真人眯着眼睛,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事情,一脸的沉思。

admin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